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Free Magic 番外 冬日试胆大会

白本未收录内容大公开(这题目太有康熙来了的风格啦……囧rz)
这一段其实没能插进去,应该是在快结尾的地方。
没看过正篇的人请不要忘了白本六月初还有二次通贩哟!(……)

--------------- 这又是一个很老夫老妻的故事

报纸一页页翻过去,政治内幕,社会新闻,每日星运,最后是一个大大的数字。倒计时。
新年要到了啊。

下午两点半期末考试宣告结束,一帮人在教室里拍桌敲凳将练习册对准了日光灯抛。一旁的智体美劳同学推眼镜着急急地说[哎这个下学期还要用的...]结果被朗文字典砸中鼻梁光荣了过去。最悲惨的是居然没有人在乎躺在讲台旁边的伤患,快斗在说了一个不怎么高明的冷笑话后一边躲着知藤的追拍一边就绊倒在了蚊香眼镜同学身上,他停顿了两秒,拍拍身子起来扭头就吼[喂青子你这个笨蛋女人怎么又把扫帚乱放!]
真是,糟糕得要命。
白马坐在稍适安静的角落看着这场沸腾闹剧,嘴角带着个笑。
旁边悄无声息地摸过来的女孩子用手撑着下颚靠在桌旁看着他:“白马君,你是不是又要回英国了呀。”
白马微挑了挑眉,他的脸转向身边问话的来源,目光却依旧粘附在教室前方那个正跳到讲台上举手发表演讲的男生身上。
“不会啊。”
青子和硫都带着疑惑的神情互相看了看,又问:“可是白马君每次都是一个学期结束后就会回英国的啊。”
坐在角落的少年抬起头,笑容温和有礼,眼神却格外明亮。
“正是因为每次都这样。这次例外也没什么不好的吧。”

“好!奔芬待袄(真是太好)了!”
快斗一手捂着在下午教室混战里受伤的鼻子一手敲着桌面。白马走过来刚想坐下,被他一脚踢开椅子,只得无奈地站在一边:
“硫都同学说的很明确,这是班长和副班长必须同时参加的活动。”
“巴巴把本笨!”
“……很遗憾,我和你之间的交流似乎出现问题了,羽副班长。”
羽副班长将手移开:“那么她也笨!”快斗用长者教育后辈的沉痛神情指着教室前方正呼喝得起劲的损友们,“试胆大会?哪里有在冬天举行的试胆大会啊?”
白马将目光移到板的位置,知藤和佐佐木正在用颜色怪异的粉笔画更加怪异的图形。
“也算是,一种,创新,吧。”
“不要用那样无所谓的语气说话!”快斗一脚又将椅子勾回来,白马顺势坐下,身边的少年就着靠墙垮垮而坐的姿势严肃地看着他:“白马,我这是在为你着想,真的。”
真的?
“真的!”
快斗眯起眼睛。富士山上红日升,温柔的光芒万丈。背景是粉红色怜惜无比的泡泡。
“无论是你扮鬼,还是被鬼吓,那种场面,我都,不想,看到。”
“……”
硫都曾经告诉白马:正副班长除了主策划外无论参加何种项目都是永远的黄金搭档。反应敏捷且擅长联系上下文的白马班长便用他优秀的头脑对以上这句话做了相应的翻译:
[无论是我扮鬼,还是被鬼吓,那种场面,我都,不想,让你,看到。]
金发侦探的唇角勾起一个愉快的弧度。
“作为二十一世纪的青少年,勇于创新是很重要的。”白马站起身,这样告诉他翘首以盼的同班同学们。“这次的班级活动,我们将全力支持。”
由知藤佐佐木带头的版群体们听到这样澎湃的演说后噼里啪啦地鼓起了掌。唯一唱反调的快斗的眼睛睁得比嘴还大:“我们?哪里有我们!不!我不同意!”
“不同意?”
白马转过身来看着他。
“那么看电影也可以。”
面前的班长停顿了一下,慢慢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
“比如海底总动员什么的。”

“啊啊啊——都给我滚——————”

忘了告诉你这是同人的世界,在这样白分明的世界里你是没有权力说不的,羽君。

月风高。
楼梯口,江古田高中二(B)班的正副班长打着手电上下审视着漆一片且寂静的教学楼。
“弄了半天原来是专门来吓我们的,这太丢面子了啊白马,我抗议!”
“此项民主决议由人民大会通过,抗议无效。……从东边的教学楼底层开始一层层往上走,再往西绕下来是么,明白了。”
白马收起手里的地图,打开微型电筒,开始爬楼梯。
快斗在后面不情不愿地跟着:“民主?你?我真怀疑你连民主是什么都不知道,白马班长。”
“民主,我当然是民主的,”白马笑眯眯地说,“希特勒也是民主的。民主的独裁者。”
快斗终于在楼梯上绊了一下。
白马将手电指向地上,发现台阶上不知何时铺了长长的一层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再将目光上移,一个白衣女子正伸长了双手站在下一个楼梯口等着他们。
有几秒若有所思的沉默。
“妈妈说…”快斗没有移开目光,慢慢地开了口,“要打倒法西斯。”
“是吗,”身边的人用百无聊赖的语调回答,“妈妈还说什么了?”
“妈妈还说要打倒英老牌帝国主义。”
“……”
女鬼笑了。
白马说:“晚上好,中森小姐。”
快斗翻了个白眼:“嗨,青子,今晚的你真是和你昨日的内裤一样纯白。”
白马只来的及用[真不够绅士啊]的眼神打量了同伴一眼。女鬼发飙了。不知从何处变出一把拖把,提着就打下来,满楼梯的水,后面隐约可以听见怒吼[给我打扫干净!!]正副班长装作没听见,不要面子地拉着手拼命地跑。
过了两个拐口脚下又踩到黏糊糊的不明物体,快斗低头看了一眼:“白马,这是什么?”
白马用手电照了照地上两颗血淋淋的眼球。
“这是一个警告,羽君。”
他平静地扭转过脸。
“证明学校食堂的果冻是不能吃的。”

于是冬日的试胆大会由于气温的原因理所当然地变成了冷笑话大会,快斗越往后面走心里觉得越悲凉。[这都是什么,什么无能的吓人招数啊啊——]白马的面部表情从一开始饶有兴趣的微笑变成无聊里带着饶有兴趣的微笑。又走过一个拐角。墙壁上用红油漆涂着[欢迎你,罪人]的字样,快斗想明天内山又要暴跳如雷了。
“真是太糟糕了。”
白马用遗憾的语气这样地评论道。
“其实没必要这么麻烦。简单地把走廊挂满鱼,门栏上倒点葡萄干,或是直接把操场改建成溜冰场就可以了。”
简单地!?简单地?!!!?
快斗胸有郁血吐不得,连牙齿都差点磨碎:“不用!和你在一起就够我受的了!”
“哦……?”
兴味满满的单音节,身边的人停下脚步看着他。
“羽君,我和葡萄干,选哪个?”
“葡萄干!!”
“我和鱼呢?”
“鱼,”快斗强压下鸡皮疙瘩,“熟的鱼。”
“我和一日一夜不停地溜冰?”
“……溜冰!宁可溜冰!”
对面的人顿了一下。
“那么,我和工藤呢?”
“……”
快斗的脸有一瞬间出现了空白,然后,用一种十分不情不愿的鼻音含糊道:“那还是你吧。”
白马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身边的侦探没有再问下去,没有对他的回答作出评论,而是很简单地继续往前开始走。
于是他想白马其实是非常恶劣的。

“你有没有想过,晚上,在学校里,约会?”
身边的人突然又冒出这么一句。
快斗转过头去,白马突然关掉了手电,瞳膜上还粘附着之前的光斑,暗降临。
这是一个人鬼都看不到的死角。金发的少年凑过来吻他。
“好歹要做点能让自己心跳加快的事情吧。”
白马的声音里带着几分戏谑,温和安全的气息将他逼到墙角。上面红色的油漆滴下来,啪地一声落在地面上。他抬头,上面大大的几个字。[罪人]。还有[欢迎你]。
“你不会是一开始就预料到了这种状况吧?”
他咕哝着玩弄侦探的毛衣领口,没有等到对方的回答就挑衅地笑了。
“不过也对。”
清冷空气里柔软而完整的亲吻。

从一开始就能预料到的,毫无厘头的状况。

最后一个房间。
快斗推开门,高二(B)班的教室在视线里和以往没什么不同。窗户大开,冷风呼呼地刮,他走过去挑了自己那张课桌翘腿坐下。
“最后的招数是什么?[冻死你们]么?”
白马抬起头。脸上露出微妙的神情。
“……在你后面。”
快斗条件反射回头,看见长发飞舞的红子骑着扫帚在窗外朝他微笑。
“嗨,来和我约会吗,KID?”

“啊啊——啊啊啊啊啊——白马————————————”

很长很长,很长很长的静默。

那一夜云层很厚,几乎看不到月光。然而白马单单从对方语调里也能听出那不像是装出来的歇斯底里。他就站在少年的身边,哪里都没有去,微微侧了侧头,淡定,略带玩味的问句:
“喊我有什么事吗,羽君?”
“……”
羽君躺在地上装死。
白马回头正想和红子打招呼,发现魔女不见了,窗户紧闭,咔嗒一声连门也上了锁,教室里早就切断了电源,手电的光也正在变得微弱,为了省电只能先关掉,于是陷入彻头彻尾的暗。
侦探蹲下身,用摸尸体的手法从胸口开始往上拍,“哟,还活着吗?”
地上的尸体突然咬了他一口。
白马笑起来:“有趣,太有趣了。”
尸体说话了,有气无力地:“我要废了他们…知藤佐佐木…废了他们!!”
“我倒觉得知藤同学很有先见之明,月风高是为了给我们创造气氛。”
一阵唏索的声音,快斗扶着桌脚坐了起来。
“白…马…我要…杀…了…你……”
夺过手电抵住下颚,用气若游丝的语调说出台词,可惜电力不足的照明器具只剩下小小一圈黄色的光,反而平添温柔气氛。白马紧抿的嘴角抽搐了一下。
见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快斗百无聊赖地将手电丢回去,在裤袋里掏起手机看时间:“还有四分三十秒左右吧。”
“什么?”
“门锁啊,”快斗挥挥手,“知藤那家伙特意跑去米花町二百多少号的什么博士博士那里要来的特殊发明,自动五分钟锁什么的,本来是要愚人节的时候用在你身上的,诶,没想到这家伙这么早就贡献出来了…”
“既然你听起来很沮丧,我就不说什么现世报之类的话了,羽君。”
白马的语调不算不愉快,听到的人心里却觉得说不出的别扭,快斗沿着昏黄的光线看过去,目光的尽头是对方那张完美的侧脸。
感觉到他目光的侦探看了过来,他的呼吸窒了一下,那样柔软的眼神。因为对方看着的是羽快斗而不是KID才会有的眼神。清亮,和缓,纯粹。纯粹的愉悦和一点点的促狭,像是看着自己心仪的事物而透露着关注。
一直,都用,这样温柔致命的专注,在,看着他。
“在想什么呢,羽君。”
白马微笑着用了一个陈述句。
没有问号,不需要回答。
长久以来已经习惯了的对话和相处模式。

手电的电池很快便告了罄。五分钟的等待在无事可做的情况下变得过于漫长,快斗借着手机的蓝光开始讲鬼故事。[从来有个坏人叫白马。他喜欢站在校门口用棒棒糖勾引来往的小朋友…]白马伸出手去阻止他,表情严肃。[羽君,哈根达斯和棒棒糖的档次是差了很多的。还有,]对面褐色的瞳仁里嵌进冰蓝戏谑的色调,[你终于承认你是小朋友了么?]
于是快斗依旧是暴走。
打闹间他的头撞到课桌,从上面掉下来一件谜样物品,黄色的便条签写着[for Kaito],快斗好奇地捡起来看。
“这个是什么?”
“不知道。”
白马将那件东西翻过来看,又要去了手机对准上面的商品说明。几秒钟的沉默。侦探的嘴角扭成了一个有悖他良好家教的弧度。
“啊,真是说什么就来什么呢,羽小朋友。”
“呸,到底是什么!?”
白马调整了严肃的神情将袋装谜样物品翻个身。指着上面的大字。
“尿不湿。”

“…………………………我要抽死他们!!不要拦着我!!!”


FIN

请相信《Free Magic》正篇比这个好多了(真的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Free Magic 番外 冬日试胆大会 」へのコメント

No title

……相信我真的有一瞬间想把这个打印下来夹进白本= =
朗文字典互殴的历史真亲切【摸下巴】~~
PS:那啥,奔芬待袄……是拉丁文么?@_@

No title

抹泪,这是一个错过了第一次通贩的家伙……
啊啊六月快到吧要等正篇和这篇一起看Tw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Free Magic 番外 冬日试胆大会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47-c595d032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