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Reborn多CP有关爱的小短打,一切为了爬墙而做准备!


[骸纲]
西西里岛上的爱情。
长势凶猛而迅速,膨胀开来的感情如同路边荆芥类的植物,用手去抓一把都是血。
“六道骸!六道骸!”
他后来一直习惯用全名叫他。
在墙角坐着的人听见呼喊将头探出来,先是头发,然后是带笑的眼睛,再是慵懒的声音。
“找我么?纲吉。”
彭格列的十代目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眼眶酸胀。视线里对方的头发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也在轻微地左右摇摆。眼神更加清晰。他看着他站起身。从脚往上的影像便如粉末般被风吹走。带着那声让他纠结了十年的轻笑。
于是泽田纲吉再清楚不过。这只是他所拥有的全部。
这样一场,日复一日,空前的幻觉盛宴。

自我点评:将精神分裂贯彻到底。(……)


[D27]
泽田纲吉始终觉得自己和加百罗涅的金发BOSS有着很深的羁绊,对,师兄弟什么的,最重要了,在他的家庭成员齐齐对这个Arcobaleno敬礼并唤他为[Reborn先生!]时,整间屋子里会因为一过性恐惧而颤抖的,也就只有他,和他,了。
[迪诺先生再和我讲讲吧当初reborn是怎么欺压你的呀?]
[这种事情……。]
纲吉想在你这里都找不到平衡和安慰我这个[根本不想当的]彭格列十代目就真的太没面子啦。他拉着他躲在角落。笑得万分讨好,眼角开出灿烂的花。
[哎,说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堆到屋顶的作业?不到最后关头不现身到了最后关头也不一定现身的神出鬼没?]
对面的金发男子由于配合着他的高度蹲着身体而显得很无奈。当然眼神也很无奈。笑容更加无奈。[那些啊,那些自然。]
[果然吧,果然reborn是魔鬼吧,呜哇啊啊啊。]
歪着头流泪的脸不用想也知道正在默默自怜,然后他被人摸了头。
迪诺朝他笑。[但是不可否认的,reborn是个好老师呢。]
[……嗯,嗯。]其实不想承认的呀 TAT//
[作为彭格列十代目,有一件事情reborn不会没教给你吧,纲吉。]
[嗯?]
暗的角落里多出巨大的阴影。一向温和的加百罗涅BOSS在他很近很近的地方笑,震动着他细小脆弱的神经末梢。再凑近一点。气息融合。
[作为家庭首领,要搞好外交,什么的。]
[哦,有……嗯……]
他一开口便落入圈套。

自我点评:我发现D27真的不错呀然后再发现它其实是个冷CP……于是我哭了……


[山云/山狱]
[山云山狱什么的,其实是相差无几的CP吧,但我还是比较看好云雀你呢,征服感什么的。]
[烦,闭嘴,咬杀。]
……
[山云山狱什么的,其实是相差无几的CP吧,但我现在真是觉悟了呀,要爱的轰轰烈烈就必须要一个时刻能跳起来反抗活力十足如你的同伴呀狱寺!]
[你!同样的话刚和云雀那家伙说过居然有脸在我这里重复!你这个棒球混蛋!两倍炸弹!]

自我点评:这不是真的吧TUT


[XSX]
[你这个家伙!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失去意识!为什么没有!]
[……]
长发摇碎了披过了肩膀,绷带什么的,还在胸口若隐若现。尚未彻底恢复的剑道天才难得地用很轻地声音说,[那是肯定的吧。]
[……]
[无论如何都想听见的,隐藏在那样怒火之后的,有关与Xanxus的,秘密。]
然而天才之所以被称为天才,也是因为在某些时候他也会给自己留后路。一个重要关键词的多重前缀,什么的。
在对方沉默的片刻里,他站起身走掉。
[找个时间去剪了头发吧。]他说。[已经有些麻烦了。]

自我点评:这个不是Squalo……太败坏了


[迪云] (不用DH是因为那个会让我想起HP……)
有风。有云。有雾。
他猛地睁开眼睛。
接下来是阳光,不,太亮了,光线里细小的颗粒逐渐成形,皱起的眉头可以稍微舒坦开来一点,又皱上。
[你。]云雀站起身,手指在钢拐上圈紧。[吵到我了。]
来者似乎没有听到这句指责,毫不在意地摊开手。
[如果很勉强的话就说啊,恭弥,穿着单衣在天台睡觉是会感冒的。]
[多嘴。]
[喂危险!]
可是那个男人还在笑。这样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的,温和而锋芒内敛的笑容。
[我说啊,恭弥,关于……]
[咬杀。]
果然是刚睡醒而反应机能略显迟钝吗,似乎只是阳光一晃,对方已经欺身而前。
还是在笑。[听我说,恭弥。]加百罗涅的BOSS对待孩子始终有良好的耐心。[偶尔也来看看我吧。]
[……]
云雀放下钢拐。转过身。[喜欢说胡话的笨蛋。]
对方一直等他走到楼梯口边,却恰好还能听见在空气里传过来那句不重不轻的话——
[修炼也好,只是随便来玩也好,你的理由不需要多。而我的理由也只有一个。]
迪诺清楚地看到云雀的手停留在门把上没有离开。他露出无害的,却明显带有胜利意味的笑容。
[Li mancherò.]

自我点评:云雀学长听得懂意大利文吗,听不懂也没关系啊,反正总是咬杀。(……)

[夏狱]
[啊~啊,绝招、发型都教给你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想学怎样和漂亮姑娘搭讪吗?都说了那个你学不会的啊隼人!]
[一天到晚在修行里说着‘要想想搭讪是如何成功的’的人,现在想不学也晚了吧!]
[哦?]颇有兴趣的眼神。撸一下头发。[那么,展示一下给我看吧,隼人的搭讪 绝招!]
[……请以结婚的前提和我交往!]
[唔唔……脸红,双手合十,鞠躬,整张脸都埋到肚子里去,这样的动作……好帅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混、混蛋!]
[哦呀不要恼羞成怒啊,炸死你的老师不是学生该有的行为……来,看好了,仅此一次的示范。]
有时在心里想过“要成为他这样的男人当然不要那样色狼和愚蠢”的男人跳下桌走过来,以那么一点的身高优势抓乱他的头发,捂住他的耳朵,将他推到窗前。
[————————]
他有些不解地将头向后仰去。对面的男人不知何时抱住了他。半是轻浮半是认真的笑容里有他说出了却没听见的那句话的真谛。
交往,喜欢,爱,在一起,之类的。
[不用说的,你明白吗,隼人。]

自我点评:彻底崩坏。


[山狱纲]
[为什么每次我去见十代目你都要跟在后面!离我远点啊棒球笨蛋!]
[诶?啊哈哈,不是说是FAMILY的吗?嘛嘛,FAMILY就是要在一起的。]
[不,所以都说了那个不是……我才不要什么手党FAMILY……] TTATT
[笨蛋你又把十代目弄哭了啦!喂!你把手放下来啊!]
[嘛,嘛……]
这不是所谓的同人,只是日常生活里的一幕而已。

自我点评:这不是所谓的同人,只是日常生活里的一幕而已(你够了


[骸云]
[我用盛大的幻觉将你咬杀。]

自我点评:什么不负责任?你没看见[幻觉]和[咬杀]被同一个人所说出来了么……(被拐飞

---

纯属想找CP感的练笔,写完了发现自己真是太废了……这都是什么啊捂脸哭
我果然脱离不了一辈子白、一辈子白的命运!大哭!

---

今日幽幽宗师的三字真言:

没钱了。

不光是成本问题,还有我和她互相电话话痨的问题……每天晚上一个小时多……成百成百的人民币就是这样哗哗流出去的呀 TTUTT
但是一切为了爱!我听到幽幽清脆(……)快乐(……|||)的笑声了!期待后天的会师!
不过话说回来,“靠近泰晤士河的牛津街一头”到底是哪里啊OTL 问了多个英国同学,答案都是“牛津街没那么长的……”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Reborn多CP有关爱的小短打,一切为了爬墙而做准备! 」へのコメント

=V=你真的要爬了呀.....
不...我其实是想说你怎么一口气写了这么多的CP....你的立场呢立场呢?(喂喂....)
D27很美好,同样的两只废柴(去死)凑在一起真可爱,迪云的话在粮食上应该很充足,不过我还没被萌住T T.(为什么每次我都是倒在冷CP那边多些呢.....)
VV你继续有爱下去><我追到10了(打飞....)

那个钱的问题><为了爱便是最好的理由,但是幽幽千万要留钱回中国呀(其实跟团机票早就买好了吧),咱的成本还.....

我没有立场OTL 这不是找CP感来了嘛……结果啥都没找到><
我也是比较喜欢D27!难道我们比起很冷淡的受喜欢比较可爱的小同学?(还是脱离不出模式么OTL
钱会有的,之后的本子也会有的OTLOTL……
萌D27也要在一起><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Reborn多CP有关爱的小短打,一切为了爬墙而做准备!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262-36fa8eeb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