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白] 晴日

好过份耶人家白马少爷生日耶生日耶!18岁的(其实永远是18岁吧)的大好年华耶!为什么在这种时候没有大把大把华丽得可以把人砸死的文图来庆祝呢 T.T
(好吧……晴空那边抽了的确不是大家的错,但是,这样的巧合的确更加地让人更加忧伤啊……)
唉……白马,你果然从骨子里便注定忧伤注定寂寞么。
连我这个口口声声说爱你的人(好讨打)都把你给写脱型了呢。尽管很抱歉,但是,我们中国人都说礼轻情义重嘛,像你这样的绅士,再怎么不堪的礼物,你大抵也是不会拒绝的。
所以,干脆一鼓作气把原本的一篇[伪]白也放上来了。
怎么说呢……我只是,尽我所能的,想让你在这个日子里更加快乐一些,而已。
(所以看到不通顺的重复的句子请不要惊讶,原本这篇我是不打算放上来的……可是被刺激了呀!>.<)


[白] 晴日。


你逆光的身影始终清晰而面容模糊。唇角的微笑完美仿佛是测量过的弧度。
在无数个晴空和阴雨交缠的日子里。我与你擦身而过。

>>>

你在清晨醒来。阳光差了一分四十秒透过厚实的窗帘,书本从床铺上掉落,清脆地砸在你同样是刚落地的光洁的脚边。梦里男孩子透明的笑容依旧清晰,你甩甩头,深呼吸,揪起眉头看钟,伸手按下床头的CD机开关,轻柔的音乐响起。虽说很想继续躺回床上,依旧是干净利落地叠好了被子,稳住步伐,优雅地钻进洗手间。

一杯红茶,一碗麦片。冰牛奶在全麦和干果之间旋转,铁勺带着生涩的口感。打开电视在星空卫视九百个频道里东转西翻,依旧是停留在了无人问津的BBC国会报道,勾心斗角的背后绿色长椅上已经有人睡着。你微笑,漫不经心地听着皇家音浓重的英语,翻开当日的独立报,右上角的日期赫然跳入眼帘。
。8.29
。晴
。23~18摄氏度
。湿度69%
——又到了,那个日子了吗。
于是习惯性地,你放下茶杯,眯起眼睛抬起头,从指缝里看那苍白到压抑的阳光。浮云联翩。街边藏绿色的枝叶交割着点点斑斑支离破碎的天空。
8月29日,一个,表面上彻头彻尾的晴日。
>>>

耳朵里塞的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MP3,录的不知什么时候刻进去的杂碎歌曲。哼唱的声调灵异而缥缈,穿透力强,仿佛能够盖过了街上行人纷杂的脚步。你甩甩头发,掏出怀表默记下时间,吸一口气,照例露出一个不知是给谁看的微笑,随便挑了个方向,向前走。
独自一人消受的生日,呢。
为了等待剑桥大学的面试而无法回国度假,对你来说,也是很无奈的吧。
当然这个理由对完全有能力承担当日来回夏威夷马尔代夫乃至日本的机票的你,是极其微不足道的。你为自己的任性而微笑,回想着奶妈在电话那头的惊讶语调,突然决心满满地要享受一次没有女友没有礼物没有人知晓的,寂寞的,自己的生日。
虽说每年的生日宴会上自己往往也会在旁人不注意的时候溜出来如此漫无目的地晃荡,但等某个无聊的客人忽然发现而焦急地拨打你的手提电话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你想你终究是寂寞的罢。寂寞到在一大群人的中间,焦急地只想寻找自己的孤独。
于是你在伦敦某个苍白普通的夏日里,在高街上慢慢地踱着步,嘴角挂着给自己一个人看的寂寞弧度。

>>>

下雨了。
你苦笑着看看天,阳光依然无法直视,雨滴却径直地落了下来。渐渐地浸湿了贴在额前的碎发,吸着手腕的袖口。白衬衫在潮湿的状况下显得透明。你已经习惯。依旧慢慢地走着,低着头,与路人并无两样。风大得可以掀起衬衣的后摆。你觉得有些冷,便将双手插进裤袋里,索性缩起脖子,冲着风雨倒来的方向,继续迈着步子。
是谁说过,英人在雨中,亦不显得狼狈。
你很好地将这种从容不迫的精神在自己的身上发扬光大。大概在这种通体冰凉手脚都要发抖的情况下,你也是会微微笑的罢。
只是你脑海里的那一幕,是不可能在这个日子里重演了。

男孩子从街道另一头冲过来,杂乱的脚步在你的身边嘎然而止,眯着眼睛,水滴纷纷地从他长浓密的睫毛上滑落。在雨气漫漶里他抱着头冲着你喊,
——你这是在干什么?都淋成落汤鸡了诶~~
你微笑,开口便能尝到雨水仿佛甘冽的味道,
——为什么要跑?前面也在下雨呢,羽君。
他翻着白眼,一幅[我就知道我该BS你]的表情,接着喊道,
——虚伪的大侦探!
你歪头,其实雨水雾气已经迷了你的眼帘,你却如同两人在阳光下聊天般慵懒地回答,
——因为,谁也说不准下一刻从拐角里走出来的人是谁啊……若是某个我在意的人,那么我不能让他看见我慌慌张张的样子。
男孩子是很聪明的,你看见他愣了一愣,随后哈哈笑着跑开。裤腿上水渍泥点大片,在主人的肢体运动下显得模糊。远远地,你听见他依旧扔过来这么一句,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假洋鬼子!
啊啊。你心情奇好且故作夸张地吸吸鼻子,用不大不小他却不可能听见的声音说道,
——我乐意。

是的。你那个时候大抵是乐意的罢。白天和某个嚣张的乱发少年吵嘴,晚上和某个不羁的怪盗斗智。睡眠时间少却质量奇佳。你往往看着对面男孩子叼着哈根达斯的纸勺便睡了过去,睫毛下面始终有一片淡淡的阴影,然后会神经质地盯着对方那沉静的睡容看好久。
那人说你是见了女人便要发挥绅士精神的假洋鬼子,你望着他清里带着几分不爽的眼眸笑说,[啊啊,你什么时候成了女人了,羽君?] 一边气定神闲地接过对方扔过来的白眼。
于是作业本一角上的简笔漫里,咸蛋超人永远把玉米飞侠踩在脚下。突出的表情显得夸张放肆且傻气,一如某个会在路过百货公司电视性能展示窗口的时候插着腰在背景新闻的衬托下仰天长笑的少年的得意形态。
17岁的少年总是容易满足。哈根达斯也好。天妇罗也好。路边的烤肉也好。偶尔把青梅竹马的父亲耍的团团转也好。偶尔看见你皱着眉咬着笔盯着预告函的样子也好。往往会让他笑得露出两颗小虎牙,整个人在座位上摇来晃去,头发更似一蓬乱草。
你曾无数次伸手去揉他的脑袋,然后触摸顺着发梢下滑到肩膀上。外人看来仿佛一对好兄弟般,你却还要作势将手臂向脖子处弯并加大力道,以防斜着眼睛的他又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来。
原本就是敌对。偶尔却还要装得很有默契,你仗着身高优势微低着头,鼻尖几乎要碰到。两个人都笑得表情僵硬,眼睛弯成一条缝,看不出真实想法。
你后来想你其实有无数次很想吻他。可是假洋鬼子的绅士精神阻止了你这么做。你对他的执著,也只剩下了在大雨中依旧慢慢踱步,然后看着他从拐角处怪叫着冲出来,丝毫不惊讶地微笑。
这是谁谁谁的扑克脸被用在谁谁谁的身上。
又是谁谁谁的言语在遮挡谁谁谁的不曾遗忘。

>>>

一转眼间雨滴砸在身上已经有些痛楚。你向前摊开手掌,不出所料地接了一把细碎的冰粒。
已经转变成冰雹了呢。
路上的行人也显得稀少,你转个弯,钻进一家小小的咖啡店。店主听见门钟的响声,抬起头来对着你微笑。
“天气真糟糕,是不是?”
“是的,非常糟糕。——咖啡。”你也微笑,为着这有着悠久历史的寒暄。
和蔼的老人转身在机器上忙碌起来,一边接着咕哝,“这块连凯撒大帝都没看上的潮湿土地……”
你一边打量着四周一边想着这位店主一定进修过诸如拉丁文之类的科目,紧接着目光扫过挂在墙角的一面纹章,于是笑容愈发明显。“先生是伦敦国王学院的客座讲师?”
店主惊讶地回头,“是,拉丁文和西洋古典学。你曾经是我的学生?”
你笑着摇头,又问起这家店的历史。老人将一包砂糖塞在你的手里,说,
“我来寻找一份孤独。”
这的确是会自己藏到角落去避开众人耳目的财富。你倚在柜台边了解地颌首,礼貌地微笑,手中的纸杯提供着缓缓的温度。老人清了清嗓子又自顾自地忙碌起来,你把几颗闪亮的硬币放在桌面上捐给儿童医院的储蓄罐里,窗外的阳光便已经刺破了雨云漫漫。
视线里亮红的双层公车如老妇般摇摇晃晃地蹒跚而过,踩着高跟鞋吱吱歪歪的女子从电话亭里拐出来,卖唱的潦倒艺术家捧着星巴克咖啡蹲在墙角哼着不知名的小调,身着黄色雨衣的义工殷勤地对着路过的每个人展露微笑。
推开咖啡店的门,雨后灰尘与花朵树叶腐烂发酵的气味交杂着扑面而来,分外地醇厚。你不动声色地做一个深呼吸,心想,这就是了。
This is London.

>>>

Hampstead Heath.
很多人愿意驱车碾过半个英国来野餐的地方。
常年遮蔽着天空的树杈枝叶,风中飘扬如浪的芒草,大片大片的不知名的艳丽花朵,Notting Hill里面男女主角重逢的温柔场景。
慢跑的老人,快走的青年,追着自己尾巴玩的猫狗,跌跌撞撞打滚的幼儿。
还有就是与你一般挂着MP3或是iPod的眉角刻着隐约忧郁光色的人们,却能在你停下打招呼时告诉你‘我很好’。
[科学研究证明绿色有益于减缓忧郁症的症状]
你在路过地铁站的时候看见挂在外面的心理学杂志封面如是说。默不出声地撇撇嘴。
被誉为伦敦之肺的公园里常客依然络绎不绝。将近800英亩的土地上谁都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小小角落,一如那些被冷落在落叶里弯道旁的长椅,零碎地刻着诗词和先人的名字,寥寥几句里便刻画出那些人曾经遗忘在此的孤寂。
[I was born tomorrow]
[Today I live]
[Yesterday killed me]
你看着如此一把长椅上的诗句,抿起唇,掸掉上面的草末,坐下。
视线里是长长的晴空,白湛的光从天际铺卷而来,风中摇曳的青涩草籽香气,某个人调皮又肆无忌惮的笑声似乎也就此卷进了耳际。
你愣了一愣。

[唷,白马]

男孩子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清亮而无所顾忌,若不是背景有刻录时的沙沙声,你几乎要在四周搜索起他的身影来。

[你能听到这里,说明果然不出我所料啊]
是什么时候?什么时候的事情
[你这个假洋鬼子,又在一个人毫无目的地闲逛了是不是?]
你又是如何知道我有这个习惯的
[呐,有这个空,不如去帮我看看有什么新的魔术杂志]
不愧是国际级的怪盗么
[我说你啊,这段时间我没有出预告函,你是不是很无聊呀]
[你以前说的,为着彼此的存在,就是这个意思吧]
……
[不过!]
[难道我羽快斗就是给你解闷来的么!]
[不可原谅!]
啊啊,一如既往地活力过剩呢

[所以,你活该]

你微笑,仿佛又看到了男孩子凑到你面前露出小虎牙的样子

[呐你不许给我打长途啊有时差的我不想被你的午夜凶铃给吵醒]
那比较像你的风格吧,羽君
[所以……哎,我也不浪费你这个MP3的空间了]
[才125MB,你也玩贫民的东西么……啊咧,Yepp系列的?不不,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啊对了对了]

天空一如既往的蓝
记忆一如既往的清晰
恍惚间
你应该早已预料到。

[白马,生日快乐]

2006.8.29
晴。


by 冰影


请相信我爱你。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白] 晴日 」へのコメント

这种纯属带有私人感情的贺文外人其实没什么好说的~~但是觉得这片的白马更加贴近于原著一些~然,他收到你的两份贺文应该心里很感动吧!

TvT 好吧我觉悟自己是改不掉这张脸了……

再次被这篇里的少爷给萌到了,孤立而孑然的感觉。想起亲说过的,英国人的礼仪从骨子里带着疏离冷淡的味道,但我想即使少爷没有这一半的英国血统,谁人也都会有需要静立独处的时候的。
一直以来看过太多温和迁就的少爷了,所以看到这样冷漠感觉的时候就无可就要地喜欢上了

而人品的,我又偏偏在这个时候脑中蹦出场景来了

他看着上方贴近的褐金前发,吞吞口水本能地后退却发现只能贴在沁凉的大理石墙面上,相差六公分的身高此时形成微妙而柔软的弧度欺压下来。
“白、白马,你是英国绅士对吧!”
他以为出口铿锵有力气势逼人,嘴角却干涩地要命,而且一直蔓延到喉咙。
“是的,羽君。”
逆光处他没法完全看清对方面上的表情
“而我同时也是一个普通的日本中学生。”
只是声音通过他的意识传达给他对方的坚定。唇上覆合了微凉而柔和的温度。

背景不明,气氛不明,起因经过结果番外发展(这是啥||||)一概不明
我只是被萌到了、只是被萌到了而已><

骨子里带着疏离冷淡的白马,才是我心目中的白马呀。
白马:我不承认
……
我今天发现了抛砖引玉是怎么一回事情了,殿,希望你继续RP下去!m -w- m

亲爱的我LP,先要说新家好漂亮,虽然晚了一天,还是要同祝白马君生日快乐!
一直好喜欢亲爱的LP文中的细节描写,连阳光的角度,雨水的重量都分毫不差地传达给我,还有那人微笑的深度,低首颦眉的弧度,呼吸的速度,掌纹的曲折度,这点点滴滴该是怀着多少多少细致入微的爱呀.
这种感觉是生活,不是童话,尽管是童话般的生活,也极近真实体贴,让我相信,在白的故事里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永恒.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白] 晴日 」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http://amarantine.blog50.fc2.com/tb.php/12-61c000e9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