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L][EG][没·有爱仿制系列]青山旅游团漫游大英帝国记

平白平写了两句发现无法文艺了,就跑去写RP的东西了……
其实是看了我家老爷的平稻被刺激到的,那些场景的描写我之所以想象不到,是因为我的确在现实中没有看见过啊|||
所以,跑来写我认识的地方,哼哼。
话说青山有了棒球队和BT(喂)派对,这次换作旅游团。
放心吧,不是蜜月旅游,就仅仅是旅游而已……所以亲爱的我还是想看你的蜜月旅行RP报道 ><

没·有爱仿制系列:青山旅游团漫游大英帝国记

出品人:冰影
地陪:白马探
旅游团成员:
挂名团长:羽快斗;刷卡机:服部平次;监督:工藤新一;保镖:京极真,冲田总司;随行医生/司机:新出智明;Mr.Function:稻尾一久;NPC:长岛茂雄。
I. 机场出发前

平:等等!!为什么只是我的头衔非人啊!什么叫做刷卡机,嗯?!= =++
冲:那是因为你太好人了呀服部君走到哪里都会抢着请客对不对呀无论在日本还是国外 ^^
平:可是!!为什么不让一久那家伙付钱啊他的金卡不是和白马一样多的么为什么让他去当什么Mr.Function……话说回来Mr.Function是什么……
——乱入:服部君没有听说过Function room吗,就是那种多用途的房间呀,稻尾君便是一个多用途的人 ^^
稻:………………(下意识地看自己)我是不是一不留神跌进了美国大片那个什么什么Man的世界了?
新:不要纠结了稻尾君,看看我,我是监督……监督这个词原本很正常的啊,为什么放在这里让我感觉很诡异呢。
平:不会吧工藤你要管着我们么!
新:开玩笑,管家这种事情还是新出老师做得好,是不是?
新出:(微笑,晃晃随行医生的头衔)好像这里只有我最守本分呢。
平:(嘀咕)说起来这次出行的人的确是单数……(被踹)啊啊,没什么。
新出:(继续微笑)说起来,在机场外面的时候天上掉下张小纸条,上面写着[新ALL是有可能的哦]……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呢。
(突然的沉默……………………)
新:(线)扯远了,监督到底是什么来着?
——乱入:工藤啊,监督在这里就是那种拿着一本书坐在车后面漫不经心地看看偶尔吐嘈两句就可以了的工作啦。
新:…………那我没意见。(拿出小说)
平:怎么会这样啊!喂,长岛你也说句公道话嘛,为什么分工这么RP呢。
长:…………………………
稻:(斜眼微笑)长岛同学很忙,他正在默默检讨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才会得到NPC这个称号……
长:…………………………
平:也是一个不正常的。冲田,你呢?
冲:(眯眼笑)我和阿真在一起做保镖,完全没意见!
京:(脸红)……我们会尽职的。
新:(抬眼)啊啦,好像完全忘记了另一个会剑道的人的存在了呢 ^^
平:………………###(转头)喂!!到底是哪个白痴分工的!!羽!
(不远处只见白马正搭着羽的肩说着些什么,两人随后笑得花开花落)
稻:好亲密的样子,真过分呐。(扫一眼尚未恢复的长岛)
新:羽居然是什么挂名团长,也是内定的吧,哼。
平:工藤你说得太对了 TAT 白马、羽!你们老实交待,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白:(微笑)你在说什么呢服部君?我相信羽君能够胜任团长一职。
冲:谁会听一个小鬼的话啊!
:………………###
新:(幽幽地)算了,如果KID一不留神出现在英国的话,就不好玩了。
:(咬牙)我觉得好玩。
平&白:(线)你给我差不多一点!!
:(无视)事实上是因为有一个叫冰●的RP女答应全程提供旅游报道,我才会抢先要了团长的位置呀。谁叫她特别喜欢我呢~(得意)
白:(挑眉)她喜欢的是我才对吧,羽君。
新&冲&稻:(异口同声)那有区别么?
白:…………啊啦,我和羽君的亲密度已经这么显而易见了么(心)
:啊啊啊白马你不要用这种表情这种语气讲这种话——我辞职!!
白:(好整以暇)不行啊,羽君不做团长的话就只能以“白马探的陪同”身份出场了,我会不忍心的。
:…………………………
稻:(捅身边的人)长岛同学,快看快看,有人加入你的“无比郁闷俱乐部”了。
&长:……………………………………
新出:(温和地提醒)很快可以登机了哦。
白:(微笑张开双臂)Ladies and gentlemen ——
:(斜眼)别抢我的台词,何况这里只有gentlemen.
白:(无差别笑)well, gentlemen, let us begin our journey.
:切,显你英语有贵族风是不是?别忘了人家稻尾也是少爷,怎么就没你嚣张?
稻:听见没长岛同学,我一点都不嚣张哦。^^
长:(刚刚恢复一点点,又被打入十九层地狱)……………………
新出:(摇头)至少这十三个小时在飞机上会很热闹吧……
新:切,我要补觉。
平:(凑近笑)我的肩膀借你好啦,工藤~~
新:(条件反射脸红)谁、谁问你借肩膀了!!服部平次你真是越来越八点档了,走吧走吧!
平:(勾过肩膀,笑)走啦,冲田,京极前辈!
冲:YEAH!英国,我来啦~~~
京:……(拎过同伴的包)走吧。



II. 英国人的办事效率

10月末的英格兰饱受欧洲大陆冷空气的洗礼,雨滴和小冰雹纷纷从上帝的手掌里被欢乐地洒下,街道旁的星巴克过早地换上了红白的圣诞盛装,高速公路生硬地撕裂伦敦城市外围大片大片枯黄的草,下午四时半的阳光白湛透明世界美好,三十分钟后一切便能陷进无归的暗。
只是这一切在机场里的几位是见不到的。
头发的颜色如同云层后面落日般柔软而美好的少年倚着海关后方的玻璃窗,不经意地看看表,耐心地冲着依旧在长龙里扭动的七位同伴微笑。

平:……不知道为什么,好不爽啊。
:白马这家伙 =[]= 居然有绿卡可以直接过,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啊啊啊我想撕烂他的脸你看他笑得好诡异。

在乱发少年发表完长篇大论了以后他的双胞胎揉了揉眼睛拿出小说好整以暇地继续读了起来,引发一系列人的不满。

:喂大侦探你也太轻松一点了吧!
冲:就是,与其在这里呆着不如我们跳过那些台子好了,反正很矮——
平:(线)冲田这不是你家的墙!!京极前辈,你不管管他么?
京:(推眼镜)总司,如果和机场保安起了冲突的话,就算是我也不一定敌的过众人的。
……………………这不是重点吧………………
稻:(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翻护照)啊啦,我记得我上个月在法国度假来着,如果是这样的话申根签证应该还有效,也可以直接过境啊——(停顿)怎么了,长岛同学?
长:(拉住)好过分,你也想和白马君一样逃么……
稻:(眯眼笑)是这样啊,既然长岛君想的话,我就陪着你啦。

男孩子顺手揽过同伴的肩膀,护照在指尖一转一转,身体重量偏斜,笑容差了四十五度角往上望有种说不出的温柔放纵,他徒地就红了脸。
“我、我没有说什么啊……”

新:(翻书,幽幽地)真可怜啊,贫民小同学貌似不知道英国根本就不是一个申根国家呢。
(沉默,石化碎裂的声音)
新出:(眨眼)哎,难道监督这个工作就是专门来破坏和睦气氛的?
新:(冷笑)和睦?长岛君的便宜都快被沾光了哦。
:(旁观了很久插话)在某些方面上稻尾君真的和白马那家伙很像诶。
新:(抬眼)你终于也承认白马已经把你的便宜占尽了么?
:(爆)啊啊啊工藤你这个——!!难道服部没有占你的便宜么,飞机上也不知道是谁一直睡到了身边人的怀里!!
新:……才怪!(指)这鬼若是敢占我的便宜我非*^*@(!了他不可!这个长得像章鱼烧说话口音不纯正冲动爱惹事*^%$%^@$%——
冲:(小声,饶有兴味地)阿真你不觉得很奇妙么,人家还说我们两个是身怀绝技而暴力的人呢~
长:暴力?
稻:身怀绝技?
稻&长:谁说的??!
京&冲:………………(表情混乱中)
新:(一口气)——的关西搞笑艺人,谁要理他啊!!
:(同情地)服部君,很难过吧。
平:……………………(幽灵状)工、工藤…………怎么说你睡在我怀里,被占便宜的人也是我吧………
&稻&冲:噗————————
新出:咦天上又掉下了小纸条,说什么来着——[平ALL的那个女人看到这里,大概会拍桌大叫“服部平次你有没有攻的自觉啊”的吧]……这又是什么咧?

气温骤降一度。

新:(幽幽地)原来如此。每一个RP的女人后面都会有N个更加RP的女人,这话是这么说的吧。
新出:工藤君真的把监督这个工作做得很好呢。(微笑)
稻:我看他的头衔该改成[毒舌冷漠腹倾向的女王]才对。
长:稻尾君你在说什么啊?
稻:反正不是在说你啦,我的小动物君~~~^^

男孩子扶扶很快就要掉下来的包,微侧过头朝着已经僵硬的同伴继续弯唇角,眯起的眼睛后面漏出不多不少意义不明的笑意,手掌在头顶惨白的灯光下泛着柔软而令人心定的和光,他的头发被轻轻抚摸,指尖的温度瞬间烧进心底最脆弱的地方。
真好啊,真好啊。哪怕在所有人面前都无所谓啦。

冲:(摸下巴)长岛君真可怜,注意力只放在[我的]两个字上而完全忽略了后面的呢。
京:(嘀咕)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比羽君更加可怜的人……
:###### 你说什么!!
新:羽小同学早就和白马两人老夫老妻了,哪里有这么激烈嘛。
:////// 你、你——
稻:(凑头过来)没错我也听说白马x羽家终于有了一点点民主了,某人不用动不动就吃鱼料理了,是真的么?
:=[]= 你、你、你们————————
京:(遗憾地)羽君,看起来你还是最可怜的人。
平:你们不要忘了我啊555……
:(怒)你都是总攻了还在纠结什么啊!!
冲:就是啊服部,振作,不就是被你家那位BS了么。
稻:你家那位不就是女王么,女王就是这个样子的么。
京:(无辜地)是啊服部君,我一点都不觉得你可怜。
新&平&:你们给我差不多一点——!!!

海关:下一位!!


世界分明很小又有能力无限扩张,少年们吵吵闹闹的声音在耳边近了又远了,那一刻时光不停地被拉长,同样的讨论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脚下踩着浮夸的异国土地不会影响到因时差而兴奋的精神,颜色各异的眼眸里透着同样好奇的光。
……年轻真好啊。

——嗯,这位小姐,不是说你最爱我的么,怎么我一次都没有出场呢。
——啊啦白马少爷,你不觉得你的精神如幽灵般贯穿了对话的始终么(心)

在走出机场的时候墙上的超大时钟指向五点零五分,抬头看去天空却已经墨一片,奔入肺部的空气有着夜晚的清凉,单薄的衣领被拉拢形状姣好的脖颈缩缩缩,男孩子抓着在飞机上睡得七荤八素在同伴肩膀蹭得更加乱的头发深呼吸,不自觉地绽开纯净的笑容。
有轻柔的温度盖上暴露在空气中的手臂,他回过头,被他当了一路枕头的同伴以柔软而犹豫的眼神看着他。
“白马,怎么了?”
他拍拍同伴的手,刻意地忽略了同伴身后口型诡异眼里放着猥琐(?!)的光的其他人,将头凑了过去。
“肩膀酸的话晚上我替你按摩好不好呀。”
“……”
“……”
“……”
“啊啊啊不得了了白马你脑袋烧坏了刚才我这么明显地要反攻你都没反应!!”
他抓住他肩膀摇摇摇,又伸过脑袋朝着身后其他同伴似乎想说什么,金发少年的手爬上他的背脊抓住略显宽大的衣料将他整个人从他自己身上扒下来。眼神认真。

“羽君,我对你来说是不是那种,透明如幽灵般的存在?”





“……哈???”





—— 我错了555。by用词RP的RP女





III. 月风高好浪漫


服部君说我没有钱,于是青山旅游团住进了青年旅馆。

环视四周。
稻尾说,我睡下铺。
冲田说,我也睡下铺。
服部说,那不如我也……结果立刻被(莫名其妙地)划分成[平ALL倾向]。
于是服部平次爬到了有工藤新一的上铺,嘀咕着“搞了半天我还是在上面”,结果被枕头打。
长岛入住稻尾君的上铺,京极默默地将东西扔在冲田的上方。
白马斜望着小同学“上铺or下铺?”
小同学咬着牙说“我要在上面”,随即在众人的目光中很不争气地红了脸。
新出老师挂着和白马少爷一样的微笑说“看来我只能打地铺了”,然而事实是白马掏出服部的卡(“啊啊啊这是盗窃!!你被你家小偷给带坏了啊白马!!”),告知老师说“您可以睡隔壁的豪华房”。
……大人就可以有特等待遇么?

——这位小姐(叹气),我总觉得我很多余啊。
——哪里哪里,我是不想让老师您尴尬,万一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东西该有多难堪啊。
——…………那么这房间的隔音效果好么??

真的不出所料。
整个床都在摇动,木头缝隙里有白色的绒絮飘下来如同十二月挠人的雪,不算宽敞的空间里充斥着少年身上特有的味道,手表上的夜光指针指向凌晨四时半,世界尚未有光,寒冷而干裂的空气在薄薄的毯子间袭击着蜷成一团的身体,他们翻来覆去。

“好冷啊 TOT”
“该死的青年旅馆,居然只有一条毯子,以为我们一个个都是热水袋么!”
“白马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英国这么冷啊!”
“人家大少爷习惯了暖气……”
“5555我羽快斗/长岛茂雄也要暖气!!!”

发少年将枕头覆在脑袋上却于事无补,睡神姐姐已经温柔地离他而去。他郁卒地翻身,从缝隙里戳了戳上铺的同伴,对方呀一声如被惊蛰,洒下粉尘呛他一头一脸——
“咳、咳,服部你有必要这么一惊一乍的么!!”
上方垂下一条在暗里看不清的手臂晃呀晃,少年无奈地伸手握住。头顶传来睡意未脱的声音,
“我睡得好好的,忘了是在外面了么……我家床底怎么会有东西戳我|||”
“Baga Hattori.”
百般无聊中少年和同伴的手玩起了猫抓老鼠的游戏,关西少年常年稍高的体温让他留恋不已,几乎是本能地将十指纠缠在一起。手掌的主人尚未做出反应,对头的床铺传来幽幽的声音:
“真慕啊,我们之间至少有一个热水袋在。”
工藤感到同伴的抓握变紧了,同时热烈的抗议冲破耳膜,“谁是热水袋啊?!” 他想说什么却选择了压低脸将笑意埋没在枕被之间,仗着暗大胆地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同伴的手背,如此亲密的动作让他的上铺当即收声,他正在想对方是不是会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要不要收手,对面的床铺上却又飘过来另一股优雅的关西口音。
“这个提议不错,我们是可以用人体取暖。”
这里有短短的沉默,便如所有惊天地泣鬼神的发言之后都会有一点点小小的沉默一样,每个人都在庆幸光线暗淡的房间里没人能够看见彼此抑或诡异的笑容抑或克制不住的脸红。
打破的沉默的,不出所料地,是关西的名侦探。
“啊啊啊稻尾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们一个一个可不要真的把我当热水袋了你们要是都扑过来我还活不活了!!”
随后而来的是砰地手臂被狠狠甩到床栏上的声音和某人龇牙咧嘴的吸气声。
“服部平次你不要真的以为你就这么可以平ALL了!!!”
“就是呢服部君,你好好地做你家工藤的取暖器就好了。” 这是漫不经心地戳了戳上铺小同学后的白马,因为头对头地和工藤睡在一条下铺上,似乎是看见了关东侦探的表情而忍笑忍得很辛苦。
小同学哼了一声。“干吗?你知道我的体温很低。”
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看见了白马眯起眼睛微笑的样子,悦耳的男音不急不慢地说着,“对啊。所以说,羽君要不要到我这里来?”
冲田和稻尾如同恍然大悟般同时自言自语道:“原来总攻真的是白马,每次都是他最主动。”
——乱入:好了我的白ALL计划完成了(殴)
白马的上铺有一段时间的沉默,有毯子被掀开的声音,攀爬木梯的声音,分辨不出内容嘀咕的声音,接着羽依旧带着些许睡意有鼻音的声线响起。
“有点诚意好不好,过去些。”
在白马的下铺忙着调整姿势的时候(……)冲田扒着床头戳了戳同样很好奇的稻尾。
“你不觉得他们两个太理所当然了么?”
“嗯……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老夫老妻?”
冲田上方的男声冷静且一语道破天机:“这是团长起到的带头作用。”

“……原来如此。”

随后的几分钟里房间里充斥着诸如“来吧,长岛君”“阿真?可以么?”“白马你压到我的腰了”“抱歉”“啊啊啊服部你要干什么”“我很乐意救同学与寒冷之中,长岛君”“人家都这样了为什么我们不行啊工藤过去点”“嗯……还、还是我下来吧……”的声音,不禁令人遐想这房间的隔音质量到底如何,而在隔壁的新出老师则好整以暇地裹着被子塞着飞机上送的耳塞在快乐地和周公下棋。
……所以说大人就是不一样啊。


“啊啦,反而有一种长岛君在给我取暖的感觉呢 ^^”
“别、别说了啦……”

“啊!对不起!压疼你了么?”
“阿真啊我没事啦倒是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这么大声的在我耳边道歉啊我快聋了啦……”

“工藤?”
“……闭嘴。”

“羽君?”
“……我——”
(KISS)


“……为什么只有他们两个KISS了啊?!”
“TAT 稻尾君我的耳朵……”
细小的喘气声却也清晰可闻,“白马那个混蛋就贴着我的嘴说话我一开口就,就,——”
“这是很值得骄傲的事么,还告诉所有人?——服部平次你离我远点!”
“喂喂不要真的不要这样下去会发展到不正当的方向的——”


那个时候世界没有光。上帝没有出现。每一步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旁人统统眼盲。一个细小的不符合性格的动作,下意识肢体的接触。耳边传来的轻笑,一寸寸移动的细吻,手指握着手指被放到滚烫的唇边。鼻腔里充斥着最最在意的人的味道,熟悉而令人感到满足。时间慢慢匍行,眼睛里填满感动头脑却一直清醒,呼吸柔和,身边人闭着眼睛,唇齿的味道流连。
God says, let there not be light.


“看来我们明天可以就要一间只有两张上下铺的房间了呀,可以减掉一半的价钱!”
“服部平次你做梦的吧!!”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ALL][EG][没·有爱仿制系列]青山旅游团漫游大英帝国记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ALL][EG][没·有爱仿制系列]青山旅游团漫游大英帝国记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84-28495438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