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去年八月的时候红零殿曾经回过我的一个帖子,那时她说的话我到现在印象还很深。
【相对于现实,一切确实都只是附属品,仍然存在的人理应继续走得更远。】

明天去上海,晚上面交照常。
后天飞机回伦敦。
周四考试。

仍然存在的人理应继续走得更远。

然而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当家里的大人,那些看起来总是很有办法,说着“没有关系”的人物,露出伤心欲绝的神情和痛哭的时候,我反而不能哭了,外婆原本就有心脏病,娘已经累垮了,没有必要再去添乱。
一整天胸口都很疼。像是堵了一口瘀血一样。
最最亲爱的外公,养了我十八年的外公。
从小教我识字,读拼音,拿着卡片一个一个字教,有一张卡片上是一只小绵羊让一只老山羊先过桥,卡片的名字叫“礼貌”,我总是记不住,外公就一遍一遍教我,教了整整一个月,那张卡片的样子我到现在还记得。
长大了总是陪我去超市买东西,陪我去看电影,其实到了一个年龄后就是我陪他去买东西和看电影了,但在外面对别人说起来总是骄傲地“我陪外孙女出来玩”,老干部每年有免费电影票,每次都在电话里和我说给我留着。
电话里不止一次说着“还有几天好回来啦?”等又要回伦敦了会叹口气“每次都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来了,一下子又要回去了”。
娘为此内疚得要死。我也伤心得要命。老人的两个孙子都在外地,惟一一个外孙女在身边,原想可以养到大,说过要用脚给我的孩子摇摇篮,在外人面前总是说是“最最心肝的外孙女宝贝”,可是等我懂得要用更多的时间去陪他,去顺他的时候,我已经在地球的另一边了。
小时候我就循环不好,手脚冷,喜欢把脚放在外公肚子上焐,外公好几次为此拉肚子。每次外公抱着亲我,总嫌他胡子刮不干净刺人,挣扎着要跑,说亲外婆比较柔滑一点,外公为此佯装和外婆吃醋,我问他:是喜欢我呀还是喜欢外婆?外公要想半天,这个啊——外婆是心,外孙女是肝。那是心重要啊还是肝重要啊?心肝都重要!嘿嘿嘿。
80岁做寿的时候,要给客人们发礼金,外公悄悄将我拉到一边,说“我们来搞暗箱操作”,我拿到的礼金是给两个孙子的钱的两倍还多。尽管人民币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但外公骄傲地说“你是特别的呀”的时候,我还是特别特别高兴的。
我是那样的得宠。可是为什么懂得回报那样晚。
圣诞节回国的时候我算是觉悟了,基本住在外公外婆家陪着老人。可是怎么陪都是陪不够的,当时我落了一支钢笔在外婆家,打电话告诉他们帮我放好的时候,外公就提议说要给我送来。这个提议当时就被所有人否决了,那时外公身体就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可是放下电话后娘叹了口气,说,其实你外公是多么地想再见见你。
我怎么能不难过呢。
爹和我说我已经尽孝了,无论是圣诞节回来给外公过寿,还是这一次。这次回国,整整一个月里,我白天在外婆家陪外婆,晚上去医院看外公,回来陪妈妈,周末陪从上海回来的爹。放弃了所有去吃去玩的机会,可这还是不够的吧,已经太晚了。
在伦敦看到藏毒一帮人闹事的时候就想过这次回来要再好好问问外公当年的场景,可是也来不及了。外公是离休老干部,参加过解放大上海,抗美援朝,中印边战,解放西藏……他该是多么富有传奇的一个人,他该经历过多少,知道多少,我都没有来得及问,我都没有来得及去了解。若不是圣诞节时聊天提起,我根本不知道看起来如此温和有儒家气质的外公是当年的神枪手。他会骑马,会舞剑,会很多很多的东西,小时候教过我气功和太极拳,我都忘了,还有他写的那手字,那些副画,他会说三种方言,倒是宁波话一直学得很蹩脚,牛奶一直叫“藕奈”,我还不止一次笑过他的奇怪口音,他是江苏盐城人,18岁参军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
亲爱的外公。我到底错过了你的多少。
这几年来我一直企图在弥补。可是你的身体已经承受不起。光是圣诞节短短的假期就被120送进医院三次,害得我们不敢让你去看电影,不敢让你陪我再去买东西。我和你躺在床上东拉西扯,我真后悔为什么没有好好问你关于你的过去。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可能是“两个月后我再来看你外公!”你笑着点头说好,然后背着手看着公交车开动。我拼命地向你挥手。每当这个时候我的心里都有深深的恐惧,不知道下次到底会不会物是人非。结果就两个月的光景。春节你住进医院,在加强监护病房呆了整整一百天。从我回来那时候起你就戴着氧气罩,我们都不让你说话了。情况稍好的那天我陪着外婆来看你,你对我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们回去吧”。那还是我判断着你的口型猜的。外公。后来你气管里插了管,不能说话了,每次我来看你你却还是冲着我笑。皱纹笑得一条一条的。娘带着哭腔说“看见外孙女高兴吧”,你点点头。我也冲着你笑,笑到面部肌肉都抽搐着痛。再到后来。前天我去看你,由于镇静剂剂量少了,你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看着我。就这么看着我。我都不知道你是否有知觉,我从床头走到床脚,结果你的眼睛也跟着动。我娘说“你看见没有,外公一直在看你。”我当然看见了。那时你的黄疸指数已经高达300了,整只眼睛都是黄色的,还有水肿。你也没力气笑了。你就这样看着我。我当时想到一个词,但是我没敢继续往下想。“贪婪”。我又想起娘说过的,“其实你外公是多么地想再看看你”。我坐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整个人都呆得和木头一样。为什么所有的觉悟都来得那样晚。

昨天下午三点的时候我因为某件事想起和娘打电话。第一次打是忙音。再打过去的时候,娘很明显地六神无主,几乎是哭着对我说“千万不要和外婆讲!”娘不肯说是什么事,我放下电话,找了个借口就去了医院。在公交车上我把眼泪一直控制在眼眶里,到了医院也没有哭。我每次去看外公都带着笑脸,用我一直称呼他的调皮语气叫他“老外公”,或是装小时候,由于发音不准,而把外公叫成“外哄”。娘拉着外公的手,一遍一遍地哭着喊爸爸。医务人员都不忍心听了,年迈的舅公也红了眼眶。娘说“你过来拉着外公的手”。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事到如今谁也无法装出一切都还会好起来。后来我被了出去,所有人都说着“好了见了一面够了”。可是我觉得不够啊,舅公说“你外公现在又不知道了”。他们让我去了医院对面我表哥工作的地方,我站在门口手足无措地哭了一会儿,才敢进去。表哥伸过头来看了看我的眼睛,然后什么都没说地拍了拍我的肩。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娘便给所有人打电话。爹和小舅连夜从外地回来,爹从上海,小舅从四川。可是都来不及了,印象里一直是笑眯眯的小舅在到时失声痛哭。爹是唯一比较冷静能办事的,今天平均15秒接一个电话,一碗饭狼吞虎咽也因被打断多次而全部冷透。娘昨晚彻夜未睡守灵,今天又忙了一天。白了头发。整个人的神情都很恍惚。她曾经很恍惚地问我“是不是因为我人坏所以外公才得这么重的病?”我拼命地说“怎么可能!”心里害怕得要命。娘说“好不容易从英国回来了,想想终于可以陪爸爸了,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说好了等我大学读完回国工作就可以每周末去陪老人家的,说好了还要做85大寿和90大寿的。才几个月的功夫。好多曾经说过的事就这样尘归尘,土归土。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今天去看过外公了。因为是离休干部,身上裹了党旗。看上去很安详。像是睡着了一样,似乎还带着个微笑。这是外婆也是我们唯一的安慰。
都说好人长命。外公年轻时为国家做出多少贡献,落的一身病,到了最后,居然也吃了不少苦。为什么会这样呢。
大舅把我带到外公身边,按着我的肩膀说,“外公把你养大了,他自己走了。外公长眠了。”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外公80岁。养了我18年。外公。娘又红了眼眶。大家都担忧地看着我,可我没有哭。我在外公面前不哭。我和外公在一起一直很开心,我们不哭。
外公是个很会讲冷笑话的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问他“一个人昏倒了掐人中会醒,那么睡着了呢?”外公答:“睡着了掐哪儿都醒。”这个笑话我讲给我爹娘听,大家一直记到现在。直到几天前,外公做完手术还没过麻醉关,娘强颜欢笑地对我说,“现在可是掐哪儿都不会醒了。”
现在可是掐哪儿都不会醒了。
这一个冷笑话就让它随着外公变成色幽默吧,我再也不会把它当笑话看了。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说出去可能没人信。我很念旧。我非常地怀念我在外公外婆家度过的童年。那里没有现代化的装修,夏天有风扇和竹帘,冬天是取暖炉和厚厚的棉帘。每到夏天,都会用花露水来驱蚊,我到了现在也无法脱离自己对花露水的依赖。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从不用香水的我为何喜欢往身上扑花露水,不分冬夏,而且喜欢涂在鼻子下面。因为那样的味道让我想起每年暑假,在凉席上,躺在外公肚子上听故事的夏天。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晚上去看了外婆,外婆说外公会高兴的。他最心疼的外孙女上了送他。爹不允许我多留几天参加葬礼,的确也是改机票非常麻烦,加上还要考试,尽管这些我都不在乎。他说我已经做的够多,外公已经去了就没必要再拘泥于形式主义。每个人都在夸我孝顺,可是我心里依旧难过得要命。我觉得我长大得太晚,错过了很多可以和外公平等对话的机会。一年前他才开始和我讲一些大人的事情,才告诉我关于他自己过去的事情。如果我能早点长大有多好,我可以知道多少,我可以担当多少,而不是一直让一个老人来尽他所能地宠我。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我一直是固执地以为我那样喜欢着的外公外婆是会长命百岁,是会等到我毕业,结婚,生子的。
我一直是那样的天真,那样地不敢去想一些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而现今一切都变掉了,我们这一代独生子女必然不会有上一代那样亲的兄弟姐妹情,我其实非常害怕那些全家福里的人会渐渐散落在天涯各方。然而这也是无法避免的。
我的心里总是有那样多的恐惧。而如今其中一部分恐惧成了真。
我怎么可能不难过。

外公,对不起。外孙女不孝,没能早点长大,多来陪陪你。
外公,谢谢你。你教给我的带给我的所有,我永远不会忘记。
外公,走好。



然后,希望妈妈可以恢复过来,希望外婆能够坚强,希望大舅小舅以后也会接着和我们来团聚。希望从一开始就能够互相扶持的大家从今以后也能一起走下去。
仍然存在的人理应继续走得更远。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へのコメント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

呃恩。
遇到這些事情每一次我總是說"對不起我不知道該怎麼說話..."老實說講到後面我也為自己說這些話感到丟臉,不知道該說什麼就得閉嘴。
只是我還是想上來表示點安慰與難過。
很多人已經將我(較為)成熟視為理所當然,所以"我们和你在一起"這種話是第一次聽到的,冰影殿妳說的。
所以我也想說,很多人都還跟冰影殿妳在一起...

一下子想说的话太多,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希望vv你和你的亲人们,都能够早些恢复过来。
还有,我们大家都会一直在这里。

亲爱的,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短信收到了吧,来这里说的原因是,对于和外公外婆的感情,亲爱的你就是这世界上另一个我。
我知道你会坚强起来的,亲爱的。

为什么我觉得我每次突然出现的时候就有悲伤的事情出现……
为什么……
为什么在我消失两年之后,你的悲伤并没有好一些……

哭着看完这篇日记,想到自己远方的亲人,回国和老人住在一起的时候天天晚上都哭肿眼,想的是哪天缺少了哪怕一个至亲的人要怎么承受。
你的孝心很打动人,一些话让我自惭形秽。这样一篇掏心的日记希望能对你的悲伤起到catharsis的作用,相信你的爷爷在天国会安好的

很抱歉我到现在才看到这样的文字.
昨天晚上看着大家那么高兴地聚会看着你笑得很开心的时候我真的以为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你才刚经历了这么难过的时刻.当时你在大家面前的笑容到底是不是真的代表什么都可以过去了呢.
但是你要知道,所有爱你的关心你的人们都是真的希望你能够就这么开怀地笑下去的.加油,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329-3aa77b16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