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 未央.Neverland 23-24

我的能力极限...不许打.

23.

Dancer in the dark
Safe
Slip away

面前是不停蜿蜒的小路,两边是沼泽。
手心紧紧被谁攥着。自始至终存在并被传递着的温度令人安心,并不自觉地想去回握。
他仰起头,目光超越明显的海拔差,扭向身边高大的身影。
[父亲]
白亮亮的太阳在男人的身后打出一圈光晕同时模糊了男人的表情。懵懵懂懂中他觉得男人应该是笑着的,却又不敢确定。
低下头去看见他自己小小的手小小的脚小小的水溏里倒映出小小的脸小小的眼睛里面小小恐惧。
[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听见声音,手脚却径自在疯长。他惊慌地望着自己的身体恢复原样,又抬头去看身边的男人,那个人依旧攥着他的手在微笑,身高却已经相差无几。
[……]
阳光隐去。他猛地看清了对方的脸。线条分明却依旧隐隐青涩,还称不上是完全的男人,嘴角的微笑依然熟悉,微眯起的眼睛里有他无法逃避的现实
[白马!]
那个人转过头来,放开了紧握着他的手,抬起手臂似乎要去抓他的头发
[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少年的口型缓慢而清晰
[and then there were none]

父亲不见了,白马不见了,最终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以前依赖过的一些人就这样在默不作声中抛弃了自己也被自己所抛弃了。
他站在一片暗的中心找不到出口,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奔跑才能看见光明,还是兜兜转转终究会回到原来的地方。
[一直一直的alone,很久很久的lonely]
习惯一旦被打破再要重补便会有二倍的疼痛,就是这样而已。

他始终咬着下唇把那个人的名字紧紧紧紧压在了舌底。


醒来的时候快斗发现自己还是躺在那个他曾经用尽办法想避免的孕育了无数爱情的保健室里,身边坐着的是他曾经用尽办法想避免的可是现在已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了的人。
那个人看着他,目光干净没有多余的意味。
“原本以为你在课堂上睡着了,内山想叫你却叫不醒,看见你脸色很不好才发现你其实是晕过去了。”
语气平淡仿佛在谈论一件常见的事情。
“老师刚刚给你测了体温,好像偏低。”少年停了一下看看自己的手,“我把你扶进来的时候看见你一头冷汗,是不是……”
他闭上眼睛。
“是没有吃饭低血糖了吧。羽君。”
他将手枕在脑后,轻描淡写地回答,“没有,我刚才还做梦了。”
白马似乎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手帕纸擦去他额头残留的汗。他没有反抗,也没有睁开眼睛。
“你还好吧。要不要我陪你。”
那个人这么说着,声音很轻,却依旧让他下意识地皱了皱眉头。多度挤压眼睛的结果是细碎的光点在眼皮下绽放开来,窗外依旧是明晃晃的下午,风掀起白色的窗帘,操场上人声沸杂,他所处的空间里面相对安静,然后他想是不是到了最后他依旧逃不出那些个已经被刻画好的命运。
白马静静地坐在一旁,没有像他想象中的拿出了一本侦探小说自顾自地读了起来,只是纯粹地坐在一旁,不说话也没有要说话的迹象,安静得仅仅构成了一个存在而已。
那人没有再追问,好整以暇得仿佛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一样。
他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铺满了柔和阳光的街道上他和他一同走过,他告诉他那么一句话。
[因为有时候,犹豫的话,就代表认同了啊。]
快斗翻个身对着墙壁想接着睡,脑袋却变得异常清醒。胸口有一种隐隐的疼痛,某种东西在蠢蠢欲动,他很想掀起被子就此坐起来揪着对方的领口问一个问题,可是他没有。
他最终只是做了个深呼吸,看见阳光下有细小的灰尘不约而同地向自己奔来,然后闭上眼睛。

“白马,我讨厌你。”
“——真的,真的很讨厌。”

他没有睁开眼睛,没有转身,没有注意到对方小小的叹息。金发少年站起身,将手轻轻扶上他的后背,声音很压抑:

“我知道的。”

一直一直,都知道的。
这一切的一切,会在如何节节不对的时光里被迫终止,会在如何混浊不清的记忆里一遍遍回放。

It’s just, just a fairytale.

那日早晨他跌跌撞撞地冲进厨房,还没有站稳便看到了他一直所害怕看到的一幕。

他甚至怀疑那是白马从他的抽屉里偷来的他用作预告函的纸片。
工整淡雅的字迹上散发着蓝墨水的清香,却只有寥寥的几笔,简单明了地绘出一份貌似孤独的图面。

一共二十四小时
呼唤‘亲爱的’ 一百二十二次
斗嘴八十三次
牵手十六次
勾肩二十四次
拥抱十二次
接吻五次

少年身后的阳光格外地明媚湿润,戳的他睁不开眼来。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无聊。
他想笑,细小的声音从唇间溢出却成了寂寞的哽咽。一百二十二次的亲爱的在他的胸口堆积成殇。呼吸不能。
其实我没有写上夜间的消音活动两次啊,羽君。
白马挂着一贯的笑,双手撑在厨房的台面上,优雅高贵的姿势于二十四小时前如出一辙。墙上的钟转了一圈重新指向七时。花瓶里的各色花朵依旧静立着。他却觉得他径自失去了一个世纪。
好笑吗?好笑吗白马?这就是你对我决裂的方式吗。
你这个冷血客观的侦探,终于终于要放手了吗。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将嘴角向上提去,伸手像一开始一样扯住对方的衣领,将自己的脸凑过去凑过去,直到看不清少年眼里的漫光。
早知道这样,你当初就不要来惹我啊。就不要说这么多假惺惺的令人感动的话啊。就不要这样的对待我啊,不要……
血腥味在嘴里散漫开来。
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终究是没有抓紧我的手。

你所作的一切
只是为了我们可以没有后悔地
说再见

对不对?


窗外传来女孩子兴奋的声音。他的青梅竹马挥舞着手臂冲着他开心地喊着什么,脸上绽放的笑如同她身后的晨阳一般明媚。他的手触到大门的锁链。冰凉的金属狠狠地带着血腥味。回头的时候白马依然静静地倚在原地,带着优雅生疏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
去吧,青子小姐在等你了。

I will give you a perfect ending
But I never said it’d be our ending.

我们将整整一个世纪浓缩成二十四个小时,在钟声敲响以后微笑着转身,寂寞地背向而行。
那么就此别过,亲爱的羽君。



24

正副班长关系的突然降温在一系列的大考小考模拟考和漫天飞舞的试卷里几乎没有掀起多大的风浪,连好事如佐佐木和知藤都没有发现副班长居然破天荒地开始自己抄笔记,钢笔在手里转来转去纸上空空如也,扑克脸自始至终。
故事一再而再地往已经预料到的结局发展,每一声脚步每一次抬眼每一个微笑每一句吐嘈都飞速卷动过去,只是找不到存档重来的地方,他将手撑在窗台上深深呼吸,虹膜里天空一蓝再蓝。


气温已经开始呈抛物线状下跌,他却依旧在冷饮店里进进出出,坐在固定的位置上望着窗外,蜷着腿手里捧着冰淇淋,只是已经少了一个替他刷卡的存在。
终于有一天乱发少年再次点了一份最贵的国冰淇淋,并鬼使神差地再次来到了异国侦探的别墅前。
他站在原地看着大门紧闭的漂亮洋房,目光扫过客厅被风掀起的窗帘,意义不明地冲着自己微笑,紧紧攥着的冷饮让他的手指麻木,于是他大大咧咧地走上台阶,靠着门坐了下来。
“今夜晚风轻柔,一千个天使打篮球……”
随口背起了青X学园传说中的恶魔诗,一边懒懒地眺望着天空,浮云在以不一样的速度变换着,要天了呢。
片刻后快斗听见门背后有细碎的声响,知道对方也像他一样在门厅里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可以描绘出少年用优雅的姿势曲起腿,将头向后仰去,精致的脸上表情飘浮不定的样子。想笑,却有什么东西堵住了喉咙,只好大口大口地咽着冰淇淋。
他第一次发现哈根达斯原来是真的甜到发苦的。
周围很安静。和风擦过树叶的时候有他听了又听仿佛细雨般的声音。阳光摇晃着从枝头落下去,夜从脚底爬上来。
一直到很久以后。手中的冰淇淋已经化成了像眼泪一样的物质。他起身,将盒子扔在一旁,拍拍已经坐麻了的屁股,拾阶而下。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听见了门的那一边传来的很轻很微柔的声音,一不留神就会错过的叹息。
他的脚步只是微微地停了一下。侧过头,吐字清晰而不吵闹地说,笨蛋。


[羽君,我想问一个问题。]
[我不是KID。]
[……]
[是什么很欠扁的问题要有劳大班长上课时候给我发短信?]
他微侧过头去,视线里少年将笔夹在指尖歪着头托着腮,似乎在思考着什么,融化在午后阳光里的神情分外柔软。
[如果……如果我离开了你,羽君,你会怎么样?]
他瞪着手机屏幕想白马这家伙脑子肯定秀逗了,随后毫不犹豫地键入。
[会活着。]
“何况,”他回过头嗤笑了下,“难道我们现在还在一起么?”稍作停顿,又摆了摆手“正确的说来,是我们什么时候真的在一起了?”
即便是这样说着,他依旧习惯性地闭了闭眼睛,眼皮开合的几秒钟内有很多很多的景象似乎要从心底某个地方涌出来证明它们的存在,他却什么都没有看见。
“是这样啊。” 白马托着脸笑了笑,模糊的表情里混杂着一点点的讽刺,自嘲,和——错觉吧——遗憾。“果真很有羽君的风格呢。”
他的眼睛一翻再翻,心想难道你还要我扯着你的衣服说[啊啊亲爱的不要走]么,亲爱的这三个字却挂在他的嘴角如沉重的落日一直往下坠,直到他端正地坐回座位打开依旧空白的笔记,他还是没能再说什么。

[白马这个人,就是那种日日在身边很烦,不见了却会感到莫名失落的存在……么?]
有一日他这么和青子说着,被路过的侦探听见,对方貌似惊讶地挑起眉。他的脸始终藏在报纸后面,一只手冲着教室里的空气画了个圈,模糊地回答侦探的疑问:
[她们都知道了,你要去英国读大学的事情。]
白马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乱发少年却将报纸一抖竖在桌上径自地睡起觉来,在臂弯里的侧脸神情宁静如同孩童。金发侦探抿起唇,在众人的目光下伸出手去似乎要去摸同伴的头,却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
柔和的男声在耳边如毒药般传到他的神经末梢。[我走了,你的人气就又会大幅回升了啊,羽君。]
在异国侦探低头细语又抬头的短短一瞬后所有人都看见了羽快斗肩膀微微的抽动,与其动作配合的面部表情却不得而知。

——白马我讨厌你。
他咬着嘴唇将倔强的下颚一抬再抬,对面的少年却只是抿着唇着不说话,摇摇头。

A substantial amount of input from love produces nothing but bottled up memories.
Make love and war, to which we have all lost.

他们在放学的走廊里逆向而行,金发少年礼貌地微笑着点点头正要擦肩离去却被同伴伸出来的手臂所挡住了去路,他扶了扶滑下肩头的包,不出声地挑起眉。
快斗站在离他一寸之遥的地方突然对玻璃窗上的污点产生极大的兴趣,背对着侦探用类似谈论天气的语气说,你要去英国参加面试的么。
白马说是的,目光跟着少年的蓝眸而去,却只看见了两人各自表情平静的倒影。
“是这样啊。”快斗顿了顿,几乎是僵硬而机械地转过头来,“什么时候的事情?”
侦探眯起眼睛,努力地把嘴角若隐若现的弧度给压下去,淡漠地答道,两个星期以后。
又是一阵长度不尴不尬的沉默,直到操场里最后一点人声也渐渐远去,乱发少年才怔怔地眨了眨眼睛,用明显过于兴高采烈的语调说道,
“Good luck!”

白马探为对方明显做作的表情而莫名其妙了很久直到晚上接到中森警官气急败坏的电话,被告知KID在15天以后有行动。而这个历来冷静处理如此消息的侦探生平第一次在电话里笑了出来。
十分钟后羽快斗床上的手机里多了条信息,
[居然把来回路程会消耗的一天都计算在内了,不愧是羽君]
很快地来了回复,
[数学课上没有了你的笔记我照样可以拿第一呀大班长]
他想接着吐嘈几句,余光瞥见桌上散落的报考大学资料,手指便迟迟地没有了动作。
这样虚假而甜蜜的亲昵他已经承受不起,于是在短短的沉默后白马还是放下了手机坐在了电脑前。

在城市的另一端,乱发少年趴在柔软的床铺上近乎呆滞地盯着散发着隐隐蓝光的手机屏幕,直到眼睛酸痛。
很久很久以后他吐了口气,翻身冲着天花板上并不存在的对方说道,很轻很轻地,
Good luck。


TBC.

九点档...绝对是的...555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 未央.Neverland 23-24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 未央.Neverland 23-24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91-90baa826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