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历史相关][Gladstone/Disraeli] Prayers of Wind

For my amusement only.
1841.
那时年少轻狂。
对面的人将手中的长剑扔去,抛下头盔,色的眼睛里面藏有尖锐的笑意。
Benjamin, I'm Benjamin Disraeli.
你站在一旁,太阳照到脸上,层领叠叠的礼服下面渗出一点一点的汗。
I will have you pay, I will have you recognise me, I will be the greatest Prime Minister this country has ever seen.
马车的轮迹拉过雨后泥泞的道路,首相单手拍着腿,哼着不成调的小曲,面容模糊而神情不屑。
Prime Minister? He hasn't even got a post in the damn government! Pfft, Prime Minister.
你从马车里张望出去,地平线边缘有薄雾冉冉降落。男子的手杖被遗落在平软的枯叶上,安静地,金属的手柄折射出并不浓烈的阳光,在一路颠簸下你似乎看见上面有PM的字样。
时光卡拉卡拉向前卷行。

1846.
[我反对!]
那人从阴影里面站起身,嘴角折下锐利的冷笑,原本睡意浓重的下议院里嗡嗡声四起。
首相惊愕地看着他。
Let's see what the gentleman has to say.
他环视四周,姿态安然。Disraeli, Benjamin Disraeli. I have a fair few things to say.
投票的时候你站在首相的右边,那个总是神态安详的男人此时脸色苍白。那些人,那些被旗罗在Whig之党派下的人们均神情冷漠地起身,整齐且安静地走向左边的门。
Nay, Nay, Nay, Nay, Nay.
有东西在你心里轰然崩塌,有回声。Disraeli站在高处,双手撑着演讲台侧,漆的眼睛里笑意盎然,蠢蠢欲动如同少年的情意。你攥紧双手,他的嘴角在向上翘。
I have destroyed Robert Peel. Who's next?

1851.
前首相Robert Peel是你的恩师,他仁慈而果断的处事方式和现任的Lord Aberdeen有明显的不同。
每日每日你从国会里面走出来,湿气扑面,呛咳不已。Disraeli似乎已经忘记了他曾夸下的海口,抱着PORT红酒在旅馆里爬格子,有时会在报纸的小角落里发表一下他的谬见,当然没人搭理。
你敲开他的房门,神情肃穆。
[老朋友,] 他倚着窗,晃了晃酒杯向你致意,嘴角的弧线似乎要漫溢出来。[正如你所见,我活得像条狗一样。]
你接过他递过来的酒杯,并不去喝,目光平板。[你应该欣慰,无论如何狗是写不出最畅销小说的。]
Disraeli笑了,微卷的头发在肩头一颤一颤。[可是首相也不能。]
你点头。[可是首相也不能。]

1853.
他说你的袍子很漂亮,我慕了。
你穿着这华丽而密实的袍子站在高处,语气激昂,双手一直撑在台边,骨节微微发白。
他坐在阴影里,被忽略的角落,你望向他的方向,看不见他的眼睛,那双如夜般深沉而闪亮的眼睛。
...And that, is what this house proposes, as the Budget.
你看见右边的门打开了,被汹涌的人流填充。Yay, Yay, Yay, Yay, Yay. 那些人望向你,目光里充满柔软的憧憬。
你摸着自己的脸,突然感觉那道锐利的笑意从未消失过。

1858.
Disraeli将你的袍子挂在一个很大的玻璃盒子里,两只手放在上面,将脸贴近,呵出一口气。手指画过的地方拼出最常见的一个单词:
NO.
你压住额角跳动的青筋,Good sir, please will you...?
他摇摇头。[我喜欢你的袍子,好看,我要留着。你自己再去做一套好了。]
But this is absurd!
他打个哈欠,走出房间,随手吹灭油灯。[我要睡了,你自便。]
你望着窗外下午三点的太阳终于忍无可忍,楼梯角震下灰尘一片。
[BENJAMIN DISRAELI!!!有没有个政府官员的样子!!]

1859.
William Gladstone joins the newly formed Liberal Party.
你的名字突然出现在伦敦的大街小巷,连每周日去教堂的那份清静也被那些并不友善过多怀疑的目光给剥夺。
迫不得已地去叨扰老友,哼,老友。
[我绝对相信上帝会证明我的清白。]
[上帝!哈,上帝!]
Disraeli笑得多么厉害,再往后倾一度他的头发便要落入了火炉里。你将他的椅子拉过来摆好,神情严肃。
God is my only principle.
Disraeli打量着你,笑容如同墙上挂着的长剑般寒气逼人。
But God won't be helping now, Gladstone. What wins you the game, is how you prove your worth.
你长久地看着他,这个头发微卷眼神深邃表情微露不屑而笑容尖锐的男人,有犹太的血统是从小带大的基督教徒,在这里晃着酒杯和你谈论上帝。
[我会为你祈祷的。] 你最终那么说,并将对方从凳子上几乎滑落的时候将眼睛移开。
大好年华一晃而去。

1863.
你深信上帝。深信上帝给你带来的命运和你将所完成的任务。
在越发模糊的伦敦街头你拦下那些风尘女子,好言好语将她们送回家。
[耶稣为你们的罪恶而死。上帝劝你归回正道。]
你想起多年前Disraeli在火炉边跳跃的眼神,那不屑一顾的面部线条,貌似玩笑的话语。
What wins you the game, is how you prove your worth.
[这位先生……]
你的手僵硬在半空,头发微卷眼眸如寒星的男子转过头来。
[哎呀呀,老朋友。]
[你在干什么?] 你的目光落在男子怀里几乎看不出面貌年龄的人影,隐隐地肠胃开始抽痛。[Disraeli,你居然……]
他修长的手指滑过他的嘴唇,目光柔软。
[与你无关,我的上帝。]

1867.
你依然坐在下议院的最前面,将手放在膝盖上,听得很认真,偶尔会站起来。
他的目光嘲笑般游移在你的身旁,却很少,很少给你机会反驳。
[不要在全国的绅士面前吵架,] 他这样说。[我们的事情,可以私下解决。]
This is absurd. This Bill does not stand a chance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let alone the Lords!
他头也不回,已经褪色的长袍上镶着碎钻,在阴暗的楼道里一闪一闪地如同他笑意暧昧不明的眼睛。
I am simply doing what you failed to do.
话语间苦涩满嘴,他的背影僵硬。
To you it's God. To me it's Game. To us...
你退后一步,他拉掉身上的长袍,胸口起伏不定。
It's everything.

1868.
I have climbed to the top of the greasy pole.
他伸过手来,酒杯在灯光下和你的轻撞。
Congratulate me. I may now look down on you.
你轻笑,抬手掩饰眼里即将漫溢的柔和。
Don't you always?
他点着烟,睁着一只眼睛从烟雾后面打量你。
Perhaps I do.
你想和他再比一场。在雨后湿漉的草地上,手持长剑,空气里微微震荡过来他不羁的笑声,他说我是这个国家所见过得最强的首相。
可是时光一去不复返。他的手已经举不起别的,只有酒杯和烟斗。
Prime Minister, you do realise that you have spent your life playing a game.
他斜眼看你,看你一直如此正经的神情和站姿,依旧嗤之以鼻。
Yes I do, and I also realise you have spent your life playing a game without realising it yourself.
你咬牙涨红了脸,酒精麻木的感觉爬上你的指尖,诺大的府邸里空空荡荡的,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如他那笑容般尖锐。
[那么恭喜你,你赢了。]
他摇头,眼神寂寞。
[结果不重要,我很庆幸的是这游戏的过程未曾让我感到无聊。]
他伸出手,手心的掌纹模糊而柔和。
It was quite some challenge, Mr. Gladstone.
他的手心冰凉,你的温度与他叠加如同多年以往,并无差别。
[我们得到了很多。丢掉的也很多。]
他站起身,开始咳嗽,有眼泪从那漂亮的眼睛里滴出来,落在深红色的地毯上,像是色的墨迹。

1869.
[我会为你祈祷。]
他皱眉,同时轻笑。然后神情寂寥地点头,目光延伸至远方。

1874.
[你不累么?我很累了。]
他躺在你的沙发上,枕放着他新出版的小说。[你知道他们外面在叫你什么?The Grand Old Man, Mr. Gladstone is.]
[……你的头发掉的好像比我快吧。]
他噗地吐出嘴里叼着的茶叶,挣扎着坐起。[我可有天天往上面搽蜂蜜!]
你的茶杯在手里一抖。[Mr. Disraeli, that's revolting.]
[Don't change the subject.] 他指着你,从上至下地。笑容若隐若现。[I say G.O.M. stands for God's Only Mistake.]
话题拐了整整半个世纪还是回到原地。
[Leave God out of this.]
他躺回去,神情满足。
Yes, God has nothing to do with this, whatsoever.

1876.
[我要退休了,Mr. Gladstone,以后英国是你的了。]
[弃权?不像你的作风呢。]
他挽着女王的手,眼睛那样一眨。
[玩够了,Mr. Gladstone,玩够了。]

1879.
你站在演讲台上,环顾四周。深吸一口气,突然胸部开始微痛,那些有决定性的字句从你的嘴里剥落下来,摇晃如风中的纸屑。
Mr. Disraeli, Earl of Beaconsfield, Viscount Hughenden,our former Prime Minister.
[他从不认真,一贯游戏。如今他将退休,我想站在这里说,他和他所至信的一切,都是不值得我们一提的。]
下议院的一片绿色里面,他原本的座位空着,座位的主人如今略显呆滞地坐在上议院红色的沙发里,扯嘴想笑,不停不停地笑,笑到最后有颜色暧昧的液体滴下,像是色的墨迹。

1880.
[好兴致呢,Mr. Gladstone.] 他裹着你的长袍,身体在宽大的布料里显得瘦弱而不经风。[我都弃权了,你还在玩。]
你抿起唇将他手中的烟斗夺下,从上至下地望着他,近似愤怒。[这不是个游戏,对我来说不是,这个国家需要我,上帝——]
[上帝,哦是的,上帝。] 他慢慢地躺了下去,闭上眼睛。[为我祈祷吧,William。]
It has been long, long years.

1881.
他躺在自家的阁楼上,双眼无神地朝着天花板,呼吸几乎被抑制。
该来的人都已经来了,该走的,也可以走了。
女王派人捎信来问她该不该见他最后一面,她是很关心他的,可是一芥草民,怎可动女王的大驾呢。
他咳嗽着摇头,肺里火烧火辣的痛。
I resign from this game.
他仿佛能够看见毕生对手微皱起的眉头,一贯冷淡的面孔,说着关于上帝的话语——
[为我祈祷吧,William。]
Pray for me.

1895.
你穿着那件已然褪色的长袍,手指画过胸口那几滴墨迹,又点了个十字。
整整十四年了呢,Mr. Disraeli.
这个世界很快就要步入另一个世纪了,带着所有的希望,满载着我们所有的努力。
It just wasn't the same without your challenge.
你的眼前仿佛浮现他微卷的头发深邃的眼眸,笑意尖锐而话语柔和。
[为我祈祷吧,William.]
Pray for me.
你在床前跪下,闭上眼睛,突然泣不成声。
I'm praying for you, Benjamin, I'm praying for you.




2007.
And in wind and water I hear it, it has been long, long years.
They were praying, praying silently, for what never was.



- FIN -

别问我这个是什么,这是我的历史复习资料,因为所有的史实都是正确的……

TIMELINE.

1846. The Repeal of the Corn Law, Disraeli destroys Robert Peel
1853. Gladstone's Budget of the Century
1858. Disraeli becomes the Chancellor of Exchequer
1859. Gladstone joins the liberal party
1867. Disraeli's Second Reform Act
1868. Disraeli becomes Prime Minister
1876. Disraeli retires
1879. Gladstone's Midlothian Campaign
1880. Gladstone's Third Ministry
1881. Disraeli's Death
1895. Gladstone's Death

看到这里的人我要鞠躬说声对不起,你受骗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历史相关][Gladstone/Disraeli] Prayers of Wind 」へ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历史相关][Gladstone/Disraeli] Prayers of Wind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128-5b32e91f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