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By Your Side

呃……这篇很奇怪。

--------------------

【白】By Your Side

“有阳光。”
“是啊,真是太难得了,在这个城市。”
他微微地侧过头。
“喂,白马,你到底是怎样在这阴雨蒙蒙的天气里生活了这些年的?”
柔和的光线下,有着模糊金色轮廓的少年很慢很慢地耸了一下肩。
他像是看到对方那个逆光的无辜笑容,然后很轻地切了一声。
“我说你啊……”
“羽君又在心里骂我什么?”
“假洋鬼子,仗着钱多,把我骗到这里。”
对面的少爷有些诧异地挑起了眉。“怎么可能。明明是羽君你自己愿意的啊。”
“……”

羽快斗,永恒的17岁,在成年的前夕,被拐骗到了异国他乡。

“吃住都是你安排的,也不用上学,闲来看看树看看草,你以为我是家庭主妇吗。”
对面的人安静着并不答话。
“还有,你总是神出鬼没的,到底在干嘛啊,每天?”羽笑了一下,“像工藤一样,有调查不完的案件?”
“……”
“还是说,和我一样,有双重身份?”
白马走过来,低头看着他。
羽抬起脸,阳光落在湿润了一层的虹膜上,有轻微的疼痛,他因此而看不清对方的面部轮廓。
一种柔和的金红。
“和你说了你也不会懂的吧,快斗。”
羽微微皱起眉。
“什么啊,这是什么意思。”
视线里的白马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清晰且哀伤的神情。
“因为你不想懂。我知道你不想去懂。”

十月伦敦,秋高气爽。
偶尔有一两个晴朗天,便适合去公园逛一趟。
满地的梧桐落叶,踩过去刷刷作响,若是前几天下过雨,那么干脆的声音就会变得柔软起来。
“快斗。”
“喂不要那么突然地从树背后冒出来啊混蛋。”
羽退后两步,视线里出现白马那个漂亮淡定的笑容。
“你怎么在这里?”
“想你了啊。”
“喂不要那么突然地从树背后冒出来然后讲这么恶心的话啊混蛋。”
白马递给他一瓶水。
“顺顺气吧。”
笑容就变得可恶起来。
“……”
羽喝下水却不觉得解渴。
“有时候真是有些讨厌你啊,白马。”
被点到名的少年笑笑,背着手径自向前走去。
“喂?”他追上去,“生气啦?喂?”
视野里是一长片安静在风中呼吸的树木。
“跟我玩捉迷藏是不是?”他笑起来,“和KID玩捉迷藏?”
白马的脸从古树后探出来:“你说的讨厌,前面加了个有时。”
“嗯?嗯。”
“那么可否引申为你有时也很喜欢我。”
“……嗯?嗯。”羽含糊地红了脸。“谁和你说这个。”
白马走到他的面前,眉眼越发地清晰。浑身上下都是暖暖的颜色。羽眯起眼睛。
对面的人凑过来吻他。
像是柔软的风吹过齿颊。
十月的风。卡啦卡啦。响过心里。
“我说……”
他睁开眼睛。
白马温柔地看着他,一种从未见过的温柔。
“……没什么。”

羽慢慢地往前走。
过了两个拐角,前面出现一片湖。
“啊,让我猜你要说什么,”他抢在对方前面说,“里面可能有鱼,对不对?”
他转过头。
白马又不知在何时消失了。
飞禽扑拉过水面的声音,遮掩住风里飘走的几个音节。

“羽君?”
他吓一跳。
“喂怎么你们一个个都喜欢从树后面跳出来?”
对面的人皱了皱眉,但没有多说什么。
“一个人在散步?”
“嗯,嗯。”羽抓抓头发,“白马刚才还在的。不知道又跑哪里去了。”
对面的人沉默。
“他好像现在学的和你一样神出鬼没了,工藤。”
工藤抬起眼。
和白马不同的,瞳眸里有着冰蓝的颜色,一种并不能给他带来温暖的颜色。
“你又把他弄丢了么?白马。”工藤轻轻地问。
羽怔了怔。
“什么啊。”他有些不满地看向远方,“明明是他把我弄丢了。”
几只天鹅扑腾而起。
羽的眼睛亮了起来:“啊,在那边。”
白马站起身,掸掸衣服上的面包屑,走到他的面前,还是笑。
“喂天鹅,不一起来吗,快斗?”
他撇撇嘴以示不屑。“大侦探也童心未泯哪。”
“那也是为了配合羽君你啊。”白马看了看身边的工藤,“工藤君要不要也一起来?”
工藤却没回答,只是用看不出感情的目光直视着羽。
羽抬了抬下巴,“一起去那边坐坐也好。”

天地间的光线很快地便暗淡了下来。

工藤,白马,羽,坐在长长的木椅上,一言不发。
这是一种捐献来的木椅,椅背上刻着捐献人想要纪念的那些人的名字,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有些模糊。
这张长椅上,有着两个恋人的名字,并排在一起,简单没有多余的介绍,下面有着年月日。
羽抚摸着那积了些露水的凹痕,轻轻地问:“他们幸福吗?”
工藤看着他。
白马摸了摸他的头发,同样轻轻地答:“应该是的。”
羽计算了一下上面的年份,有些惋惜地说:“好像他们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呢。”
工藤闭上了眼睛,将头向后靠去。
白马笑了笑。
“可是一定是刻骨铭心的,不是吗。”
羽也微微地笑了。
“嗯。”
刻入了木质的爱情,在一点一点地被磨化。
“会腐烂吗?”
白马像是知道他在问什么。
“不会的。”他回答,“就算会,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
羽点了点头。
“回去吧。”
工藤突然站起身,呢绒的长风衣在地上拉下长长的阴影。
“有点冷了。”

宽敞的客厅里摆设简单,只有一条长桌,几把椅子,唯一的装饰品是屋角的钢琴。
羽今天因为有客人的到来而显得比较开心。
“很久没有这样一起聚会过了啊。”他将手撑在腮边,眯起眼睛。“三个侦探在一个怪盗的家里聚会。”
对面的工藤和服部都笑了笑。
“可惜我很久之前就洗手不干啦。”羽摊了摊手,“你们现在也抓不到我什么把柄了。”
服部低头用小勺转着咖啡,然后将杯子推给工藤。
工藤朝着羽微笑:“你早就被人捉住了啊。”
“你说谁?”他微显讶异,随即笑了,“白马吗?那不算……”
白马似乎挑了挑眉。
羽低头吃着甜点,并不再继续说下去,唇边挂着一个扁扁的笑。
服部和工藤都静静地看着他,又互相望一眼。
“啊对了,”他抬起头,“白马,你演奏一首曲子好不好,很久没有听你弹琴了。”
白马站起身。“你想听什么?”
羽歪歪头,“嗯,还是老样子,天鹅湖吧。”
他看向工藤和服部,并眨了眨眼。
“柴可夫斯基特别写给他同性恋人的曲子呢。”
服部忍不住插了句:“那不是个悲剧么…”被工藤适时地踩了一脚。
羽哈哈地笑起来。
他转过头,目光停留在钢琴边,那里,一个模糊的背影在琴键在缓慢地按出流畅略带哀伤的曲调。
羽仔细地听了听:“咦,这是贝多芬的月光呢。”
他闭上眼睛,唇角轻轻地上扬。
“故意在客人面前显摆你弹琴的技术么,白马。”
琴声微微顿了顿,在弹琴的人转头看了过来。
柔软的,温和的,曾经见过千百遍的目光。
“不,只是因为你喜欢。”




非常长的曲目。
桌上的茶水已经冷掉了。
工藤和服部一直看着对面的羽,一动不动,连目光也没有移开过。
而对面的少年已经歪过头睡着了。
“这样真的好么,工藤。”
服部皱起眉。
“如果想让他清醒过来,也不是没有办法的。”
工藤收回在羽身上的目光,缓慢地闭了闭眼睛。
“不,还是不要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
“至少现在,白马还在他身边,不是吗?”
工藤难过地将五指合拢,放在桌上。
“至少现在,他还是幸福的。”


羽快斗,17岁。
在一次与组织的对峙中,身受重伤,并亲眼目睹恋人白马探的死亡。
经过长期昏迷,醒来后被送到伦敦疗养。
逐渐发展出幻觉,时常恍惚走神,经诊断确认为严重的臆想症。
但因其症状并未妨碍到他人,便在其同伴的要求下,放任其自由。

“对了,白马,你在伦敦孤独的时候,怎么打发啊?”
“想念,还有想象。”
“哦哦,白马你原来也像那些心理有缺陷的孤独小孩般有着臆想中的朋友啊。”
“其实,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的吧。”
“嗯嗯。”
“比如我。”
“什么啊。”
“你不知道吗?”
白马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带来一阵柔和的光。
熟悉到无以伦比的笑容和眼神,在暗里显得无比真实而清晰。

“Don't worry. I'm always by your side.”

在睡梦中的羽,似乎露出了一个微笑。



FIN.


……(疑惑地)我到底写了些什么?
完全被群里的讨论给刺激到了啊掀桌!这是场SE大比拼!
最后学幽幽:这年头,肢解算什么,残废又算什么,精神分裂才是王道啊……哈哈哈哈(被拖下去狂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By Your Side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By Your Side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251-5774d5eb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