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K新快] 夏末的童话。

for dearest Athenaadante
——pour vous c'est toujours oui.


夏末的童话



I
客观来说,工藤新一和羽快斗的正式交集从一开始就糟糕之极。夏末的东京像是要下雷雨,乌云和狂风怎么看都不适合KID当晚的演出。羽在回家的路上后悔自己轻信天气预报,气象台的叔叔说今天明明晴转多云,而今他只能顶着书包快快走。贴在耳旁的手机里还不停地传来女孩子的抱怨,这已经是连续第三次他在该值日的时候落跑了,说实话这很不符合KID的绅士性格,但比起平日里的绅士羽的敬业精神更值得令人钦佩。五点三十分。还有四个半小时供他吃饭换衣准备踩点顺便看看明天随堂测试的内容。KID一向有条不紊。
十字路口。红灯转绿灯,人潮涌动。适合邂逅的场合。雨暂时不大,但行人依旧都撑起了伞。他在花花绿绿的障碍物间游佪,险些撞到别人手里的购物袋,急忙在东西掉地前接住,附送礼貌的抱歉微笑一个。今晚一定又有谁家的姑娘睡不好觉了。他张望了一下四周,有种怪异的感觉。咕咕笑着的女孩子们已经走了过去,然而粘附在他身上的视线依旧存在。
羽看看马路对面,绿灯在闪,就是这抬头的一瞬间,从旁边的伞下伸出来一只手,啪地一声抓住他的手臂。
蓝伞错开一线,露出少年清秀的脸。可以说是和羽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带着些许疑惑的神情,眼神有探究性,但依旧在礼貌的许可范围内,微顿,迟疑地开了口,[你……]
羽看了一下街头的大屏幕,对面的人长了和[名侦探vs怪盗KID!]的字样下那副照片一模一样的脸。
[你……]不在对峙的时候倒不显得那么咄咄逼人,只是对方在踌躇一阵后说出来的话让羽抽起了嘴角。大名鼎鼎的关东名侦探指着他在一条有些人每天都会重复走过两三次的马路中央说:
[你不是第一次在这里出现?]
[啊。]
羽仰头望着天空。密集的乌云吞噬了最后一点光线。
[好烂的搭讪。]

他之所以会记得那么多琐碎的细节完全是因为事后工藤企图解释这句[好烂的搭讪]。什么déjà vu,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情景重演,青梅竹马曾经见过你以为是我,对啊为什么这世界上会有长得这么像的人还不只一个两个,羽心不在焉地看着表说[诶你说会不会是出生时因为家况不好而被人带走分开养了?]工藤沉默片刻,不动声色地掏出金卡结账。
下一秒对面的人扑在桌子上拉住他的手说[是你!你一定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顺便将自己口袋里的硬币掏得叮当作响。
而工藤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回来。[真是遗憾,我们当中有一个的遗传因子一定发生了突变。]
然后工藤在对方怜悯的[这的确令人遗憾……作为关东名侦探的你难道有什么不可说的隐疾?]眼神中狠狠地踩了对面的人一脚。羽痛得缩回座位里,[我一定要告诉那些小报记者你有暴力倾向!]
工藤合起手看过来,进入状态的眼神安静而锐利。[你好像认识我?]
[诶。]
对面的少年哈哈地笑了,身体柔软地舒展开来。毫不在意的神情。
[你都用了这么蹩脚的搭讪了。我还不能用‘我们好像见过’这种更蹩脚的方式回应么。]

何止是认识。
羽对工藤的手法已经了解得一清二楚,那天他提出敲诈晚餐,对方带他寻的座位颇不符合常理地恰好在餐馆的吸烟区。也就是说多多少少会留下点味道。这是变相的试探,羽明白。没有人会对在马路中央邂逅的陌生人提出请客晚餐,就如没有人会在客人再三暗示晚上还有事的时候微笑着说[没关系来得及的],像是完全了解对方要去哪里做什么。
这顿饭吃得羽觉得自己差点被熏死。顺带着省了明天测验的复习,回到家后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换了衣服冲出门去。当然分手后直接去了预告地点的工藤到得比较快,顺便先占领了天台的上风口位置,害得羽摇晃着在屋顶不能下来,心里暗骂对方的老奸巨猾。然而工藤只是将手插在口袋里仰头看着他。那脸上的表情像是对待一个失散多年的老友。
[嗨,你。]
羽抬起头看见对面大楼上挂的条幅。[名侦探与KID同时复出!]明显看热闹的心态多于对正义的支持。中森警官的不爽指数吼叫分贝和血压同时直线上升。下面的人群热情高涨,呼唤声一波高过一波。探照灯刷地打过来,KID的轮廓湮没在如同白昼的光线里。
工藤眯起眼睛。
[好久不见了啊,你。]
随着淡淡的烟味吹过来的笑。
[该是说我们有默契么?同时复出。]
对面啧啧啧的声音。[我不知道你是怎样。]感到左肩被轻轻拍了一下,工藤条件反射回过头去,看到的却只是被丢弃的宝石。对方的声音已经远去,最后一句话散在风里。
[我可从没离开过。]


II
羽不知从什么地方搞到工藤的号码,这种不怕死直接撞上门来的精神让见多识广的名侦探也感到钦佩。然而对方接二连三的骚扰让他感到忍无可忍。
[工藤,在干嘛?][上课。][工藤,晚饭吃的啥?][还没吃在陪人逛街。][工藤,现在在哪?][家里。][工藤,那张帝丹高中的卷子第十二题怎么做?][我在看经典案例回放作业还没开始做……]
刚开始工藤可以装得很耐心很好脾气,换句话说是想看看对方到底在搞什么鬼。三番五次后他怀疑羽没准只是闲着无聊视骚扰他为一大爱好,于是终于忍不住[你就没有更好的事情可做?]
回复倒是来的很快,[更好的事情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
工藤抓着手机开始头顶冒烟。然而让他直接升级为干冰雕塑的是五分钟后中森警官打来的电话。[KID那个混蛋!刚才又混进来下了预告函!!]
原来是这样。工藤冷笑。羽只不过是想确定自己不在他的周围以防打扰到他工作而已。
同样的把戏玩过一次第二次就不会有效,后来羽问他[在干嘛?]时工藤就从没说过实话。
[我在帮人调查他情人的外遇情况。]
羽的回复充满了惊叹[大侦探终于也沦落到这种地步了!!]分明幸灾乐祸的语气。然而他不知道的是工藤此刻正站在江古田高中的门口冷笑着把手机放回口袋里。
[喂,请你?]
正往门外走的羽硬生生打了个冷战,转过头,果然一脸[又]看见失散多年的哥哥的神情,[你怎么在这里!]左边眼睛是问号右边眼睛是惊叹号。
工藤继续批发寒气四射的笑容,[来请你啊。]旁边好奇花痴张望中的女生顿时作鸟兽散。
羽退后一步,[请我干啥?]
[吃饭。喝咖啡。看电影。]工藤的眼睛弯成一条缝。[随便你。]
[呃……]
对面的少年伸手把原本已经很乱的头发抓得更加乱。在痛苦的再三思考后羽老实地问:
[哪个比较贵?]
[……]
当然是铁人三项比较贵。
工藤一眼就看出羽是个习惯把别人的金卡当自家钱包使的人,尤其当对方自言自语着[诶银座好像新开了一家高档法式西餐厅,还有高档的咖啡厅,哦对了还有高档的3D电影……]的时候。重音全部加在[高档]上面。顺带过来的眼神充满了企盼,还有几分[是你说要请我的我就不客气了]的无赖。
[啊,可以啊。]
工藤的嘴角向上卷起成为一个不含温度的小弧。一直没有移开过的目光却像是刚开了刃的剑。
[我刚好也有事想问你。]

后来羽快斗发现并不是谁的金卡都是那么好敲诈的。比如对面的侦探从一开始就用审视的目光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这让羽觉得食不下咽坐立不安,吃牢饭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他大口大口地往嘴里塞食物,为的是可以在对方接二连三尖利的提问下拖延时间。
[嗯?啊?哦。]
[除了这三个语音词你还会别的什么么,羽君。]
对面的叉子顿了一下。
[你叫我快斗好了。]
少年若无其事地继续切割牛排。
[一而再的请我吃饭真是好人啊,我看你这朋友不错,怎样,不用太生疏了吧,啊,你以后还会有很多机会可以请我吃饭的……呃……]
然而工藤的眼神一直没变过。
[你还真是自来熟啊。]微小的弧度,怎么看都意味深长。[羽。]
羽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向来和这种东西自来熟。]
少年指着工藤放在桌上的金卡。唇角蕴藏着无辜又恶劣的形状。

3D电影院里上映的是变形金刚,这原本看起来就像是羽会喜欢的题材。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工藤一头线地去排队买票。旁边羽买了爆米花和他东拉西扯。
[你看起来很痛苦。]
[我不喜欢看这种幼儿园题材的电影。]
[没有看过又怎么能妄下定论呢,还有,这叫怀旧。大侦探你真是毫不留情面。]
工藤想我怀了多少年的旧了。身体力行的怀旧。
[我知道你经常看什么。]羽将爆米花咬得咔咔作响。[假面超人。]
[……]
[看我干嘛?很简单的推理嘛。]羽将手在裤子上抹一抹,用怜悯的姿势拍了拍工藤的肩膀。[一般来说,早熟的青少年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怪癖。喜欢假面超人其实没什么,真没什么,人家迈克杰克逊多大年纪了还玩洋娃娃呢……喂你有没有在听我说啊……]
工作人员示意工藤可以上前了,面部神经比石头还僵硬的名侦探竖起衣领挡住周围好奇的眼光。在小范围内太出名也不是好事,尤其是身边跟着个宁可牺牲自己面子也想把你拖下水的无赖的时候。
羽突然抓住他的手臂。
[其实……]
工藤用[又怎么了]的眼光看回去,对面的少年正努力地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含金度几乎为负。
[其实,我开玩笑的。]
羽的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半圆指着对面的普通宽屏电影院。
[我们还是上那儿去看不那么幼儿园题材的电影吧。]


III
工藤看了一下广告牌。爱情文艺片。
[我拒绝。]几乎不假思索。
对面的眼光一下子又充满了怜悯,[你果然还是想看假面超人。]
[……我可不可以现在就代表月亮消灭你?]
羽惊恐地捂住嘴,退后两步,[很黄很暴力了啊工藤!](……)
工藤看了一下四周。好像已经出现了[妈妈这两个哥哥在干嘛?][嘘小孩子不要看快点走]的场面。再看一下表。七点二十分。KID的预告在九点整。十分钟后开场,整部片长九十分钟。
工藤的嘴角露出不易察觉的微笑。他看过去,羽正百无聊赖地啃着烤肠(什么时候买来的!?)。你以为名侦探是这么好敲诈的么。
[好吧,随你了。]
在羽看不出内容的目光里工藤买了两张票。居然还是粉红色的。
[走吧……你还想干嘛?]
羽的眼神极端无辜。[今天你不去现场抓KID啦?]
[抓啊,怎么不抓。]
工藤啪地拉住对方的手臂。拖犯人一样将他拖过检票口。
[我有预感我不用去现场也能抓到他。]

电影院里人不多,羽蹲在后排的椅子上咬着手指陷入沉思。一直没放开手的工藤回过头来看见他这副模样很是惊讶,[你在cos谁?L么?]羽翻着眼白看过去。[我感到你不够敬业,大侦探。]
工藤挑起眉。[为什么呢?]
[中森警官知道一直热衷于抓捕KID的你今天却因为和朋友看电影而迟到,会很不高兴的吧。]
工藤将目光移回大屏幕上。一片干净的蓝天下,女主角在说着冗长绕口的独白。
[或许。]羽感到手臂上传来的握力更加紧了。[但如果KID迟到,中森警官会更不高兴吧。]
[……你总是抓着我干什么啊。]
没有回答。
[喂……]
羽在心里暗自诅咒对方的恶劣。侦探迟到没什么大不了的,可KID哪怕迟到一分钟都会给他的声誉带来影响。电影院离预告上的地点有至少十分钟的距离,对方又不是容易沉浸在剧情里浑然不觉可以让他蒙混过关的小女生。
[厕所……]
[你给我好好坐着。]
羽露出委屈的神情。对方连头也不回,完全免疫。
[早知道……宁可和青子来这种地方……]
身边的人一直在嘀咕着什么,工藤起先还注意着对方的每一个小动作,然羽似乎认清了状况,逐渐趋于安静。
银幕上是一个老套的故事,主角A怀着对故人的思念碰见了主角B,两人带着怀旧的心情前行,也有过开心的时光,也有过以为可以替代过去的时候,然而到了最后的最后还是趋于平淡,或者说,分道扬镳。
电影就快演到尾声,正要出门去的A回过头用复杂的目光长久地看着B,这是一个足够令人屏起呼吸的时刻。仿佛下一秒决定生死。
之后镜头一晃,是个特写。主人公们在接吻。背景里是缠绵的音乐。
工藤想这还真是意料之中的狗血。然而身边有人发出了细小的赞叹。
[真好啊。]
他很是讶异地转过头去,恰好对上羽看过来的目光。随着银幕上的光线在闪着的眼睛。工藤感到有人反握住了他的手腕,很紧。手心里有细密的冷汗。
羽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我们也来试试吧?]
[……]
身边的人开始以缓慢的动作侧身靠过来,尽管在暗淡的光线里他也能够看到对方嘴角的笑纹。逐渐扩大。手腕上的抓力开始给他带来疼痛,当然现在他除了震惊根本感觉不到别的什么。
羽的脸停在离工藤的鼻尖大概两厘米的地方。然后突然嗤笑了出来。
[你还真是不设防啊……大侦探。]
此时工藤才感到手腕上对方的指尖有所动作。然而已经晚了。麻醉针的效用不容置疑,一秒后他就失去了知觉。

此时离电影演完散场,恰好还有十分钟。


IV
那天他好不容易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家中的大床上,床边还压着一杯水几粒药丸和一张纸条:
[起来后先想想昨晚发生了什么,然后你一定会感到头痛。所以我给你准备了阿司匹林。]
还有一行PS [由于时间关系我是先把你藏在男卫生间里等结束了才把你带回家的。所以你还是先洗个澡吧。]
每次想到这里工藤都想把自己积攒多年的密室杀人手法用到对方身上。然而对方浑然不觉,再看到他像衣人一样肃穆地站在校门口,哪怕知道对方意图绑架也笑得如同春天开花。
[这是我哥哥!我哥哥!]故意拖长的鼻音让工藤生不如死,对方还朝着四周挥手致意,[家里也超有钱的。]
[你再多说一句我就割了你的舌头喂鱼。]
对面的眼睛扑闪扑闪,声音大得连帝丹高中的学生们都听得见。
[尼桑,今天我们去哪里高消费?]

工藤决定将羽就地正法。
[走!跟我走!]
[去哪里?小卖部?](……)
[海洋馆!]工藤磨着牙,[我要把你喂鲨鱼!!]
羽抱住路边的柱子,[我不去!你休想拐骗纯洁少年!]
工藤仰头看着他。[不去是吧?不去好。]
羽看着对方大步走开,正犹豫着要不要追上去,一眨眼见对方又折了回来。手里拎着两条活蹦乱跳尚在滴水的鲫鱼:
[你不去海洋馆,海洋馆就到你这儿来!]
[拿泥!?呜哇啊啊啊——救命啊——]

当天晚报头条:[怪哉!?东京名侦探手提活鱼怒追清纯少年!]工藤得知后两眼一昏死过去。羽则拼命捶桌[你才清纯!你们全家都清纯!]随即被悠悠醒转的工藤再次正法。
[我是不该碰上你这个混蛋!]
[谁让你自己是名人!出了名就要付出代价!]
[我是名人?]工藤指着自己,[你还名扬世界呢!]
[谁说的?]羽梗着脖子,[我只是一个清纯的17岁少年而已。]
[……]

我们都说这个世界上该有正义。这样一个简单的词语会成为一些人长久以来的信条。然而它到底是什么没有人能完全说得清楚,为爱犯罪这种事情也并非一天两天的存在。相反来说,为了一些琐碎的,乃至微不足道的事情而有犯罪冲动也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在一连串的心理铺垫后工藤终于为自己心里的冲动找到了一个仿佛可以被接受的理由。然后等羽再抬起头来,对方脸上的神情就不能是简单的一个寒冷所能够形容的了。
[我总会将你送进坟墓。]
监狱也好。哪怕是活埋。再这样下去工藤保不准就自己动手天下太平了。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对面的羽并没有对这句话做出多大的反应,跳起来抗议,清冷的讥讽,什么都没有。
羽只是看了他一眼。像风一样难以捕捉的眼神。



V
羽拒绝带领工藤参观他的住处,这一点让工藤很是气恼。
[只许你三天两头爬窗来我家,不许我大大方方正门进你家?]
被逼到墙角的少年将头从左摇到右,[我来你家的目的纯洁,你来我家的目的不纯洁。]
工藤嗤笑,[我会有什么目的?]
[比如看看有没有能用来指证我的东西啊,敲敲墙找找密室啊,或是拿根头发去化验啊,之类的。]
[……谁会拿一根头发做证据啊?]
羽抿着嘴看他,并不答话,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工藤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跳,转身坐回沙发上,又一脸无奈地问他:
[你都是哪里来的这种奇怪想法?]
[娘胎里带来的。]对方一本正经地回答。[所以你也有。]

工藤在书架的最上层抽出了那本禁书。有希子知道了一定会不知是惊是喜地说[哎呀小新你终于……了?]他抽搐了一下嘴角,目光下落,看见书面上几个肃穆的大字。
[满清十大酷刑]
[工藤!]
蹬蹬蹬的脚步一路追进书房,羽仰头看着他。拿书的时候扬起了很多灰,站在地上的少年眯起了眼睛。剩余些阳光的缝隙镶嵌进如水的眼眸。
[干什么?]
工藤反身往下爬。
[假面超人就快开始了,你不看?]
[……]
工藤停住脚步,没有回头,伸出手。五指一松,书本自由落体,目标,鸟巢。
[啊!疼!]
命中。

然而这一敲似乎又把羽给敲饿了,对方抱着头锁在沙发上要求精神赔偿。工藤抄起电话就要叫海鲜大餐,[对,最好是生鱼。]羽忍无可忍地跳过去紧把电话插头拔了,又把侦探家冰箱下两格的水产全部拿去丢掉。这下换为工藤忍无可忍。
[你够了!这到底是你家我家啊!?]
[都一样,都一样,]羽的神情亲切又感人,[尼桑。]
工藤尼桑亮出他家多年不用已经生锈的菜刀开始磨。刺耳的声音让羽一个寒颤接一个。
[工藤,冷静……冲动是魔鬼……]
放下菜刀立地成佛的侦探朝他温柔地笑了笑。[我今天为你亲自下厨好不好?]
[……不好……]
工藤回过头继续磨刀。
[好、好好,太好了,我好期待,你……你加油……]
羽哧溜一下回了客厅,随后假面超人的片头曲开始响起来。工藤冷笑着打开调味品的橱柜,先是红醋,再是辣椒,随后往里倒进大半罐味精,顺便还有白糖酱油香油若干。
客厅里传来的问话,[我们今天吃什么啊?]
工藤笑眯眯一刀切在砧板上。[红烧肉。]

不用说这一餐也吃得羽生不如死。工藤温柔地托着腮看他[我不饿,你吃吧,都吃掉。]羽看着碗里散发着奇怪味道和色泽的肉块咽了口口水。这一招太狠了,死因是食物中毒的话对方怎么也不可能被判罪吧。
[我……]
微垂的眼渐渐潮湿了。
[我有点恶心……]
[你说什么?]工藤笑眯眯地夹起一块肉递过去。对面的人猛地推开椅子站起身,随后痛苦地弯下腰干呕。工藤一脸惊讶,[还没开始吃你就吐啊?]
羽抹着嘴抬起头来,一脸痛并羞涩着的神情。工藤觉得他也快吐了。结果对方细声细气地说:
[工藤君……我好像是有了……]

轰————————!

这是名侦探工藤新一17年历史里最大的一次灾难。

红烧肉没得吃了,羽自告奋勇拿了工藤的卡去买外卖。出门的时候他顺手将碗里的肉倒给了路边的野狗,等他回来发现那条狗正瘫在一边口吐白沫。这让羽在有负罪感的同时谢天谢地谢自己命大,比起这种下场还真不如牺牲点面子。
[又吃披萨。]工藤看着这摊垃圾食物皱起眉。[你就不能买点有营养的。]
[没营养?那又是谁家里存了整整一柜子的泡面啊?]
工藤抿起嘴不说话,伸手去拿垃圾食品,被对方打回来,[你不要和我抢肉!]
[……狗才和你抢肉!]
[说你自己呢吧。]羽愉快地咽下披萨又反身翻找起可乐。[都说你傻了,还不信。]
[!羽!快!斗!]

吃完披萨工藤决定卷土重来。当然这个词用的不太准确,确切地说应该是他决定再次为世界伸张正义。这次关东的名侦探学乖了,知道一切正面打击都无法伤害到对方任何。所以他决定也牺牲一下面子,曲线救国。
[羽。]
[啊,干啥?]
[饭后来点娱乐吧。]
对方的眼神马上警起来,[什么娱乐?]
工藤清清嗓子,眼睛笑弯成一条缝。
[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

…………………………

这样的来回拉锯战让工藤得出一个心得。那就是对待羽要不惜一切面子和手段。虽说第二天工藤接到了包括灰原和博士在内的不少邻居的抗议和投诉,但他觉得圆满了。因为从此之后怪盗KID所害怕的事物上升到了四件:鱼,葡萄干,溜冰,还有工藤的歌喉。

[求求你!饶了我吧!]
[飞到~天边~去~]
[啊啊啊……让我也归去吧……让我归去吧……]
[美丽的~春天~里~]
[你要怎么样!你到底要我怎么样!哭着扑在地上向你求饶是不是!你看我哭了!你看我扑地了!饶了我吧!!]
[……]
工藤低下头看了他一眼。[真的很糟糕?]
羽拼命点头,又在对方寒洌的目光下死命摇头。
[在那~遥远的~地方~方~方~方~(高八度)]
[啊———————————妈妈—————————————]

第二天早报头条,[奇也!米花町221号B鬼屋再现灵异现象!]其中内容大肆渲染[在鬼催之余有嘤嘤哭泣摔锅砸碗之声]云云,工藤决定今生再不看小报社会版新闻。羽边哭边往耳朵里塞棉花,[别看我的眼睛在流泪,其实我的心在流血。]他捧着自己的左胸一脸沧桑。[我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严重的创伤,从此看世界都不一样……]
[你再说一句试试。]
后来羽听见工藤清嗓子就条件反射地面色苍白满手冷汗。像是一味毒药。让他在最不可想象的状态下永远忘不掉。


VI
[关于羽快斗这个人,你能告诉我什么?]

气象预报,热带低压正在日本海附近的海面形成。估计在今天夜里即将登陆,希望市民做好防范准备。

[几个小时后前我和他在咖啡厅外分手。为了避免上次拖延时间而被他偷袭的情况发现,这次我给于他充分时间去准备他的表演。]

预计中心气压930百帕,近中心最大风力50米每秒,局部地区将有暴雨到大暴雨。

[经过多日的观察,我发现他是一个无时无刻不在防范着的少年。]

降雨量可达100毫米,请市民做好防涝准备,地处低洼地段的市民请及早撤离。

[他的那些变化,如同月光下的魔术师一般,华丽,张扬,多变,无法捕捉。]

地面温度27摄氏度,对比湿度86%。有云,风向,西南。

[我决定用另一种方式来接近你。]


工藤站在美术馆的门口,两边的警卫因为关东名侦探的在场而明显精神兴奋。进出的每一个人都要报出暗号和对其身份特定的代号,然而门口此起彼伏的是[我是上班偷懒二号!][这里是办公时间不得打电话五号!][不得公开抵抗中森警官二十三号报道!]。工藤抽着嘴角问[这都是谁取的?]身旁的人回答[是中森警官的女儿的同班同学]。
工藤眨了一下眼睛。随后了脸。
[对了,如果工藤君要出去的话,再回来的时候请同样报上代号……]
[是什么?]
[假面超人零零八]
[……]

展览厅的四周都开了高瓦数的日光灯,中森警官得意地吼着[让KID那小子无处遁形!]并派了整整一支分队的警力去把守电源总闸。整个场面像是浸了白光的海。反而让人昏昏欲睡。当晚KID预告的时间特别晚,于是又造就东京不眠夜的神话。中森警官习惯于迁怒他人,此刻正冲着美术馆馆长牢骚[下次把玻璃都换成隔音效果好点的!这帮KID支持者吵死了!]圆滚滚的馆长哭丧着脸搓手点头哈腰,[还是不要有下次了……我们这儿就算是国立的也经不起偷啊……]
[卫生间!!卫生间里有炸弹!!!]

在一窝人都炸开的当口工藤看了一下时间。
十二点。
the witching hour.

不过用这种手段还真是降低了你在女性粉丝中的声誉啊,KID。
工藤看着被紧急调来的爆破组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个标着[炸弹!小心!]的旅行袋,果不其然,只是一只闹钟而已。
中森警官当场就变成蒸汽式火车头(……)冲了出去,[混蛋!那家伙想调虎离山!]一群人又呼啦啦跟着他撤退。工藤蹲在原地用两只手指拎起那只闹钟,摇了一下飘下来一张纸。招牌的简笔漫和嘲笑一样的字迹[笨蛋!]
他摇摇头站起身。
门口的年轻警官咬着手指怯生生地看着他,脸上有痛苦的神色,工藤连忙让到一边[抱歉,你想用卫生间?]
小警官点了点头,走到洗手台边开始趴着干呕。
工藤皱了一下眉。[你没事吧?]
[我……]
对方伸手在洗手台下摸索了一阵,突然如定格了一般,慢慢慢慢回过头,露出诡异而恶劣的笑容
[我想我有了……]
在工藤眼前摊开的手掌上放着今晚注定失窃的宝石。

[报、报告长官!假面超人零零八说他看到了KID!]
[谁————!?]

工藤气喘吁吁地追到目的地,仰起头,大喊[KID!]
阳台上的一抹白影颇带惊讶地回过身,[啊,大侦探。]好整以暇地停下正在解领带的手。[这么不舍得我?一个人追到这里。]
[这次你该没有借口了吧。]工藤翻开手表式麻醉枪,并示意了下身边的门牌。[KID恰好在羽宅降落这件事。]
[诶,这么多年了,你还是只会用那个手表指着我啊。]
怪盗打了个哈欠。楼下的人迅速像冰一样冻结了起来。
[羽,你给我下来。]
[叫谁?]怪盗歪了歪头,[下去干嘛?我只是在这儿歇一下脚而已。我得回去啦。]
[你还能回哪儿?]
阳台上的人纵身跃上栏杆,居高临下地朝他挥了挥手。看不清眼神的笑像是深深的嘲讽。
[米花町221号B啊。我的大侦探。]

夜色浓得像是化不开的墨,空气静止。潮湿而闷热。
工藤烦躁地扯了扯领口,眼神凌厉得能撕开面前人手里拿倒了的报纸。
[你给我放下。]
羽颤巍巍举起报纸遮脸,[尼桑,我做错什么啦……]
[站起来!]
工藤一把将对方推到墙边,又把少年的双手反剪在身后。[不许动。]
[你干什么——!]
工藤抿着嘴,掌心泛着潮热的汗。他犹豫着挑开少年身上单薄的衬衫。背脊中央的线条顺滑而美好。他将整只手从大片肌肤上涂抹而过,像是描画抽象的图案。羽先是挣扎,而后安静下来。
[大侦探。]
羽反手抓住工藤停留在他背脊上的手臂。眼神像是被剥开一样清晰而直接。
[你到底想怎样?]
工藤缓缓抽出手。眼神同样不留任何情面。
[今晚参加行动的所有警员都穿着特制的警服。]关东的名侦探这样淡淡地说着。[在衣衫内侧有薄薄的颜料层。]他摊开五指放在羽面前。[只要稍作挤压就会溢出来。]
羽的神情微闪了一下。工藤将他拖到穿衣镜前,[你自己看看吧。]
镜面里少年的后背上有清晰的颜料条痕。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滑翔翼支架压下的痕迹。]
工藤从镜子里看着他。神情是始终没有变过的肃穆,眼神是恒久的低温。然而亮。像是冬日极地的极光。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KID。]

TBC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K新快] 夏末的童话。 」へのコメント

No title

...终夏没抢到沙发..在这抢一个好了...><

No title

哦哦,这里的沙发也没了.
那我扑板凳><

No title

我慢慢看=w=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K新快] 夏末的童话。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39-86dfb247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