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未央.Neverland 22 [N15慎入]

N15
脱型
白H
慎入

顺序不要看倒了……21我也更新了哦,就在下面

.
.
.

未央.Neverland 22

[以身体还债么?]
[如果我说是呢。]

他抱着被子嘻嘻笑着扯住少年的领口,将脸无限拉近拉近,又出其不意地在对方看上去光洁口感(??)很好的脸上亲了一下。
“……快斗,你是不是醉了……”
“嗯?”
白马揪起眉毛,手指抹过他的嘴唇。“提拉米苏里面是有29%的酒精的。”
他翻个身大喇喇地趴在床上,将自己的身体藏在对方的阴影里。
“醉了么?啊……随便你怎么说吧……”想了想,“如果是醉了,那我想和你说一句话。”
白马揉揉他的头,“是,我也喜欢你。”
他重又笑开去,摇着手在对方面前晃呀晃。“才不是哩~啊,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喂,你不要打断我的话嘛——”
白马以[你果然醉了]的表情叹口气,自顾自地整理着已经起了皱褶的被褥。在这个时候男孩子用手臂撑起身体,眼神异常的清醒坚定,他说,
“白马。其实,如果,你真的想的话。也没关系啊。”

[我大概,的确,欠你太多]

金发少年的神情有一瞬间微妙的变化。他的话语掷地有声,似乎自己也被惊讶到。几秒钟后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去闭上眼睛,将呼吸封在被枕之间,迟疑着无法对上侦探那温度骤然上升的目光。
羽快斗,你到底在做什么……。
“……可是,羽君。”
他怀疑于对方话语中摇摇欲坠的冷静,不禁在枕巾间露了一只眼睛出来。白马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似笑非笑着,微凉的手指擦过他的额头,依然是那么淡然地,说,
“拜托你不要露出这么视死如归的表情,好么。”
忍下当场把身上的人踹下去的冲动,快斗着脸翻过身,干脆如死鱼一般在床上摊开。“你以为我怕你啊,切。”
金发侦探上上下下打量他的目光让他觉得很不自在,却又强迫着自己不能变换姿势。勉强地装一个扑克脸出来,将眉毛挑得高高,“也拜托你,大侦探,不要用那种看尸体的职业目光打量我。”
“……怎么会……”
衣领间的轮廓。锁骨的形状。衣扣在侦探的手下一颗颗不紧不慢地跳脱,指尖轻轻滑过的时候他意识到自己身体不正常的温度。在白马一反常态的沉默下连轻微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他闭上眼睛。
[果然,还是选择逃避了么。一直以来,自己所能做的,仅仅是逃避而已。]
天花板上的吊灯在眼皮上晃出一片血红的影来,不自觉间紧攥住床单的双手已经泌出了细细的汗。
[KID也好,羽快斗也好。都只能……]

“看着我。”
白马的声线柔软不失命令的意味,同时有手指抚上他的眉头。
“看着我,快斗。”
他没有对这个认真而亲昵的称呼进行反抗。
“……我不会做你不愿意的事情。”
快斗睁开眼睛。视线里的金发侦探用他从未见过的眼神望着他,失去了指证犯人时的尖锐凌厉开玩笑时的讽刺揶揄打闹时的温柔宠溺,一种忧郁到近乎透明,眨眼间便会错过的动摇,在褐眸深处盘旋。
他貌似认真地想了想。
“……”
白马低下头。“听不见。”
“……。”
“还是听不见……”
快斗怨恨地瞪着他,“你不要装不懂!会疼的知不知道!”
“……啊。”侦探似乎木了木,片刻后索性将整个人趴在他的身上。“貌似是的……呢……”
白马将脸埋在他的颈窝,肩膀微微快速地起伏着,尽管忍得很努力细碎的笑声在寂静的空间里依旧显得有些突兀。他仿佛也忘记了自己的处境,和平常一样毫不留情地敲了少年的脑袋,又换来肩胛骨处的微痛。

“啊!白马!你原来有SM倾向!”
“别动别动,我想留个印记……”
“你在干什么啊啊啊这种天气穿高领岂不是要热死呀呀——嗯……别,真的……”

他承认如此近距离的白马显得非常地精致。已经被他抓乱的金发散散地披在脖颈上,略显苍白的肌肤在橘色的灯光下完美得近乎灼眼。少年抬起头来的时候带着足以让他感到危险的微笑,却在他能够抗议之前便被堵住了唇。
才刚组建起来的理智又开始一点一点剥落,大脑里渐渐地被一种白光充满。他知道他们再次回避了一个沉重的话题,也知道彼此都不敢,不愿意,去面对这样的现实。哪怕是正在用所有温柔吻他的白马探,平时如此冷静淡漠的人,也不行。
他们仅仅只有十八岁而已。
没有必要,没有必要去想明天,或是更久以后的事情吧。他如此告诉自己,一面下意识地回应对方试探性的亲吻。少年们身上的独特味道在空气里打着来回,纠缠在一起,直到彼此都不能呼吸。
他亲昵地蹭着他的鼻尖,眼眸里流出温和柔亮的笑意,仿佛一切都了解地说,夜还很长。
是的,夜还很长。

Stars
Hide your fires
Let not light see my secret desires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尽管对方已经尽其所能地将他放松,他还是痛得大叫出声。视线模糊间白马紧张的表情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少年失了冷静近乎慌乱地吻着他的身体,“没事吧快斗,快斗快斗快斗……”
他勉强地放松了一点点,咬着牙摇头,说没事的。
“……我们……还是……”
侦探未能说出口的话语湮没在快斗的唇齿之间。他坚定的眼神里面有着令人心碎的执著,白马闭上眼睛。
“我说没事的啊,白马。真的还好啦。”
他努力地笑笑,下一刻被紧紧地箍牢。少年在他的耳边如同迷乱地低吟着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他没有力气反驳,只有翻着眼睛依然是犹豫着将双手环过对方的腰间。白马还在说着什么。“你总是这样。”
总是这样,这样倔强。宁愿自己遍体鳞伤。
“喂……拜托你……这种时候……”
快斗下意识地动了动下身,撕裂的疼痛让他再次皱起了眉头,却只是庆幸紧紧抱着他的少年没有看见。他狠狠地闭上眼睛又睁开。
“来吧。亲爱的。”

他不知道白马有没有听见那句近似叹息的告白。在艰难的结合过程中侦探始终没有抬起头来,只有温热的吻落在他的耳际颈窝。他死命地攥着白马的手,对方也用力地回应着。仿佛一种未言明的默契在手指的绞缠中被传达,他逼着自己放松放松然后去接纳对方小心翼翼的动作,所有仅存的冷静和理智都已经被冲得溃不成形。
在快斗忍耐的呻吟中白马说了一句,低沉却清醒地,“我不想伤到你。”
“……我知道……的。”
侦探突地加重了怀抱上的力道。快斗觉得自己就快要失去知觉了,直到他听见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那个人几乎想要把他揉进他的身体般压抑地低喃,“我爱你。”
有白湛的光芒在他的世界绽放开来。
白马的眼神很清醒很认真,太过清醒太过认真,让他不知为何颤抖起来。可能是因为对方眼里露出的绝望,他可以在那深沉的褐眸中央看见两份的冰凉,他的和他的,交叠在一起。他想到了最后他还是没能逃过这个话题,还是对方一直在陪自己演戏。
我爱你,我爱你。请你记住。
哪怕有一天我不能够继续追逐你的脚步,也请你自由地飞翔下去。
要记住我爱你。

他的脸上很快温热一片。白马重又将头埋在他的肩窝,还在呢喃着什么,于是肩胛骨边也有了潮湿的感觉。
白马……在哭吗。
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几乎也忘记了原本的疼痛,慌乱中只好紧紧地抱住对方,生涩地吻着他所能接触的每一片肌肤。他一遍遍地说我知道啊我知道啊,不要这样不要这样,白马。探。亲爱的。不是说好了要做普通的恋人的吗,不要这样不要这样啊。
很久以后。他因为恐惧而大睁的眼睛开始酸痛,而少年的胸膛总算稍微平稳了下来。他为重又看到对方温柔上扬的嘴角而松了口气,又揉了揉眼睛。
“切,你真是吓到我了。”
白马的手滑过他的腰际,近乎叹息般地说,“你不觉得很surprise吗,亲爱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都能……”
快斗打量着对方恢复平静的脸庞,觉得安全了便又翻了翻眼睛。“我早就已经学会不可低估你的能力了,白马。”
“我的,能力么?”
“嗯……毒舌……恶趣味……明明最害怕的是自己,却,总是……喂……说别……人……你有没有在听啊……”
白马轻巧地划弄着身下人的敏感之处,用谈论天气一样的语调说,“呐,现在这种时候,说我的坏话未必是明智之举吧……。”
“啊啊……真是混蛋……刚才不知道是谁——哈啊……”
“嗯?”
“我不说了,还不行,么,”他瞪着身上笑得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的少年,“你到底是动不动?”
白马挑起眉毛。“你这是在主动要求我么,快斗?”
怪盗终于忍无可忍地用仅存的几丝力气吼道,“才不是!你难道要我白疼一次么!”

轻笑间疼痛和越发清晰的快感真实地充斥着他的脑海。白马依旧小心控制着幅度的动作让他稍稍有些感动,不自主地加重了在少年发间的抓握。细碎呻吟泄露间彼此的呼吸味道心跳温度全部混合在一起。他尽可能地回应着对方的动作,青涩却坚定地,想要给对方也留下一个满意的回忆。
白马的吻在加深。他可以感觉到这个一向镇定的人的冷静意识在逐渐地褪去,少年秀气的眉头微微地揪起,眼眸中有一层雾气在攀升。
“还……疼么,快斗。”
他没有答话,搂住少年的脖颈将对方拉近,同时夹紧了环在对方腰际的双腿。白马低低地呻吟了一声,然后他想,这个夜晚是不会结束的了。

那种被填充的感觉。两个人合在一起的感觉。肢体交缠在一起,呼吸间不分你我的感觉。
羽快斗清楚地记得。几乎让彼此潸然的那一夜。他觉得那是他十八年来做过的,唯一一件永远不会后悔的事。
把第一次和白马探这个人互相交换。
哪怕是被撕裂的疼痛,哪怕会泣不成声。因为是和那个人一起做的事情,便觉得莫名地安心。

从清理到擦干身子被抱上床都是白马一手办到的事情。快斗除了咬着牙和对方斗两句嘴以外几乎什么都不能做,只好拖着酸软的身体昏沉的脑袋靠在对方圈出的怀抱里。
“……疼死了。”
他翻个身咕哝道,眼睛已经半眯了起来。白马伸出手去测了测他额头的温度,又扯灭了灯。暗中少年如同大人抚慰小孩一般抚摸着他的头发,轻声地说睡吧睡吧。
在失去知觉之前他记得对方说,谢谢你。

梦里是否有人用轻柔的声调诉说着已知的结局,是否有人紧紧握住那灿烂破碎的绚丽。

于是时光倒转。
在那年风信子摇摇欲坠的夏末,整个世界仿佛躲在一层青白柔软的壳中,
他们一起手拉手躺在草地上晒太阳,一起看一场意义暧昧不明的电影,一起游荡着踩过异国的土地,一起在烟火下拥抱交换彼此的温度,
然后,然后。

一切归为终止。



To Be Continued Indefinitely.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未央.Neverland 22 [N15慎入] 」へのコメント

虽然在晴空里已经回过了但还是在这里废话一下~~~话说亲这次的h写得挺好的~~我就是很喜欢这种没有太多描写但是有很美丽的夜晚?啊啊白马少也果然是这种时候都不忘记腹一下还真是少爷的风格~~~小同学你终于在漫长的白生涯中,有这么主动的一回阿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诱受?那么国庆快乐~~阿对了那个助战我好像进步去~亲应该怎么进去呢?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未央.Neverland 22 [N15慎入]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4-2affc5f6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