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比如论文orz
写不来英文就写中文,这年头who不会用two语言吐槽啊

达赖老秃驴来英国了,会见保守党首相卡米伦了,还从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拿了一个荣誉学位,啧啧啧,可怜London Met的这些中国学生啊,都该哭死了吧,谁愿意和老秃驴做校友啊?说London Met是英国最烂大学不是没有理由的,年年排行倒着数,一开始我们对它是漠视,现在对它是鄙视。大学也不能太想着出名,上报是上报了,每年给你们带来财源的中国学生呼啦一下全不见了。于是劝留学的各位眼睛擦亮点呀,宁可去什么London South Bank University也别去Metropolitan啊,九月开课到了次年一月还有空位,还得在地铁上打广告倒贴钱让人家来读,怪不得颠颠地给达赖颁学位呢,拉不着别人了嘛。真不配隶属伦敦大学
明天在Royal Albert Hall前有抗议,反正论文写不出了,考虑着是否要逃课去吼两嗓子。今年留学生都从里红到外,经历了这么多,正好化悲痛为力量……不过这么想来倒也不一定安全。每次游行前学校组织人都这么鼓励我们:let's go get arrested。这就有点不靠谱了。-_,-

最近对萌萌事物的接受力的确休止了,只有牢骚!亚美蝶,我更年期。我挂牌营业。

我家若木最近似乎也更了,不,是穿了,而且穿得很彻底。写bo不是老舍了就是鲁迅了,余深感惶恐。若是回国见她满口八股,那可如何是好。好在老舍鲁迅郭沫若我还都看过一点,理解不成问题,就好比我用BBC英语写博客她看起来也不算费力。可若是哪一天她拔高思想高度,舍弃老舍奔向老子了,那可咋办,难不成让我莎翁。可怜天下高三生,不光生理上出现老的表征,说话写文也时光倒流,回到五四年代。惭愧惭愧。我这个学历史的看了也不禁背上冷汗滴滴,深感自己高度不够,也应该登峰造极,拿古英语,抑或拉丁文上场……

玩笑归玩笑矣,近日经友人提醒,才发现离高考还有二十来天,此来归国指日可待。友人一向不明白我为何一听见高考逼近就惊喜万分,大叹我不知天下学子苦心。实在冤枉。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装成这个调调。没准还装得不靠谱。由此可见人写论文的时候头脑的确不属正常范畴……

伦敦益发冷了,莫不是今年夏天就压缩在上个周末了?借yy同学一句说法,今日泰晤士河边风大得不仅能吹走林妹妹,还能吹走薛宝钗和刘姥姥。散步过去惊觉《金融时报》的大总部就在我宿舍边上,只是门可罗雀,有几个人也都是坐在那儿无聊。不愧是世上最生涩无聊的报纸。

长期以来一直发现自己一到晚上就喜欢哼唧,前两日去校医处咨询情绪失控问题,校医姐姐托腮问我:你是否觉得自己有抑郁倾向?我想了下,说我早上起来感觉很好,一到晚上感觉就糟糕,这和抑郁症正好相反,于是校医也拿我没辙。由于并没有自我伤害倾向,听个笑话还能笑,就不太把我当回事,说要找咨询师也得排队等几个礼拜。我坐在那儿耐心地填一份咨询表格,半途耐心出去叉晃,站起来走了。曾有一个抑郁不已的同学去试过NHS的咨询服务,一小时出来后嘤嘤哭泣,说感觉更加抑郁,此生从未如此抑郁过,难不成是排毒养颜阶段。想到这里更是觉得算了算了,自己调整吧,边走却还边纳闷,难道我真是没事找抽型?哎呀谁抽我

顺便讨伐一下有问必答网,娘向我推荐这网站说有空看看可得她真传,无奈我娘军医擅长生理方面,我哼唧擅长心理方面,说得好听是互补,说得难听是错拼。去这网站心理问答区转一圈,感觉那所谓的医生才是没事找抽型。有男孩问“我有可能喜欢上男人,是不是同性恋,怎么办啊?”,“资深”医生答:“这是正常生理冲动,可以自我调节,转移注意力,多运动,祝你早日康复。”建议向这帮医生(当然还有问这问题的可怜CJ男孩)进行科普和法普,并要求这医生自己调节示范一下。后来又看了其他几个问题,发现无论焦虑、抑郁、躁狂,该医生的回答一概是“可以自己调节,多运动”,好嘛,真是这样世界上就不会有精神病人了,敢情他们身上都少了个钮没调节好,要么就都是撞墙撞出来的。

写到这儿,厨房里传出一阵惊天大叫……不是是曼联进球了还是切尔西夺冠了,一群女人穿着睡衣扒着电视机学习她们的祖先灵长类动物捶胸顿足嗷嗷大叫。英国盛产足球流氓,剩下的不流氓也够吓人的。而且这群人有个癖好,喜欢半夜敲门。敲大门。还敲出鼓点,老开心的,一帮十九二十岁的女人叽叽咕咕高声尖笑,让人恨不得把枕头扔过去把她们闷死。这世界上为什么可以有半夜三四点不睡,第二天早上九点起来考试的人!?厨房也几乎无法忍受,一个月来的盘子堆成山,当然光是堆着我没意见,但这盘子芳香扑鼻我就很有意见了。连灌个水都得把小山挪开,还生怕倒了,弄得一手脏,这令我太有意见了。懒,我也懒,但我懒得有公共道,这帮人懒得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其中好几位不是读牙医就是外医,一想到NHS的未来在这些人手里,便让人不禁有移民去马达加斯加的冲动。

这三天响应国务院号召,杜绝一切娱乐,很自觉地和张国立大叔暂时作别。今天才听说其实个人娱乐并不限制,但也算是对灾区人民表了一份尊敬。看看国内时间三天已过,将终夏和这里统统改版。恢复一片晴空。那么让我们继续重新开始。

上面这些叨唠,各位看过就忘吧……我还是那个充满了少女情怀和粉红色泡泡的萝莉哟,闪亮!(好了打轻点)

另,置顶的倒计时是用来祝福的!不是来刺激你们的!相信你们每个人心里都已经有一个倒计时啦(够了)应该没漏掉谁吧?有弄错的话和我说,Jan和葵花我不记得你们到底是不是今年高考了orz。MINA都加油哟!!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へのコメント

No title

谁说话回到五四年代了喂……高三生的表现是各自不相同的,矛盾有特殊性要求我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解放思想实事求是……Ma,我只是个(前)政治课代表而已,茶。
另,我就是班里负责倒计时的……你把那个红色的时间去掉啊去掉=w=口胡!
最后,你要是能支持偶的本子就是对我最大的祝福了……(光速逃……)

No title

那个倒计时……orz我想到了当年抬头就可见的板右下角= =
不,不要和拿英语卷子当放松的哀怨【前】理科生讨论文学气息的问题呀T T……我的视线已经变成这样了@_@

No title

……不是是曼联进球了还是切尔西夺冠了

今早的消息是切尔西输了T^T
我是变相的足球爱好者哦其实(啊?
我爱切尔西的……
好了我抱怨一句而已 请健忘|||||

No title

谁老舍了谁鲁迅了?也不怕两老人家爬起来追杀我。我明明是林语堂了嘛(滚)。最近冷笑话体质全开中……
明天就校模拟啦,然后就回家复习,再然后就要上独木桥了。不过你要不挂倒计时我还真不清楚就剩那么几天了,我们班板上没有倒计时,没有!全班抵制倒计时!于是在家长会来临前,写了“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我们班长本想写“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被我们一干人等否决了,说“我们才没有那么惨”。结果一个个写“最想做什么”时十有八九写“睡觉”,笑。

今天火炬到宁波,我六点半出门,七点四十五到的学校。半小时愣没打到一辆的,泪。去学校路上五十米路途间看到四队打了国旗往天一广场方向去的学生,统一“ILove China"字样的T恤,好气势。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有些事情强求不得……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45-d75d05a1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