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平柯]无关爱情。for设乐

FOR 设乐(姐),我亲爱的情人/私奔同好(喂)

我很努力很努力地想给你一个没有被欺负的太惨的平次,可是……我也知道你说过你不喜欢你家平次恋童的啦,……我能力真的有限啊 TOT
如果你不依,我可以给你补一段平新,不过目前就只有这样了……

迟来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的生日快乐。
希望你天天快乐。

然后还是那句,
请相信我爱你。

^^


平柯。无关爱情

文/冰影


在很久很久以后,时光几乎要将那些幻境般的过往吞噬之时,你还记得,那个人所给于的,所有。
无关爱情。

+++

他叫服部平次,职业爱好是破案,业余爱好是找你破案,或是破案了之后来找你。
每次每次你和他偶遇,那人从爷爷处遗传的黝肤色上总有一层说不出来的亮泽,一如他冲着你露出的明晃晃的笑,大声地用不是日文的日文唱歌般喊你的名字,好似整个世界在那个时候便由衷地绽放于你的四周,而你是那光线的来源一般。
你对他如此纯真到傻气的向往和快乐感到迷惑不解,困扰变成一记铁腿半边眼白,压低了声音的威胁,那人用手摸着后脑勺急中生智地讲个冷笑话,于是故事重新开始。

17岁的少年和7岁的儿童比起来,往往是前者更加地有优势。你很明白这一点却如许多其他事情一般不想承认。往往将手插在裤袋里,背脊一靠墙,眼睛45度向上翻,重复着那些个问句和不满,抗议和那人大力的抓揉刷刷擦过你的头顶,最后依旧毫无办法地跟着那个人出去。
“唷,这个小鬼就交给我了啦,哈哈哈。”
那个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会笑得比较狡诈,顺便一把将你从角落拎起,晃荡晃荡出了大门,阳光在一瞬间奔进瞳眸深处。你用手撑着额头想你的未来就这么被这个人给搅了,以后即便能够变回去又要你如何在小兰面前重组工藤新一,那个时常被平次哥哥拎着出门的小鬼,的形象呢。
线满头。你对大步行走在你身边的那个人越发没有好感,以及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斜着眼睛看所有皮肤的人成了改不掉的奇怪习惯。只是当事人神经不是一般的大条而丝毫没有感应而已,一边指着路边的小摊:
“哦~工藤你看你看,大阪章鱼烧,我们去尝尝真假好不好?”
“……”
书店的货架上摆放着最新一期的侦探杂志,上面贴着某个关西少年容光焕发的笑脸和自信满满的指证,一幅志在必得相,然而当你抬眼看那名为服部平次的无比真实的存在的时候少年恰好吃得满嘴流油,一边敲敲你的头,
“工藤工藤,这个真的很正宗哦,你要不要来一口?”
“……”
[我不认识你。] 这是你和他在一起时如鬼魅般缠绕不去的一句哀叹。
身边的人似乎始终不了解和感情有关的情况,他的也好她的也好,抑或是,你自己的也好。你想你应该把[服部平次你很烦]这几个简单的词用无数明了的表情语句给表达得很清楚,可是如此明白的消息进入了那个人的耳朵却抵达不了大脑。心情好的时候他会哈哈笑着拍你的头,再不就是拎起你的衣领喊[再说一遍小鬼我好心带你出来居然这样对大哥哥不敬]然后被路人以[虐待儿童]和[被虐待儿童]的眼光看得生不如死。
“所以说,工藤,这都是你的错。”
那个人如此理直气壮地说着,似乎完全忘记了当时气势汹汹喊着[工藤,工藤在不在?!]一脚踢开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门的人到底是谁。
——和服部平次在一起久了,你会学会两件事:忽略和被忽略。这是你在那个人身上得出的唯一的真相。
你踮着脚从货架上拿下有身边人访谈的杂志,一路无视着他的怀疑目光走到收银台。对着大姐姐笑得甜蜜。关西少年弯着腰几乎要将脸贴到你的后背上如此监视着你的一举一动,直至你转身将依旧散发着油墨香的杂志砸到他的头上。
“离我远点。”
“你……买这个干什么?”
你翻了翻杂志里所谓的平次写真集,笑得愉快:“因为这次访谈的是关西的名侦探啊。”
“……”那个人的眉毛几乎挑的要看不见了,你却径自指着杂志上的解说词,
“拥有出众的健康肤色——这的确是礼貌的说‘得掉到煤堆里就捡不起来’的方式;协助在警示厅任职的父亲破案多起——其实是经常被利用;是一个足以让一堆女生尖叫的男生——是呢说不准在他背后就有杀人案……喂,你干嘛——”
到很久以后你都会去记得服部平次这个人,只要接触到可以卷成长型充当剑类使用的物体,便会变得异常危险。
你摸着头上的包,“虐待儿童!”
“没见过你这么不可爱的儿童!” 他一把扯起你的领子,将脸凑近成一个危险的距离,下一刻你的耳膜被歪七歪八的关西腔所鼓充至饱和。“有必要这么损人嘛!都说了皮肤是爷爷遗传的!被父亲利用不也就浪花杀人案那一次嘛!说起案件磁铁,你有权利说这话吗?!”
那人大口喘气时你可以看见他眼里固执爽亮的光,在睫毛的闭合下逐渐变得暗淡。然后他松了手,抑郁地将头向后靠去,目光搜索的焦点不再是你,而可以直透过某种未知的存在到达久远。
“…… 我本来想推掉这访谈的。” 他再次开口时的声音显得突兀,“可是人家说这是上下两篇……关东关西名侦探的人气PK什么的……我一想,关东那家伙好像是白马啊就觉得不爽,明明应该是你的嘛,” 那人拿手甩来甩去好像在什么一般,“然后……然后越想越不爽就接下来了。”
你看着他貌似认真的表情,一字一句地说,“这是什么逻辑啊。服部。”
然而,意料之外的,那个人没有回答,只是合上了眼睛如假寐一般靠着墙壁沉默了下去。街边的光色在你们之间打着来回,你固执地盯着那人的脸,沉静得不像他聒噪热血的个性,轮廓分明的五官,也似乎只有在动感中各尽其职时才显得鲜活。
多少次秒针的嘀嗒后你低下头。心里第一次完完全全地意识到服部平次竟然高出你那么多。那么多。


后来。仿佛是很久很久以后的后来了。你从某个阴暗的角落再次翻出这本杂志。看到那个人沾满了灰尘的笑容特写旁边,有这么一句话:
“其实,对我个人来说,我的对手一直是工藤新一。只有他,那个关东的名侦探,是,我所承认的关东名侦探,我一直想和他比试一场的关东名侦探,——工藤新一。”

是谁说过,那些你似乎一眼就能把他看透的人,其实最深不可测。
在你的想象中,他似乎应该指着这句话如耀般在你眼前晃来晃去念着诸如[如何?工藤我很好人吧?]的台词笑得很欠扁,然后被你冷冷地塞回去然后互相吐嘈然后这件事就算告一段落。
可是那一天的服部平次选择了沉默。

你却不是那种会把陈年旧事拎出来重新审视一番的人。
刚刚看到那句话的时候的确心里有一种小小的莫名情愫泛滥了一下,然后你很郑重地把那些沾在他嘴角的灰尘擦掉,把杂志放到你的一叠收藏里去。退后一步心想服部平次我很对得起你了。转身时你刚刚碎碎念过的少年已经站在了门口,用手卷成喇叭状喊着,
“工~啊啊南~快点唷,不上公车了~”
你照例斜睨着那人怎么看怎么不似深沉的笑容,拖鞋噼噼啪啪,慢条斯理地顶着他的线青筋打理自己的外貌,直到连青梅竹马都看不过去悄悄地说,
“柯南你快点哦,服部君已经等好久了。”
“正因为是和平~次~哥~哥~一起出去,所以才要特别注意嘛~”
你头也不回地照着镜子,身后传来某种冰块冻结后卡拉拉碎掉的声音,忍不住让嘴角扭曲地上扬。
[服部啊服部,对不起你了,谁让你小看我工藤新一呢。]

你依旧不打算把你所看到过的知晓了的告诉他。时间在记忆里慢慢爬行,某年某月某日某个与众不同的闪光点,无论是谁都无暇去追究根尽。
好像已经过了许久许久。你却依旧是那个七龄童,他也一直在高中里做着有名的侦探斜杠学生。
彼此过的是一条新干线便能连起的日子。细碎得仿佛能融化在风里。


“……所以说,我们要去哪里?”
“就是一个地方嘛……诶你不要这样的看着我,那是杀人犯才有的表情吧——就是一个好地方嘛,我喜欢的。”
“……如果是章鱼烧CLUB就不用了。”
“哈哈哈……就算是的话,你反正也已经出来了,逃不掉了是吧,呐,工藤?”
“别总是随便摸我的头……”
“这不是你今天早上花了多少时间才弄好的隆重发型么,哼,偏要把它弄乱~”
“啊疼疼疼——”

你和他坐在公车上摇摇晃晃着前行,各自模糊地嘀咕着互损对方的话语,几乎已经成了习惯般自然。阳光艰难地透过玻璃窗落在乘客的身上,你伸出手,似乎能够在四周细碎粉尘的包围里抓到什么,又似乎让它在指缝里流了去。
那个人对你如此感性在他眼里或许就是莫名其妙的动作没有发表评论。侧着身子微眯着眼睛用手托着头的坐姿让身着休闲衬衫的他在早晨显得慵懒,而从你的方向可以明显地看到他在新干线上因睡眠质量不好而留下的眼圈。
“服部……你累么?”
你记得你这么突兀地问了一句,然后那个人放下支撑着额头的手惊讶地看着你。那种混合着感动兴奋和其他不知名感情的光在他绿得深沉的眼眸里打转,让你没来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不,当我没说好了……”
“工藤,我就知道你是在意我的对不对你也知道我乘凌晨班次的新干线是很辛苦的对不对费尽心思带你出来玩是很好人的对不对对不对——“
而你除了哀叹你的耳朵也只能小小地抗议一句,”……没人让你这么做过……” 自然是不会有谁听到。
你觉得你始终是无法对服部平次这个人表现关怀的,一点点的礼貌问话在他地方就会被自说自话地放大百倍以至背景里都是[我服部平次终于熬出头了]的字样和KIRAKIRA的星星。
想了很久得出的最佳躲避方式依然是,
“……我不认识你。”

有时候你想作为一个七龄童你是不是做的太过分,可是你发现面对着那人纯净的笑脸配上傻气的台词你始终只能狠狠地给于打击。
服部平次始终是服部平次,他不可能像白马探一样捧着红茶或是英文小说微笑着讲一些意味深长的话,也不可能像羽快斗一样一转身便能以KID的华丽词调登场,他始终是那个会摸着后脑勺赔笑说[不不我说的是柯南柯南]的服部平次,啊。
于是最终沉淀下来的记忆便局限于你对他的认知。
However limited it maybe.

公车司机似乎作了一个紧急刹车,一片人顺着惯力的方向哗啦啦倒去,一下子杂乱声四起。你睁开眼睛,那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一幅大阪热心少年的样子扶着某个站立困难的老婆婆在座位上安顿下,依旧笑得如夏花般灿烂不带杂质。顺带着斜瞥过来的眼神似乎在说[看我是多么的模范青年啊工藤],留下你看着自己的小手小脚,想到自己其实也算属于[老弱病残幼]中的的最后一类了,嘴角一抽一抽。
[服部你这个家伙——]
思绪在这里被人硬生生打断,你发现你突然被某个人用很熟悉的姿势给拎了起来,在片刻的腾空之后重又落入一个相对温暖柔软的所处。
“……”
这这这是什什什么状况?
你如受惊的小动物般将头从左扭到右。那个人原本位置上的老婆婆和四周的人一般对你们的存在熟若无睹,那个人本身也没有对他的动作做出解释,只是理所当然地将手臂穿过你的腰际,同时你的头顶传来如同背后般实在的温度。
的确,在旁人的眼里,大哥哥在让座给老婆婆以后坐了小弟弟的位置,而小弟弟则理所当然地坐在了大哥哥的腿上怀里。
即便是反应敏捷如你,也因为清醒过来那一刻的错愕而失去了抗议的机会。那人的呼吸始终绵长稳定,仿佛就此舒适得睡过去了一般,将下颚轻轻扣在你的头上,于是你看不见他的表情。
你眯起眼睛。光线的缝隙里各种各样零碎交错的画面和不知名的形状于你的脑海深处安之若素着存在。少年衬衫上特有的气味不同于你熟悉的青梅竹马身上的柔软,混合着青草的醇香和干爽,一如你应该拥有的痕迹。圈过你的腰侧摆在你的腿上的双手上有黯淡的因长期连剑道而留下的伤痕和老茧密密麻麻,尽管如此,那个人骨节分明的十指在阴影里显得是一种令人安心可以依赖的实存。
[服部你这个家伙……]
依然是那么一句几近叹息无奈的抱怨,想必你也觉察到字里词间一些语调做出的细微不同。

事实是你依旧拿他毫无办法。

如果你是那个17岁的你,那么有可能你们可以勾肩搭背地去踢一场球让你们中间的谁请一场客互相抱怨着青梅竹马的不可理喻坐在时代广场的冰淇淋摊位边吹风,其中尽可以适当地穿插杀人案抢劫案绑架案等等等等,最后两只肤色不同的手同时指向同一个犯人。
可是无论你的思想如何蠢蠢欲动,缚绑着你的身体始终只有小学生模样,于是你只能乖乖地跟在[平次哥哥]身后由他带领着去一个不知名的地点。你想你或许应该更加期待一些,或是装的更加期待一些,可是你始终没有。将手插在裤袋里踢着脚下的石子,听着身边人的唧唧呱呱看着他的指手画脚,阳光从云层上落到他的肩膀,那个人坚挺流畅的肩线变得清晰可见。
你再次对你们的海拔差发生了执著的在意。你想起那一次在大阪,他将你高举过肩头,摇晃中阳光映进彼此的虹膜混合着谁谁谁的笑声朗朗,同样的人给于着同样的温度,在同样的早晨你的视野忽然开阔延伸至远方。
“到了唷。”
他停下脚步,将手埋在衣袋里,微笑着仰起头望着一如既往的晴空。
很空旷的草地。
除此之外你想不出任何文艺腔十足的形容词。的确,万千事物在被抽离去层层包围的累赘之后,剩下的也就只有一些精干的残留,而你是那种寻求内在真相的人。于是你开始考虑为什么他会带你来这里。
17岁少年,7岁儿童,一片草地,两手空空。
那个人依旧仰着头一幅向往外太空的神情躲避着你怀疑的眼神,终于在十万伏高压下陪着笑蹲下身。
“啊哈哈工藤,你,你不喜欢?”
你毫不畏惧地盯着他,“你……有什么目的,服部?”
“啊这些草长得很好吧哈哈……”
“……”
“……可惜附近没有树,不能乘凉啊哈哈……”
“……”
“不过今天的天气适合晒太阳,呐,呐?工藤?……”
“……”
那个人的眼睛在你的沉默中黯淡了下去,索性软软地瘫在地上,将手枕在脑后。
“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呢,阳光,青草,夏日的味道,……你总是窝在房间里,要不就是混在一帮名副其实的小鬼中间,我都替你觉得累啊。”
你愣了愣,眼神有一瞬间的柔软,尽管你自己未曾察觉。
“笨~蛋。” 你这么吐字清晰地数落着他,顺势在那人身边坐下,抱着膝盖。“就是为了这个,你一趟趟地跑东京?”
“嗯……”
他摘了草叶叼在唇间,细细地想了想,将头侧向你的一边。
“我这次来好像是要和你讲这个的……” 说了一半又将眉头皱在一起,“哎,其实我也不太明白,但是,有些话却的确想和你说一说呢。”
“……”
你有一种很奇妙的预感,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八点档的开场白。那人用意义不明的目光纠结地打量了你很久,再次做出了一个你意想不到的动作,他伸手过你的腋下将你一把举到他的胸前,左看右看,然后在你毫无效果的踢腾中说,
“工藤,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真的变回工藤了,我是不是还能够这样抱着你。”

那一日的阳光出奇得泛滥。不知道是不是一望无垠的草地的缘故。在那个人纯净毫无杂质的眼眸里流转着比四周环境更加深沉的藏绿,他用难得一见的认真神情诉说着一直以来在他心中盘旋不去的疑问,丝毫没有察觉自己语句里的隐隐落寞和在外人听来可能的暧昧,他唯一的听众被他训练有素的铁臂稳稳当当地圈在胸前的半空中,表情明暗不定。
你死死地盯着他,企图从那个人微微耷拉着的五官里读出些什么,他确实如此的不曾向你隐瞒。
如果工藤新一拥有了实体的话,他又怎么可能被一把被服部平次拎起出门,怎么可能被服部平次抱着坐在公车上,又怎么可能以现在这个姿势和他一起沉默。
[服部平次你很烦] 因为这句话出自江户川柯南之口而没有任何的威胁力,同样的一句话如果被工藤新一用清冷高傲的声音重复,将会对当事人带来如何的困扰。
或许他还不明白,但那一定是他不想听到的。
你最终选择了微笑。

“……笨蛋。”

地心引力将你的头发和衣领一概地往下拖,但是因为有那个人练剑道所成的臂力你依旧稳当地晃在半空中,阴影投在那个人的脸上,他微微张着嘴反应不过来的样子重又折回你的瞳孔。
“这就是你一趟趟折返东京的原因?……要不要下次我买一个泰迪熊送你。”
“泰迪熊?诶?……” 他将你放下来又困扰地抓抓头发,“不不,工藤你完全搞错情况了,……”
你翻翻眼睛,“搞错情况的是你吧——”
“不,工藤,我想说的是,其实我喜欢你啊。”

时间做了短小的跳格,你没有看见关西少年在说这句话时双眼开合间有如何的温和柔软泄漏在四周明亮的光线弥漫,那张你看了千百遍的脸上线条分明的五官安静地摆放出记忆深处最完美的造型,他看着你,似乎是笑了,似乎又没有,似乎在等待一个答案,似乎又什么都不用说。
你陷入宛如一个世纪的沉默,神智有一瞬间的脱离,自己的倒影在那人的瞳眸中深深地被刻印,然后你听见他的声音重又响起。

“……明白么?不是对和叶的喜欢,不是对兄弟手足的喜欢,不是对秋本的喜欢——啊,秋本是同班同学——就是,就是……”
他盲目地打着手势,指缝间白湛的光线毫不留情地穿梭而过,
“就是,一种很特别的……”
“因为你是工藤新一,因为我是服部平次,的喜欢。”

“呐,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某年某月某日某一个眼神某一丝微笑某一次沉默某一个拥抱,大街上某一本杂志某一客冰淇淋某一串章鱼烧,全部在记忆深处安静地等待他们的出场机会,在你最不提防的时候统统一拥而上。
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笨蛋。”

你依旧,依然,只有,只能,如此说道。

那个人望着你,望着你,炯炯的目光擦过你的耳际抵达你微然上扬的唇际,最终也只是宽容般笑了笑。


TBC or FIN.


后来发现其实[喜欢就是喜欢]才是更贴切的名字,汗……
不过[无关爱情]始终更加故弄玄虚 = =

亲爱的说过你喜欢红零殿的平新系列,这一篇就是看着平新系列打的,当然水平差那不是一个恐怖可以形容的……

我有爱的! 我真的有爱的!

抱~ >w<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平柯]无关爱情。for设乐 」へのコメント

虽然已经在晴空回过帖了还是再来抱我亲爱的,我喜欢,很有爱~~~~而且在BLOG看不知道是不是字体的关系更萌了(好吧我知道我RP……)……唔唔,既然亲爱的能写平新,那我能否写好白咧……默,能白的大人太多了啊TOT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平柯]无关爱情。for设乐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14-ac7ddae8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