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 re:

只要是无关的人,最好不要进来看,看过了也不要冒然发言。除非其中提到你,或是我和你提起过这件事情。否则我只是在这里做另一次的昭告天下。只是性质意义不同。
既然你打开了word。那么我也打开记事本呗。如果这是你觉得尊重的方式。

你说的对。我们认识了很久很久。久到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但是。
我觉得也已经久到了很多事情该看清了。

你以为我不难过吗?每一次你写的,都是间接地指责我,似乎我是那个负心的,只看你傻傻付出,高兴了陪你玩,不高兴了转身就走的人。这么久了在你心目中我就是这样的人吗。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我身边的其他朋友。无论是网络上还是现实中的。无论是知道我和你之间故事的,还是不知道的。在看了我们的交流方式后。都会好笑地皱着眉头问我,“什么人啊,值得你这么犯贱嘛。”
云这样说过。若木这样说过。桂林的那些朋友这样说过。我娘也这样说过。
不是说我盲目听信谁的。只是每次听见这样的话的时候,我也不好受啊。

最近我一直在想。我们最大的悲哀就是明明都为了对方着想,明明都为了对方在付出,对方却都觉得相反。明明都为了对方好。而到最后都说“我是为了你才……”搞得是对方的错。
这有多悲哀啊。

我们的交友观念差很多。这一点我无法否认。你无法忍受争吵,但我觉得争吵后能重新原谅的友情才更珍贵。我争吵时是绝不会说狠话的,这一点你可以去问云,我为什么觉得她特殊,是因为和她吵过多少次,但都彼此容忍下来了。而且我们彼此都不会说狠话。那些会留下永久伤痕的,是不能说的话,这点分寸大家都能把握,所以没有必要舍弃争吵过的感情。
我觉得争吵是把话放上台面说的一种方式。争吵至少让彼此知道彼此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而你啊。我就是一直不知道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能和云说的话永远不可能和你说,因为我害怕你当时没有反应,心里又会默默在想着别的什么。我一直这么小心翼翼。一直在外人看起来这么傻这么贱地说着那些rp的告白。就是想让你多点安全感,不会对我乱揣测。
可是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没有用啊。
我非常地不喜欢看见对方对我的错误猜测。尤其无视我的所有努力,而仅仅抓住我的一点无心之错,或者哪怕不是错的时候。
我觉得感情之本为信任。
你既然不信任我。你有什么资格谈你重视我。

每次都是我觉得快要放弃的时候,你才冒出来说这些话。可能比你我三年来QQ上说的都要多,都要有意义的话。貌似告白。又貌似决裂。
每次都是我妥协。说着是误会啊,再和好。
可是啊。每一次这样的起伏,都让我很难受。你只是哭。我却哭不出来。和安那件事情一样。你的话你的态度你的文字让我手脚冰冷,心跳加剧,胸口像是要裂开,浑身发抖,要昏过去。
严重的惊恐发作。
几次三番之后,我也害怕了啊。
你说我是例外。你难道不是?我为了谁这么犯贱过?这么难过?这么伤痛欲绝?可是又何苦呢?到头来你居然还是指责我不重视你。还是顾影自怜地说在付出的都是你。原谅我用这么不客气的词汇。

南京的时候。我真的彻底想和你断了。我非常地伤心失望。不是因为你不肯去南京。而是你说的,“反正一月份刚在英国见过,三月份再去南京见你也不值了”。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吧。
这句话我一直记着。所以。这次去北京,我想,反正桂林刚见过,你大概也不想再见我了。
更何况。在桂林的时候你是那样的表现。
我不是指责你。我也不想指责你。你的性格造成你做出那样的事说出那样的话,造成我的心寒。
不光是我。连比我温柔比我宽容比我大条许多的若木,都觉得心寒了啊。
你那句“别照顾了,我最烦人照顾,都忍了好几天了”,简直是如雷轰顶啊。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以为我是在照顾你的。那种傻傻的救世主的心态,从安的时候开始。总以为能让你高兴。能让你从阴暗里走出来。
可是你没有。
而且还说是在忍我!
那我不是犯贱是什么?不是犯傻是什么?
这世界上他妈的没有比我更贱不如飞的人了。

关于北京。
这次来北京,是临时决定的,16号当晚决定,17号即飞北京。
理由是去看亲戚,顺便看奥运。
我没有特地和任何人说。谁都没有。aa,若木,都没有。
在终夏的回帖和BO上的更新,谁来谁就看见,就知道了,没看见,那也就没看见了。
若木没上网,直到我到了北京第二天,她还发短信问我,亲爱的你在外婆家?我说我在北京。她那时叫一个惊奇。但惊奇就惊奇了,惊奇又怎么样?
若木和我是什么样的朋友。我都没说。我谁也没说。
自然包括你。
你给我发的短信,我一直觉得是指责的口气。我自然是那么轻描淡写地回了。抱着反正你不想见我的心情。
你可以说这是一个误会。
但是。我的确是去看亲戚的。我那两个十年没见的哥哥,机会是多么难得。全程都是亲戚安排,我根本不可能脱身出来见网友。追翼殿提出过再聚会,都不行,天知道我是多么想。
你可能觉得这不是借口。但我在这件事上的观念还是比较传统的。在别人家做客怎么可以提出无理的要求?
我提的惟一一个有私心的要求就是去天津。我的确想见云。因为我和她没见过。可是谁知道在天津根本没见到。云又是相信事不过三的人,拼了命地来北京,对她来说真的是拼了命,这和你说来英国就来是不一样的,或许你不会明白,或许你又要以为我在无视付出的心血。但事实如此。
哦还有一点。最重要的。那天哪怕是去见云,我也不是单独一个人。我身边有个男生陪着。然而你在桂林已经明显地表示出你不想和我的朋友接触,而且在有我朋友在场的情况下连和我也不想接触了。
这让我怎么去找你?
说的难听点。你在桂林根本不给我面子。我的所有朋友都和我提过,好几个因此而不高兴。而北京的这位男生我非常重视。我和他十年没见,而且今后见面机会也不多。所以我害怕你再不给我面子而闹得不高兴。
说到底我就是怕你不高兴。连带着我不高兴。因为你实在是太容易不高兴了。

至于那段时间bo上了密码,你可以去问任何一个来这里的人,没有人知道密码,没有人。
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密码的本身就是“没有人知道”。
我也没有更新。设密码其实毫无意义。
那段时间我刚从四川回来,我在四川碰见了一些事,可以说受到震荡,所以做出了这样的举动。
其实是私心地想看看谁会来问,谁会关心我,很自私吧,我知道,但那个时候我的确不太正常,需要一些安全感,需要一些还有人在关心我的感觉。
结果来问的有刚结识的浅野殿、云,和澜。
那个时候里bo设密码不是也发生过这样的事吗。当时云也是光自己猜测然后没来问的。但这一次她马上主动来问了。我心里还抱着期望想你总会来问的吧,毕竟第一次我把话说的很清楚了。
但是你没有。你自始至终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

你总是觉得我重视别人多过重视你了。比如aa。比如云。
那么你有没有想过。或许她们给我的感觉是她们的确更加重视我。
感情应该是平等的。我得到多少我就付出多少。我已经明显觉得我得到的比我付出得要少很多了,你却还不满足。

每一次都是你不高兴的时候我来安慰你,来和你说话。
可是我不高兴的时候呢?
好吧,你给我过两首歌。
就是这两首歌让我简直高兴得快哭了。犯贱吧。哈哈。
而且你说过不愉快的事情不该和朋友分享。以至后来我都不敢和你说不高兴。
你是否记得我外公去世的那天晚上,我刚得到那个消息,我一边擦止不住的眼泪一边装得很高兴得和你聊平新。
在和云聊天的窗口里,我却是一副要崩溃的样子。
这是我最犯贱的时候。因为我清楚地记得你说不愉快的事情不该让朋友知道。
然。最后我还是忍不住说了。居然得到的回答是“那你还这么高兴地和我说平新...汗...”
我如此强装是为了什么啊?为什么啊?
为什么啊。

朋友之间不该给彼此带来不愉快。但是谁说朋友之间不该分享不愉快?难道朋友只有开心的时候才能派上用场?
我尝试过适应你的交友观念。但这样只会给我带来不愉快。
原谅我这么直白。是的。你是我惟一一个经常多次给我带来不愉快的朋友。乃至痛苦。有时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就和你的关系这么奇怪。
或许就是犯贱的原因吧。说来说去。

你说北京的事让你委屈了。
那么为什么aa没有委屈?若木没有委屈?所有那些看见我BO上公告才知道我要去北京的人没有委屈?为什么偏偏你想的如此多,偏偏一口咬定我不单独告诉你就是不重视你?
好吧,你可以说我重视你一如重视其他人。
但请你告诉我为什么我必须重视你更多?
因为我明明觉得你根本就不重视我。而且。根本不想要我重视。我所有对你表现出来的好意,到了最后,我都发现是你在忍我,是我自作多情,那我还和你说什么?

宁波和桂林的事就是这样的。或许彼此都有错。在本质上我不想争吵。你说你想再带一个人来,我不是因为这件事才和你不高兴。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应该更早和我说啊?你短信里说“我思想斗争很久要不要来了”,我就非常生气。这和南京一模一样。也是那句“思考斗争很久”了。既然都想了很久了,干嘛不早提出?第二天我们就要付款了,你有没有想过组团旅游若是单数会带来多大的麻烦?我完全可以和若木一起,因为要和你一起所以若木另叫了一个朋友。而现在你又说不想和我一起了。被抛弃的明明是我,为什么你难过得这么理直气壮?
“明明知道不可能玩得开心也还是去了”,这样的话,难道不是对我们之间悲哀的最好诠释?
拼命拉你来。除了想见你。的确是想让你高兴,让你出来旅游,总想如果别的不行,我也可以是你高兴的理由吧。
然而我明显自作多情了。这非但没有让你高兴,反而让你更不高兴,变成了忍,变成了你为我高兴。
你以为我和若木陪着你不需要花费时间心血?给你安排不需要花费时间?若木请你去她家吃饭不需要花费心血?我们还特意和她父母关照,你的性格不外向,不让她父母多问,结果整顿饭下来她父母多么地小心翼翼。
你凭什么到了最后还说你是付出最多的那方?
原谅我的语气很不客气。
再说得难听一点。就算你来桂林实在是不高兴了。但这难道全是我们的原因么。我们有刻意冷淡,刻意排挤你么?我们所有人,哪一个没小心翼翼地对你表示过好感?你说我们是宁波团,你是北京人,感到是外人了,但我和若木去年来宁波的时候,晴空聚会上都是北京人,我们怎么没这种感觉?更何况我们很小心翼翼地经常在说“这里还有个首都美女哦”,尽管是开玩笑的语气。
退一万步讲。你实在不喜欢我那些朋友。但我一开始的确打的是要照顾你,和你一起搭对走的心思。但你在外面却连我都不理。你的态度让我根本不敢和你说话,我的朋友都问我你到底和我什么关系?我好意思和她们说这是我朋友,很好的一个么。根本看不出来啊。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你不光是冷漠。而露出的是对我们的憎恶。这让我们怎么接近你。这让我怎么相信你是为了陪我出来的?
在机场说再见的时候。你对我笑了一下。你可能没听见,若木在后面感叹了一句,“天啊,幽幽终于笑了。”所有人在一边都拼命点头。你知道当时我多么尴尬。我想为你辩护都无从开口。你让我怎么开口?
更别提同行的叶菲,她也是只认识若木一个,而不认识她人了。她也是比较冷的性格,但她照样和我们玩的很好。不愿意多说就不多说,有人搭讪便开口,愿意时说两句冷笑话。
我一开始以为你也会这样的。我明显错了。
可以说我其实非常失望的。因为你连基本的礼貌都没有表现出来。你既然说是你在忍。干嘛不忍得更彻底些?干嘛不至少礼貌些?你间接地伤害到了我的朋友,善良的若木,更别说我。
既然你是为了我去的,为什么我却还是受到了伤害?

反过来,你说你来英国这件事。我也是没有告诉过你的。那天我原本可以去参加宁波人的聚会,我可以让自己吃得好点,我很久没有去那聚餐过了,那边的几个大哥大姐碰见的机会也是难得的。但是我推掉了。也可以去做家教,给自己赚点钱,但我也推掉了。你也知道那天我几个中学同学聚会,非常希望我去的,但我说“我有个中国朋友来,跨越八千英里来看我的!”也推掉了。为此我一年多都没有碰见侯少爷。
你知道那天我陪你跑了那么多地方。这么短的时间里看了这么多英国的景色。你以为是巧合?你以为我真的这么熟伦敦的景点?我提前一个礼拜和父母商量,到处去问,头一天设计路线到很晚很晚。
包括那一周用掉的话费。当然你用掉的也很多。
所以。我一直认为,就算来英国这件事不能算是我的付出,好歹我们也算是互相付出吧,是等价的吧。
怎么又成了我是不识好歹地一味接受你的好意的一方了呢?

你说我去天津的事又让你委屈了。好吧。
我没去过天津。我没见过云。这两件事都可以让我尝试。而且去天津我亲戚的确提出过,只是我两个哥哥不感兴趣,而被我争取来了。因为我说有同学在那可以照应。所以我说交给云了。
这又让你委屈了?
同样的办法我能用在你身上吗?你能带我逛北京?就算你能,你能带着我两个哥哥逛吗?你只能接受我,有时候连我都不能接受,我怎么敢在身边有人的情况下和你联系?
在桂林之行后,我实在是怕你了。就是这么简单。

我在鸟巢欢呼。你以为我一个人去了鸟巢?你以为你要进来这么容易?那天我和我哥一起去了,是九万人同时入场。安检是那么的严。那么多的人。你怎么来?怎么看我?就算我提前和你约见面,我哥还在边上呢,你无视他可以,我可以无视他么?我和我哥十年没见了。十年。我和你刚见过。何况当时你不想去南京时用的就是刚和我见过这个借口。那么允许我同样的借口返还给你。因为我相信你也会这么想。
你现在却告诉我你不是这么想的了。
那你让我该怎么办?你有话不说清楚,我一味猜测,担心,生怕你多想,还是没用,我累不累???

我其实现在想明白了。我和你之间不适合现实。绝对不适合。
旅游的事,你说想去西藏。因为我是认真现实地在考虑这个可能性,所以我提出了身体健康方面的顾虑,你却说“命中有时终须有”。这完全不是一回事好吧?我还以为是我的观念不同。问了所有人。都摇头说不理解。
你说想和我单独旅游。我当然也想啊。但就我们的独立状况。父母那关过的了吗?衣食住行呢?具体安排呢?你来宁波,去桂林还是跟团,你娘就很不乐意了。
你说想来鸟巢看我。那天那么多的人,那么多,怎么找?万一走丢呢?安全谁负责?我们是去看比赛的,见了面,和你聊,还是时间?这都是需要考虑到的现实问题。
或者说是因为你从来不考虑。所以我必须考虑到的现实问题。
这不是我指责你。但是你有些时候实在是太想当然太浪漫了,幽幽。现实不是同人,飞奔不等于两个人肯定能见面。哪怕都有这个意愿,也有很多外来因素在。我为了你的安全都不可能让你来鸟巢。

“即使我觉得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但付出本来就不是用来索要回报的。”
这句话我想还给你。或者说整句的扔给你。

这是我最想和你吵的地方。你觉得我始终付出不够。天知道我对aa,对云,对若木的付出没有及你的万分之一。尤其是云。我因此对她们愧疚。而偏偏是你。偏偏为了你做了这么多,你却尽数抛开,还说是你为我的付出。我真想问这天底下他妈的还有没有道理了?????

“一切特殊的重要的独一无二的感情”。
你有什么理由,有什么资格说这句话?有什么资格!?
每一次都是有了误会,或是说裂痕后才写这些。可是幽幽。我看累了。
it's what you do not what you say.
你尽可以说你重视我,尽可以说你在付出,但我感觉不到有什么用?有什么用?若是我的大条和无情让我感觉不到,那也就算了,为什么身边所有人都看不到?为什么知道我和你的人都说犯贱的是我?为什么?
当你在桂林甩开我的手说“没兴趣”的时候,你有什么立场说你重视我?
当你说反正一月刚和我见过,三月没必要去南京的时候,你有什么立场说你重视我?
当你每次仅仅以猜测,而且是恶意的猜测,来判断我的时候,你有什么立场说你重视我?
当你在我反复贱不如飞地告白并确认你对我的重要之后,却还不信任我的时候,你有什么立场说你重视我?

“心结会是两个人之间一道看不见的疤”。
我们之间还在乎那点心结?就像你说的,安的事情还不够?你明明有意在避开,这就说明它是一个心结。而我毫不避讳,就说明我不在乎,不认为这个是心结。
你既然要坦荡,为何又如此躲避?
其实我也没有完全坦荡。我躲避一部分事实。我这么毫不避讳地说是因为怕你以为我在躲避。看来我又自作多情了。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在安的时候。我和你说过这么多的话。这么多。抱歉我也其实也是耿耿于怀的。不是因为欺骗本身,而是因为你浪费了我这么多眼泪这么多时间。
欺骗本身我可以原谅。可是你为什么非要安排那种剧情?明明知道有了观众,还是喜欢he的观众,为什么一会闹胃癌一会被欺负一会负心一会自杀还他妈两次?为什么安自杀了还有后续?
其实我是一直觉得你的解释有漏洞的。我只是没有追究。因为追究无益。
你说是因为很喜欢和我聊。可是当安抑郁的那段日子,我和你聊过什么了?不,确切地说,是你和我聊过什么了?都是我在长篇大论绞尽脑汁地劝你。你阴郁的几个字段。你喜欢看那种东西?那算是聊天么?那高兴么?你有没有想过给我造成的困扰?????你高三了,不想堕落了,把角色给杀了,可我呢???那时我也在考试!!我也要考试!!
我有没有和你说过。我有没有敢和你说过。发现安自杀的那个时候。我疯狂地去找了追翼殿,因为她在北京,我幼稚地以为用一切我能想到的方式来拯救安。后来追翼还惊动了口红殿。这些人你在聚会的时候是见过的。你有没有想过,你的所作所为,影响了多少人?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你有没有想过,当时aa对我说“1.复旦没有建筑系。2.中国政法没有叶薪这个人。”的时候,我是什么样的惊吓?手脚冰凉。你知道之后的几个月里我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对待你?我怎么知道你什么用心?最后我还是相信你是好意的。所以和你摊牌了。
我当时的确原谅了。我想我高估了自己。
你口口声声说你当时的所做是因为有了太多的感情。我现在可以告诉你。我根本不理解你怎么定义感情。如果我对一个朋友有感情,我在欺骗的时候会想一下对方会什么感受!如果我是你,我宁可对观众说,两小口移民了,或是蜜月了,或是happy ending了,让他们不要牵挂。为什么你偏偏选择这么偏激的方式!?
我可以原谅你的欺骗。我可以相信你说这不是故意的。没问题,这方面我可以放开心结。但是我无法接受你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不考虑朋友的感受,却还口口声声说你在乎我!

好吧。我知道你肯定又得哭。算了,陈年旧事我们不去说它。这件事已成事实,我不想再把它拿出来,省的你觉得是个把柄。
然而我现在在意的是你对这件事的态度。
“而事实上我本可以轻而易举地逃开这一切。只要不再理会你。”
好像还是我的错?我不该提起?你觉得我是在耀我这道伤疤?你觉得你反而是受害者?
你难道不觉得这句话我来说更合适??????

“就像当我当初失去戳破谎言的勇气时,便只好尽可能的一直一直把它延续下去。”
谎言分多种。你选择了最恶劣的,带给人无尽伤害,并一直有伤害的。所以我才生气。不是因为谎言本身。
“我是那么害怕失去你。”
原谅我笑了。
真的吗??????真的吗??????我不相信啊!!!!我已经完全不相信你了!!你只有说,顶多只有说,而且还是逼不得已的时候说!!你的所作所为根本没有如此体现,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我最在意的仍是只有自己的感受。我仍是非常非常的惧怕伤害。”
这句话说的太对了。
我一直以为自己例外,你能信任我,只要你能信任我,我就不会给你伤害。
事实是我错了。
因为你不信任我,你给我带来伤害,反之我也不能再信任你,必然给你带来伤害。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我已经努力了这么久。你在意的仍是自己。你坚信你永远就是受害者。就和安一样。一模一样。

“而你的特殊其实却在于,即使我那些可笑的原则一丝也未曾被撼动,却仍是为你开了例外。”
有吗?如果你的例外是所谓的争吵后仍能延续的友情。那么我可以说,每一次都是我在妥协。哪一次不是我在妥协?我真的很怕你,非常非常害怕你。生怕你不高兴。生怕你乱想。生怕你张嘴又说在忍我,推开我所有的好意说那对你都是压力。

“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段感情对我来讲,如同初恋般重要。”
很早以前我其实也一直在思索。为什么遇见你之后,我的友情有和爱情一样的过程?激情的,矛盾,然后化解,细水长流。我在觉得奇怪的同时却也可以接受,这没什么不好的。
最典型的代表是云。aa如是。Jan如是。老爷如是。不过她们几个没什么争吵,只是有淡化的过程。但也不能说没保持下来,不能说不是朋友。
只有你。因为你不愿意争吵。我们一直走不到第三步。一直无法真正理解而谅解。
争吵是不可避免的,这是绝对的真理。
我和云,你或许不喜欢我拿她和你作比较,但请你听我说,我和云的每一次争吵,无论多么激烈,都没有和你的矛盾那样带来伤害。
南京的事。桂林的事。还有之间的种种小矛盾。你避免争吵。却彼此留下心结。至少我感到郁结。每次都是我的妥协。我的原谅。
因为这一份友情本就是由我的原谅而开始。所以注定循环。

我从未否认这段感情对我的重要。现在也不否认。否则我不会花费这么大力气来解释。
只是。你从未相信。从未。
当一个人口口声声指控你不重视她的时候,你就算重视,也会动摇的吧?誓言说多了也会麻木的吧?总也会反过来想是不是对方其实也不重视我的吧?
你非常没安全感,这点我知道。
你以为我有?????凭什么总是我来安慰你?凭什么你总是受害者??我难道不是!???

你说你抱歉。你说你其实重视的,其实在意的。
那么,现在换我不相信了可不可以。
我相信了你这么多次。这么多次。每一次换来的都是更加彻底的心碎。

顺便说啊,为什么我的头像现在亮着?
其实我还在隐身。但选择了对你可见。
你没想到吧。哈。

“你说没事的话就没必要说话。曾经我不懂你的意思,你也不懂我的心情。现在我懂了,而你大概还是不懂。”
你对我所有的了解建于揣测。我不知道你又在想什么了。
但是。我和aa。和云。和所有其他我重视的朋友。都是这样的相处方式。我坚信君子之交淡如水,我坚信朋友不在于天天聊天。
既然你不这样认为。我也算是配合过你。那段时候你夜夜和我聊,后来你说高三了耽误学业。你想过我的学业吗?想过我吗?想过吗?
再后来。基本都是我主动找你了。有那么一次,我跑上来说亲爱的~~~你回了一句“...啥”。那个时候我一下子想起了你所说的我不主动找你的抱怨。风水轮流转啊。现在我主动找你了。你却这样的态度。
再后来。总是和你胡扯,那些爆料里面的东西,哪一样有实际内容?你以为我喜欢聊那个?我最厌烦的就是这种反复又没边际的胡扯,我和你说过么?我怕很久不和你说话你又要乱想,所以几乎天天胡扯,你会不会又说“是我看你这么高兴才配合你胡扯的”?
为了那样的胡扯,曾经说过的不经意的一句话,我差点失去aa你知道么。就为了你。
好了,够可悲了。

“在我这些个难过伤心甚至直掉眼泪的日子里,你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我真的非常生气。
你所写的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你是永恒的受害者,我是永远地在伤害你。对不对?
既然我和你在一起是伤害你,那我还和你在一起干什么?我和你隔开距离,是为了不让你再受伤害,为何你还是这么难过?

你到底要我怎么做!???

有些狠话我依旧是不想和你说的。我完全可以说得更狠些。

我觉得。你的错最大便在只聊漫画八卦。既然交流停留在肤浅的表层,你又怎么可以奢望有深度的感情?
我和你的性格不一样。我们不能算是有默契的。因此我们彼此猜测。我多次表示不想和你猜测。我是话说的比较开的,你却始终不愿意。
你不相信。
所以连带后来,现在,连我也不相信了。
就是这样的。

或许你是有很强独占欲的人的。不止一个人和我说过。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来英国的时候我放弃了我中学同学和老乡们而选择了你。之前也有很多次,我是选择你过的。但是你之后的种种表现,不是不在乎我的选择,便是就算我选了你也不相信。
那我还努力什么。我还这么犯贱干什么啊。

如果说南京,桂林,北京的事都可以被归为误会。都可以解释。都可以像以前那样,再次确认彼此的重要而前行。
但这一次。
我想对你说,我看清的不是误会。
我不在意那些误会。我也可以不怀疑我对你的重要。
只是我同样清楚地明白,我和你的性格绝对不合。绝对。

你无法接受我的朋友。你甚至一点礼貌都没有。这是我对你唯一的指责。

除此之外,完全是我们两个的事。
我和你,最多也只能聊聊漫画八卦了,我不该天真地以为可以和你成为现实中的朋友,不该天真地以为你能和若木一样,不该真信了你发给我的两首歌。
你是我见过的次数最多的网友。也是在一起待的时间最长的。
之前的北京,英国,时间都太短,而这次的宁波桂林,我想我看清楚了。
我们在现实里不适合,亲爱的。

在这里我想用一个很orz的比喻。我和你的友情实在奇怪,我认识的是安,后来莫名变成了幽幽。这就好比我去买黄鱼,拿到手的却是带鱼。呃,或者说,我去买红色的松鼠,拿到的却是灰色的松鼠。那么我想好啊差不多我就带回家去吧,结果这么多日子后我发现灰松鼠会咬人。
刚开始我还想念红松鼠来着。后来发现我一开始就不该买松鼠。
很烂的比喻。

我身边所有的朋友。我心目里有地位的,仅限网络上认识的,aa,云,老爷,Jan,澜,小清,小迷,追翼,千夜乃至新认识的浅野殿,不能说非常熟的红零殿,已经爬走很久的羽若和葵花,她们性格各异,但没有一个是和你相似的。
你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的其实是温柔的人。我其实不止一次想过,若是在现实里,在别的地方,再遇到一个和你这般性格的,我根本便不可能和其做朋友了。
所以你特殊。所以你不一样。
然而相去太远了。幽幽。我们在现实里无法相处。就是这样的事实。

在网络上我们就觉得在互相忍了。在现实里怎么过?
我一直觉得我是在迁就你的。或许你是以为你一直在迁就我的。
当我彻底发现这一点的时候,我就想,那么就不要互相迁就了啊。
就这样简单。

南京那件事过后,你变得稍微开朗了些,我还很高兴来着。
可是现在发现那只是你所说的为了我而做出的改变。
那么没必要啊,何必呢?我不想让你再如此难堪地为了我付出什么了。

你的特殊点在于。
作为朋友,你不仅带来快乐,而且带来痛苦。及其深。
这非常令我不解。
现在我觉得我没必要去了解为什么了。我只需要阻止它的发生。

你说你怕受伤害。
我何尝不是?
我多次地允许你来伤害我。
现在我不想这么犯贱了。
哪怕是你的性格的原因也好。你的原则也好。的确是因为你的性格和原则问题。
既然无法相合,一开始就该明白,就该停留在肤浅的聊聊漫画和八卦的阶段。
我错了啊。
自作多情的我。

抱歉让你难受了。

但不要以为我没有难受。不要再自以为难受的只有你一个人。不要以为你是永远的受害者,不要以为你给我的伤害仅仅是之前的欺骗,不要以为你之后的所做都是补偿。
不要以为你付出了很多。好吧,这句话不公平。那么,不要以为我付出得不够。
我已经够犯贱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你连写这种东西都是那样的文艺。你在意的根本是那种在同人里才会出现的文艺的小细节。可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说我把你除名了。你把我挂名过吗?aa把我挂名过吗?我在意过这样的事情吗?
十天。终夏。什么的。我不想多说了。

我没想过要和你一下子断。可是昨天你在q上对我这样客气这样冷淡。你让我又怎么想。
那就公事公办好了。
明天我会把白本寄出,剩余的全部交给你了,我相信你还是不会公私不分的人。

如果你愿意,我们可以继续在网络上做偶尔聊天的朋友。
或许你不会满足与这些。
但是你记住,我尝试过和你成为更加特殊的朋友,这必然要衍生到现实,而那样的尝试失败了。
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和我成为像云一样,第一次见面,在咖啡厅里聊了很久,突然冒出一句“我感觉和你经常这样聊天很久了”的朋友。
然而我们却注定只能是明明见了很多次,明明一起那么多天,我却依旧觉得你陌生,依旧害怕你的那种朋友。
既然这么长久来都是我让你不高兴了。我让你在忍耐了。我让你在做出退步了。
那么对不起。
然后,你没必要这样了。

你既然喜欢聊聊漫画八卦,就这样吧。

我也不会强求什么了。

只是别再哭了。别再为我写这样的文字写到凌晨了。既然你觉得都是不值得的。

我尝试过为你改变多次,无论你信不信。
每一次我做什么都不对。
那么现在你告诉我我该做什么才是对的?到底我该做什么?

我没你想的那么多。
我的思考方式很简单。
既然带来伤害。那么就离得远点。

就这样吧。

亲爱的,亲爱的,幽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Re: re: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Re: re: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91-18fb116f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