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知所谓

和幽幽亲爱的电话到一半断掉了,现在打不通,估计是上飞机了。
那么一路顺风哦,亲爱的。

和娘说了那个拆老房子的梦,她看上去很恍惚,一直追问最后拆了么?最后拆了么?其实我也不是不知道这样的梦蕴含着什么样的意味,好好的房子住着人的话为什么要拆呢对不对,他们又不让我给外公外婆打电话,今晚爹也没有回来,雪灾波及到宁波了大雪一天一夜公交车都不开了,到底国内怎么样了我发现我其实真的很无知。
或许都是故意瞒着我,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们装傻,我也装傻。

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使自己变得越来越敏感了,事务所的一些小萝莉时隔很久后依旧让我生气,但气的不是他们,我只是觉得委屈而悲哀,过了这些年居然自己还没有释怀,当初的伤害为什么总是淡不掉呢,心结总是结在心里发霉有个鬼用啊。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不好。

发现昨天三篇日记里那篇讲义工的是乱码,而且乱码得很艺术,firefox和IE里都乱码……但是不乐意改了。

下周就春节了,大年三十我得上课,而且是早上九点的课。
娘说你不能啥都想过呀,圣诞也放假春节也放假哪里有这种好事。话说的也对,人哪里能这么贪婪。她随后又说春节了你千万别去中国城,那边人多又乱。这又算什么事呀,年三十晚上我还不能去饭店外卖点啥吃顿好的么。我现在餐餐马铃薯和豆子,这像过年嘛。

那些说着年夜饭无聊春晚很无聊的人,你们是没体验过一个人在国外过春节的感觉吧。
像对门的那个香港姑娘一样,有多少伦敦的中国留学生不惜花大价钱不怕时差不怕十三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回家去就是为了那一句老套到掉牙的合家欢乐。
外派子女什么的,我只知道神经大条如侯少爷这样的人,以前凑在一起看春晚转播的时候,也因为听见那句“祝海外华侨同胞春节快乐”而转过头去擦了擦眼角。

周四上课要上到12点,无论如何想去中国城买点好吃的,回到家大概得2、3点了吧,春晚直播是不上的啦扶额,或许能上国内敲响新年钟声。
希望和前几年一样,和几位亲爱的一起过吧。
今年是真的一个人啦,连凤凰卫视都看不到啦;_;

刚刚幽幽起飞了,发来短信说“亲爱的,我就要离开有你的国度了”,这不是平添感伤气氛么口胡!

算了我在纠结什么啊 OTL

---

嗷嗷Conan638治愈!

越来越跟不上73的思维了……这个谜样冲矢昂男子到底是什么样新的CP人物啊?

先是这样生活居家的一幕



然后居然做出侦探的推理(似、似曾相识呢……73你终于也玩deja vu了……)



最后居然和工藤开始做推理的比拼,并得出相同答案!



这家伙到底是不是赤井——对哦FBI也是有一定推理能力的——如果是的话赤新这个CP还用得找怀疑么都上升到侦探x侦探爱啦口胡!!服部平次你到底在哪里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不知所谓 」へのコメント

-口-!
冲矢同学,你终于出来了,等得我好苦啊啊啊啊啊~~~(抹泪大哭ing~~~)
你和工藤早就同居了,对吧?!不然怎么能如此熟练的居家……(这女人已经晕头了……)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女儿,我终于,能把你安心的嫁出去了么-v-(工藤:……)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不知所谓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274-326ff98c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