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ALL] Halloween Special: TRICK or treat!

门外有人要糖,我在这里发糖 -_,-
(英国时间、万圣节还没有过丫!我没有迟到!><)
请自取。

TRICK or treat?


#白K/K白

一阵寒风来袭。窗户吱呀着开了一条缝,帘布径自微微摆动着,无边的暗涌进来。
他站起身去关窗,手腕却突然被缠上冰凉的金属。
白衣怪盗靠着窗栏朝他微笑。在半空中极小的落脚点上依旧立得毫无悬念地慵懒。风很大,单片眼镜的挂坠扬起来和幼的碎发缠在一起,仅有的细小声音被尽数湮没。
他的目光移到自己的手上,略觉疲惫的指间还夹着高级水笔,往上往上。银白色的手铐在月下闪着寒光。
怪盗脱下手套反握住他已然冰凉的五指。
“So,……Trick or treat?”
他眯起眼睛。金属物品的那一头被隐藏在同样白冷的礼服袖口里。怪盗似乎红了红脸,清亮且不羁的目光却未曾畏缩,他垂眼,将唇角轻轻上牵。
“……Both.”


#白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呀!贪心的家伙。”
“呐羽君你去哪里——”
“开暖气,冻死了。”
拉扯扯扯扯。不耐地回头,
“白马,跟上啊!”
低头,轻笑,从背后抱住。
“真是想不到呢。”
“……”
磨蹭。
“KID居然会主动把自己铐到我身上呀,真是莫大的荣幸。”
怀里的少年不安地扭动着,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之间到底谁是攻!”
眯眼,无差别微笑。
“这个嘛——”
“白马你给我闭嘴。”
“羽君真是容易脸红呢~”
踩挤摩擦碰撞挣扎,放手,转身,依旧贴得很近。
“那么,Trick and treat,呐?”
少年勾起唇角,湛蓝的眼眸里满满的闪着小恶魔的光芒。
“嗯,Trick。”
手铐哐啷一声掉在地板上。
“And, ……Treat。”
重获自由的手攀上侦探的后脖颈,拉近拉近。轻软的笑声和吐息沾满嘴唇,他歪头,然后闭上眼睛。
满满三十秒的沉寂从柔软的神经末梢一直爬到身体的各个角落。

“Happy All Hallow's Eve~”
“……Love you, too.”




→→→→→→→→→→→→→→→→→→→→→→→→→



# 平新 Trick

“工藤你怎么不去和朋友们一起讨糖咧?”
“服部平次你讨打么。”
“工藤你穿上吸血鬼的礼服一定很好看。”
“服部平次你白痴么。”
“工藤我其实很想看你打扮起来的样子呀……^^b”
“……”
“哦,对,要敞领的那种!”
“……服部平次你找死么!!”


# 平新 Treat

丁冬。
拖鞋啪啪啪,门锁开。

“ano……”
“TRICK OR TREAT——!!!”
服部平次一边哀叹这年头小孩子一个比一个热血了一边摸着他的耳朵,视线做75角下垂,几秒后嘴角却不可抑制地上扬成一个诡异的弧度。
“你们稍等一会儿哦。”
转身走过长长长长的门廊,上楼,拐弯,一直都是在暗里摸索,触到门把,用力旋开。
白光瞬间填满虹膜,仰躺在床上的少年放下遮着面孔的书籍,纯蓝的眼眸里写着因睡眠不足而略显呆滞的疑问。
“你的朋友来看你了哦,工藤 ^^”
少年微分的双唇重又抿紧,眼白一翻再翻。
“把上次你带来的糖分一点给他们不就好了……”
“那可是我送给你的诶!工藤!”
“我又不喜欢吃甜食,又不是羽……”
=[]= “……那你至少也要下来和你的朋友打个招呼吧。”
少年叹气,身子扭动了一下,床单起了些皱褶。
“我不想起来嘛服部……”
“……”
瞪,望天,抓头。
拉,扯,双手从腋下伸过,拎——
“喂喂喂我早就不是柯——喂——啊啊——”

门厅的灯光摇晃着亮起。
小孩子们在门外挤成一团:
[传说中的鬼屋哦——][没想到真得会有人应诶][呐呐给的糖到底能不能吃啊][元太你不要跳来跳去的啦——]
少年的黝皮肤在昏黄的灯光下散发出温和的光泽。他走近走近,墨绿色的T恤上有不易察觉的皱痕被他在意地抚平,手掌摊开,清晰可见的掌纹上放着晶莹透明的糖果数颗。
小孩子们睁大眼睛。
[哦~~~][步美你看,好漂亮的糖哦][真是——啊——][元太你喊什么啊说谢谢就好了嘛]
胖胖的小男孩是第一个发现的,颤抖的手指的方向穿过笑得意义不明的关西少年直达在走廊尽头若隐若现的人形阴影。
“鬼……啊——”
关西少年眨了眨眼睛,回头张望了下,又疑惑地望向神情越发惊恐的小孩们。
“你们……看得见?”
在指缝间漏出的尖叫和呜咽被咽回去。
“大哥哥你快逃吧!这屋子闹鬼的,从很早以前就闹鬼的!”
“逃?”
他轻笑,站起身,踱步过去,伸出手。影无动于衷。
“为什么要逃?”
“因为有鬼啊,鬼!大哥哥你看不见么?”
少年的侧脸在阴影里显得暧昧不明,笑容诡异而眉眼柔和
“是啊,是一个很任性别扭冷淡的鬼呢……”
“……可是也是一个很聪明很粘人很可爱的鬼啊,你们信么?”
他冲着小孩子们不解而扭曲的脸笑得眼睛都快要看不见。
“大哥哥好喜欢这个鬼的啊,其实。”

杂乱的人声,脚步声,笑声,门被风吹上,肢体做了大幅度的接触,有人闷哼一声蹲下。
影脸红啦 >///<
“服部!你都说些什么啊!!”
捂着肚子委屈地瞥。
“我是真的喜——”
“谁是鬼啊!!”
“……”
“……”
眨眼,小心翼翼
“……你……不介意?”
少年幼蓝的眼眸在他的脸前突然放大,抿紧的唇怎么看都有威胁的别扭意味。
“在万、圣、节,一堆小、鬼、面、前,告、白,服部平次你还真是有、创、意、啊。”
一些断句表情肢体语言眼神混合着少年的吐息在他的脑海中慢慢慢慢地成型,他的眼睛眨眨眨,睫毛翻上翻下最后停顿在少年伸过来的指尖旁。
“……笨蛋。”

他的笑比他的要夸张许多,而被满满拥入怀中的却不仅仅是一个人的体温而已。
T恤再次起了皱褶,一波一波地像小孩子满足的笑脸。

“呐……工藤,关于吸血鬼礼服的问题……”
“服部平次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 =++”



→→→→→→→→→→→→→→→→→→→→→→→→→



# 焰钢

“钢,Trick or treat……”
片刻的沉默,拍掌,蓝光一闪。
“TRICK!无能。”
ROY.MUSTANG望着被搁在脖颈的寒刃面不改色。
“还是,一样的热情呢,钢。”
寒气前逼几寸。男孩将金发辫子甩到身后,笑得得意而解恨:
“无能就是无能,只会乘口舌上的便宜,切——”
“啊,钢,我想起来了,有一份重要报告要给你。”
男孩怀疑的目光将他上下打量个遍。
“我怎么知道你没在骗我?”
微笑。“你不知道。”
沉默。
沉默。
“钢你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好吧!报告拿来。”
恢复假肢状态的手伸到他的鼻子底下,被一把抓牢。
男人的邪笑在有瞬间慌乱的金眸里被很好地倒映了出来。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地低沉,
“你刚才说得不错呐,钢。”
“果然不能信你!放手!!”
“不不,”
他摇头,轻快地绕过办公桌,危险的距离被纷纷拉近。继续无差别微笑。
“我的确是一个会乘口舌上便宜的人哦,钢。”

这一段是空白。
描写也好,时间也好,男孩的经验也好,男人的眼神也好,窗外的阳光也好。
短短十几秒的空白,却蔓延过宛如一个世纪的记忆。


又是一年十月,边境上已然北风萧萧雪卷满地。
他站在小屋边,浑身被某种柔软而不带温度的物质给覆盖,双眼无神而唇线僵硬。
直到很久很久以后有人问起,为何当初依然还是撑了过来,他也会闭上眼睛。
脑海里重放着那一卷卷飞速而去的画面,在某些个日子里定格,眼皮底下看不见男孩恼羞成怒的表情,只有对方炙热的温度能够keep him going.

[Hagaren]
[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要吧]
[很多很多的Trick or treat]

互相欠贷,永不偿还。


→→→→→→→→→→→→→→→→→→→→→→ FIN.



后记.

不要问我为什么会写出这种东西.
不要问我为什么只有焰钢会有点悲 -_,-
不要问我其他的配对在哪里……

你们、!谁来帮我写论文,我嫁给你!!!
(喂,怎么突然走光了|||)

PS. 亲爱的,我想不出RP的地点啊 TAT
唯一能够想到的是,夜翻学校墙(?!)你明白我的意思的吧(喂喂)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ALL] Halloween Special: TRICK or treat! 」へのコメント

我看到白觉得好美好~~!!某种程度上来说白k更萌阿!
我家新一还是那么刚正不阿呀!但是~平次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灵了哎!新一你这样下去的话一定会被那人吃干抹尽的。。。

拍桌!我喜欢这篇平新!其实亲爱的你也是能写平新的嘛,这里的服部狡黠可爱又不失聪明,在阴暗(喂)的女王受面前依然是一副阳光的攻君样又没有被欺压,亲爱的你果然因为我(喂)越来越对服部君有爱了!!!
于是便快乐地去给亲爱的准备蜜月的糖~~~~

啊啊啊RP地再跑过来,那个,吸血鬼啦狼人啦绷带怪人啦弗兰肯斯坦啦隐形人啦南瓜怪啦幽灵啦反正是西洋的怪物们啦都出来玩吧,化妆舞会上平新白稻长京冲你们可以装的嘛~~~~因为人家想到了上一次的幽灵船事件啊,服部COS工藤的那一回撒~~~

今天撐不住把看完……
自從看了一張圖開始我一直對臉紅的小同學沒有免疫力>///<

亲爱的,我没学对地方啊,光把服部写攻了什么用啊(喂)我家白马呢………………
哎,你们喜欢就好啦 ^^
默默地下去继续研究攻样少爷写论文...

啊,好喜欢这篇
平新的对话太可爱了~我想了多少年(喂太夸张了)就是盼望有朝一日可以看到这样的夫妻拌嘴爱呀>v<
只要不互相伤害啥都好
蹦跳着游走~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ALL] Halloween Special: TRICK or treat!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66-c4ada4b4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