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未央.Neverland 27

万年坑主给各位送上零八年最令人掉眼球的惊喜!(被殴飞)
对,不要苛求文章质量到底如何,重要的是,我居然,真的,又,填坑了……

----------------------

未央.Neverland

27

突如其来的悲哀像是晴朗了很久的天空里突然聚起结实的乌云,雨滴却久久不见落下,路人手里拿出的伞将撑未撑,所有人都抬着头望着天空。
那种压抑的,隔了一层磨砂玻璃般不真实的颜色。

难得地班队课上有一次娱乐身心的活动,红子站在讲台前面说要玩一个心理测试,让所有人在一分钟里面在纸上写下自己脑海里出现的所有词句,事物人不限。
真是难得啊,笔落在纸上出现的不是习题的答案,还限定只有一分钟,快斗咬着笔杆。
[考试][冬天要到了][英语好麻烦][伦敦][有好心人请我吃饭吧][睡懒觉]
还有呢?
快斗在纸上划下三个字的空白区域。
(白马探)
他向后望去,恰好看到后座的少年正往纸上写[KID],微顿后又划去。
白马没有抬起眼来,他在纸上留下了四个字的空白区域。
“看什么呢,羽君?”
快斗扭头的速度有些快,结果脖颈处卡拉一声,叫苦不迭。
白马在身后像是笑了,将纸传上来,快斗没好气地盖上自己的再传给前座,一只手拼命揉着脖子。
不断摇晃的视线里,却恰好地瞥见了在那四个字空白旁,后来被添画上去的一颗四叶草。

那个曾经呼唤过的声音,反复出现的幻觉,蓦地停止了。
快斗有些悲哀地想,他不是听不到的。
白马。

调查结果是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果不其然是“考试”,其次是“内山”,再是“巧克力”“足球”“减肥”“想睡觉”等。
红子说这些词语代表你们心中最忠实的愿望和最牵挂的事物人,然后那些写到过“内山”的同学就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纷纷拍桌说这个不准不准,再来再来。
再来?再来就更不准了,会演变成变相告白大会的。
快斗有一瞬间的愣怔。

放学的时候以一贯上课看报纸的理由而被迫留下来打扫教室,快斗一边咕哝着一边将一张张的旧报纸卷成筒扔进废纸篓,不知为何会有很沉闷的回响。咚。咚。咚。
他突然抬起头。阳光从玻璃后面打过来,一瞬间的反光里快斗看见身后不远处他的后桌清晰的面容,干净的眉眼,略显疲惫的神情。

世界便突然静得如同没有光的海。

后面高他五公分的人影压过来,在那一刻他产生了幻觉,像是有熟悉的温度会沿着某种载体延绵而上温暖他的四肢百骸,一种岁岁月月年年里重复不断的动作。
白马站在他身后五公分的距离处,轻轻地开了口。

“你在期待什么呢?羽君。”

左胸肋骨下的器官蓦地抽紧了,时间的短暂定格里有风如同幻觉般从身边斜斜擦过,耳边少年的声线淡定却语调哀伤,他便没有转头去看那张熟悉的脸上的表情。

“你知道么,白马?”
快斗望向远方的脸里看不出感情。
“你实在是太小看KID了,这将直接导致你的失败。”
阳光很冷。
“他是一个不会放弃的人。”

他凭着记忆来到那片空旷的草地,视线所及之处是泛着波浪的长片灿黄,秋日的阳光透过指缝直达眼膜深处,头顶的晴空依旧干净如洗,风的响声安静地轰鸣。
快斗想去找曾经缠绕过他们所放的风筝的那棵树,最终迷失在枝叶的迂回之间。
他在草地上躺下来,伸出一只手放在身边。
以一个人的姿态悼念。
在这里曾经埋葬的一段暗流汹涌的爱情。
连同那些未曾被世间纷扰所浸染的漫长年华。

无人知晓。

后来,再后来。
白马提前离开了江古田高中,悄无声息地,令一群女生精心策划了很久的欢送会彻底落了场空。
听一群姑娘整天在那里感叹可惜啊可惜,快斗则又撇起了嘴。
青子倒是很附和的,说原本还想索要白马衬衫上第二颗纽扣呢,说话时脸上浮起小小的红晕,然后快斗就笑了。
他的青梅竹马很是不忿,絮叨着说哪里像快斗你,去了沙地阿拉伯都不会有人念想的云云,而这一次快斗却很难得地没有跳起来反驳。
因为他想到白马还在他家里留了至少一打的质地上好且纽扣完整的白衬衫。
其中有一件正穿在他身上。

白马在不经意间留下过很多东西:一些衣物,一些小说,一些卷宗,密密麻麻用红笔圈点着上一代KID,也就是羽的父亲,所玩的小小把戏。
快斗于是习惯在对方不在的时候盘着腿在地上慢慢翻看那些他所熟悉的笔迹,看白马如何以一种似曾相识又更加犀利逼人的语气评论着他父亲的华丽演出和之间所露出的细小破绽。
像是一种很奇妙的联系。
白马。羽。还有之前的那个KID。

有些事情,就在这样孤单的日夜冥想里浮现出一个模糊而柔软的轮廓。
快斗将手背在脑后看着天花板。
白马他,起初的确是费尽了心思去追原本的KID的,没想到这个怪盗半途被人冒名顶替了,于是一切阴差阳错地发展成现在这种局面。
他抓抓头,觉得太阳穴隐隐地疼起来。
这种事情,果然还是不要多去想的好啊。

可是白马现在在哪里呢?
曾经在自己眼前出现次数频繁得要厌烦的那个人,现在在哪里呢。

时间以空白的姿态摆了过去。
当快斗终于慢慢看完那两沓厚厚卷宗的时候,便已经消磨去了无数个光线模糊,四周静谧的下午。
他发现白马在注解里的语气也逐渐倾向柔和,偏袒,乃至有些包容。
尤其是当快斗出场的时候。刚开始的几次不成熟,甚至可以被称之为搞笑的失误和较量,在白马事后的批注下,多了一种温柔的意味。
“蝙蝠侠这种人物,是喜剧里才会出现的呢。”
白马在页眉处写下这句话,是的,这是快斗和他初见面时,所说的第一句锋芒内敛又意味不明的话。
快斗看见白马用红笔在“喜剧”这个词下面划了两道红线,然后拉下,一直到页尾。
那里有两行细小的字。
it's only the fairytale.
it's only my neverland.

小小的句号似是被人用了很大的力气点下去,以至钢笔墨水在那里渗开成了一个圆。
快斗静止了很久,然后,很慢很慢地眨了眨眼睛。

微凉的风响过耳际。
窗外,阳光正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在视线的边缘,并会在缺场的那个人的眼里,一点一点地出现。

快斗合上卷宗,挂好白马所留的衬衫,将侦探小说插在书架上的魔术杂志里。
他转过身。
脸上浮起微微的,并不带哀伤的笑容。

“喂,白马。”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客厅和卧室大声地说着。
“我还没有想要退场呢。”

这场盛大荒芜的演出,毫无看头的闹剧,怎么能由你一人说了算。
我会亲手将它结尾,届时,还需要你的倾力加盟。

“你听到了吗,白马。”

To Be Concluded.

下一章完结!
争取在零八年情人节前完结!
要知道我是从零六年的情人节开始写的……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未央.Neverland 27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未央.Neverland 27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249-4f26e9a4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