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未央.Neverland 21 [10.1贺]

继续严重脱型,慎入。
我的文字真得那么暗么……泪
以前的温馨糖水到哪里去了……


21.

有一些习惯并非如此可以改变。羽快斗听着自己的声音不停地和对方吐嘈,看着自己的五官在对方颜色纯粹的瞳眸中摆出一幅不屑不耐鄙视之类的负面表情,一只手玩弄着对方的怀表。白马的眼神始终温和且语调柔软,一双手在流连的灯光下做出优雅的动作,骨节线条分明柔和,一如嘴角未曾褪去的微笑。
然后在这样的情况下彼此都心知肚明地了解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少年看看时间,招手唤来服务生,小巧的账单被递上。
“等等……”快斗在片刻的沉默之后抬起眼来,说,“再给我来一份甜点吧。”
侍者应了一声,重又递过甜品单。男孩子学着同伴的样子将双手交叠着支撑着下颚,歪了头重新仔细打量那些花花绿绿的字体,然后用他原本并不会的一国语言吐字清晰地念出一个词:
[Tiramisu]

金发少年微愣了一下,抬起眉毛,不置可否地笑笑。
分明是一连串微不足道的动作。却没有一丝一毫逃过他的眼睛。

银色怀表被摆在台面上。有谁家的小孩趴在窗外往里望,金色的长发洒在红色披风上,眼神沉默而柔软。下一刻夜色席卷整个世界,灯光逐渐填满城市的缝隙,街道上的过客忽而不见。
甜品的低温从舌尖一直弥漫到心口去。
“……白马。”
男孩子含着小巧的勺子,眼睛里已经有了薄薄的一层雾气,好似小孩子在吃饱喝足后慵懒地用暗示接下来如果有华丽的床和被子是再好不过的事情。当然这有可能只是白马的单方面推理失误。他依旧是有礼貌地歪歪头,并[嗯?]了一声。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秀气的眉头揪起来,快斗在座位里无意识地扭动了下身子,将脸前倾。
“你,今天,花了这么多的钱,”
视线移到信用卡上,“唔唔。”
“按照你的性格不太可能就如此罢休。”
“嗯?”
男孩子的面部表情稍作僵硬,两人间的距离却已经近的可以让他分辨他眼里细碎的纹路浓密的光色。漂亮的词字漂亮的嘴唇漂亮的眼神。他说,
“如果你胆敢说出什么让我用身体还债这种话……”
“……”
白马抬起头来。缝隙再次无限期缩近。
“……”
一张毫不退缩的脸。他从那薄弱的一层蓝色中看出了某种一直在支撑着对方的坚定,某种在夜里会时不时上演的不羁。
羽快斗也好KID也好,同一种存在在等待同一个答案。
他开口,音调平稳淡定。
“如果我说这的确是我的意思呢。”
——如果这一直以来的确是我在扮演那个坏人呢。
快斗狠狠地合上眼睛,仿佛少年背后徒地射出了他无法直视的光芒。白马没有动弹,深褐色的瞳眸里铺着隐忍的元素,他扭转头不想去看,坐回座位,轻呵了一声。
“如果真是这样,”他抓抓头发,“那么我也毫无办法。”

这个时候可以考虑让画面作暂时的静止。背景是落地窗外很多很多的少男少女和小孩子们扯着同伴大人的衣角开心地咧着嘴角往同一个目的地奔跑。嘴唇开开合合脚步纷纷杂杂却没有声音。红披风和柔软的金发。眼神温柔的护卫和兴奋的陛下。抱着小兔子的男孩坐在身材高大的少年身上。
灯光温软流转。
他们的目光始终一线相交。
[如果你真的想这样]
[那么我也毫无办法]
白马下意识地皱起眉,因为男孩子言语里有太多的他不能理解,作为侦探第六感却告诉他那貌似惊人的承诺里有更深一层的意思。他想果然羽快斗到了夜晚便会多多少少换上与KID相匹配的特点么,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男孩子却已经站起身来。
“如果你真的要选择这么做,那么我也毫无办法。”
如果我猜测没有错的话。
“因为你是,令人不爽的过于自恋的做什么事情都能占上风的,——”
如果你没有理解错的话。
“——白马探啊。”
他淡淡的声音落在他的胸口重如千斤,他看着渐沉的夜幕吞没他轻快的身影。店门外干冷尖锐的空气划开他的肺,每一次呼吸都像在撕裂心底深处最最隐秘的伤口。
“快斗……”
身边的人笑容微凉安定而若无其事,他故作轻松地扯着他的衣袖,又将身子靠过来。
“Ne ne 白马,二十四小时很快就要过去了哦……”
句尾湮没在暗淡的风里,他没有听出他语句末的感情。

Because
It’s only a fairytale

夜晚理所当然的是怪盗的世界。他拉着他的手在街道人流中急速穿梭而过,偶尔给与对方的是沉寂而看不出表情的侧脸。
他跑在前面。好似一个颠倒了的顺序。可是谁都没有说什么。
然后移动的视线里穿插着模糊的画面,有谁攀着谁的肩膀走过有谁将谁拦腰拥抱,有谁摇着绿色的章鱼烧嘴里哼着寂寞的小调。
白马自始至终没有问他要带他们去哪里。

于是结局被飞速地拉近,近,近。

在烟火散开的中心他终于站定。嘉年华中间糖果的香气少女的甜笑气球的盈盈绕绕围拢在他们身边。快斗转过头来,在霓虹灯打下的舞台灯光般的亮圈中,冲着他露出了熟悉又陌生的笑容。

[如果你真的想要那样,那么至少让我在今天任性到底]

白马想他会永远永远记得那一刻。
在很多陌生人沉默惊讶的眼光中,在头顶绽放的烟花下,笑得调皮却义无反顾的男孩子用冰凉的手环住他的脖颈,攀上前来吻住他的唇。

……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男孩子摩挲着他耳边的碎发,吐气轻凉带有甜食的香味。因为。
因为我已经习惯了。
被你追着,那种不会被放开的感觉。

长长睫毛下的流光溢彩清脆地碎裂开来。音乐般地响。

所以。哪怕是一次也好。
终究有那么一次,我会转过身,来抓住你的手。

[只是请你在这个时候]
[不要拒绝]
[不要放开]
[不要说再见]

那些未能说出口的话最终在少年力道稍过的拥抱里消磨殆尽。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未央.Neverland 21 [10.1贺]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未央.Neverland 21 [10.1贺]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3-90a20b72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