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I retain the right to be miserable

和某英国朋友见面了并坐在Covent Garden聊了很久。我们正在经历相似的事情但并没有互相安慰,在LSE学社会学的她很多时候能比较理解我的一些奇怪看法,比如今天我对她说其实每个人在经历的个人危机都不太适合说出去。对外总是会有一种压力,我们总该表现得如同其他人所希望我们表现得一样。
前几天娘不经意地提起说有远房亲戚说我在外公的灵堂没有哭,并对此说“是不是没有良心”之类的话,对此我非常地生气,我当初忍了那么久就是不想让周围的人更加忙更加伤心,结果得到的是这样的评论。
仅仅因为我没有表现出我理应做出的表现。
然后就是所谓的伤心难过,身边的人总会希望你在低落后重新振作起来,并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继续走下去,至少对待身边的事物人用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态度,当然这其实是不可能的。每一件足够改变我们的事情所带来的改变都不可避免,我们所能做到的最最极限的也只是在这样的改变里依旧保留一点能让别人认出我们的特点。
LSE的姑娘面临的失去父亲的危机,然而我们聊了很久也没有人哭,没有人说“我很遗憾”,没有人说“别难过一切都会好起来”,因为那都是谎话。我们可以继续往前,可以继续笑,可以继续对着别人说“啊没关系的哟”,但已经再也回不到过去那样的“一切都好”了。
最近一期的心理学杂志上有个专题,题目是[You have the right to be miserable]。“你有权利感到痛苦”。文章大意是尽管世界要求你摔倒后马上站起来,你有权利边爬起来边哭。哈哈哈。我有权利感到miserable。Even if it's just for a while.
早上刚睁开眼睛的时候——晚上想睡却还很早的时候。一个人走在路上的时候,考试中突然小指抽筋的时候,考完了数一下发现自己6个小时里写了26页一万字的时候,在整整一天的忙碌后还要提着很重的购物袋回家几乎走不动的时候。我有权利感到miserable。

由于并没有告诉多少英国的朋友关于自己的事情。所以听不到那些“你现在是否感觉好些了”的问候。唯一告诉过的两个,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除了LSE的姑娘,另一个男孩子说“shit I don't think I actually known you to be miserable before, the Vicky I know always had a relentless supply of smiles”。是吧。我也总是阳光向上好好青年的,所以一旦miserable引来的反而更多是惊讶。

今天和LSE的姑娘一起回了老学校。见了一些老师。很高兴的,非常喜欢那些老师的。尤其是教地理的老男人,正坐在走廊上和一个同学讲题,看见我,先是惊讶地睁大眼睛,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用他特有的慢语调说:Hu~llo。What are *you* doing here? 然后他走过来向我伸出手,我正惊讶他为何这么生疏了,条件反射也和他握了握手,结果老男人单腿跪了下去,并亲吻了我的手背。
……
我想边上的姑娘们是被吓到了,然把她们吓得更甚的是我笑了一下说“what are you doing sir? I want a hug”。然后他把我抱起来又搂又亲的,时间似乎是长了点,力道也大了点,我的腰快断了,不过感觉还是很好呀。><
老男人问我说你怎么样,我说很好啊,他指指我的眼睛说“很好?都有点眼圈啦”。旁边同学说大概是考试的原因吧,他露出“真的是这样吗?”的笑容朝我眨眨眼睛,我突然有点感动,这个老男人向来是很细心的,尽管他没有多问,我也没有多说。
还有一个教地理的老师为了某种原因留了一脸性感的胡子,一面亲我的脸一面说“I apologise for the beard, it will go tomorrow, it HAS to go tomorrow”。哦他看起来真帅。(……)问了我很多关于中国最近的事情,他向来亲切地称我为“my little Chinese correspondent”。末了拉着我的手说很高兴啊,我最得意的门生没忘了回来看我们。另一边老男人插嘴:其实是我们最得意的门生最终选了历史而回来刺激我们的……说完两个人露出很酸的神情,在一边的历史老师大笑搂着我的肩膀说“别听他们的,你做了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教历史的女强人在做了妈妈后变得有母性了,不停拉着我的手说“我的姑娘长大了!我的姑娘该统治世界了!”(这……)
他们问我是否喜欢大学里的老师,想想是的,等大学毕业后我肯定也会像去看中学老师那样去看我的大学教授。因为都是老男人和女强人。(……)

我最喜欢的老师无一例外地都对我说过一句话。他们说don't worry Vicky, you will be fine。这样一句简单的话让我始终对他们抱有莫大的感激。
用比较郭调调的话来说,就像是一个人的夜路上,突然亮起的一盏灯。一种昏黄像家似的光芒,在我走过去很久之后,也能看到它不停地延伸至远方。

最近的状态大概比较奇怪。
如果你看见我高兴,那么我一定是因为你而在高兴。Personally, though I am not always, I retain the right to be miserable.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老爷老爷~



点击看大图。
750x500的大小,老爷根据需要自己裁吧~想来想去就只有这种办法能突出类少爷了(……)

这个模板很漂亮,就决定换了。
谢谢所有留过言的人,至于的最近更新就全部转去里bo啦。

我现在觉得很晃

北京时间凌晨五点三十六分,伦敦时间晚上十点三十六分。
又回到伦敦了。

倒时差的感觉就是很晃,长途飞机向来干燥,现在嗓子疼。
连续好几天没好好睡觉吃饭了,逢人见了我都说“瘦了”“憔悴”,很好很强大。
憔悴就憔悴点吧……我有的是理由憔悴。

在机场降落后收到两条短信,一条是云的,说一路平安,看了看发信时间那时候我大概在俄罗斯上空,另一条是若木的,不知是否被中国移动肢解了,似乎只有半截的样子,但大意还是看出来了。
回家后实在没力气烧水煮饭了,去买了点薯条填肚子,晃着看了一下email和留言,嗯……很谢谢大家。

其实就这件事情我似乎对身边的朋友有了一种新的认知,无论是我对的信任还是对方的反应。17号那天去医院的路上我考虑了很久到底给谁发短信,其实非常想和若木讲,但她那时在上课,就没发。想和幽幽说,但幽幽一天前才刚说过坏情绪不能影响到朋友,就也没说。和aa讲倒是毫不犹豫的,后来也和云发了因为她一直在很关心这件事。
除此之外,就是看到我的bo才知道的了。
和国外的朋友同学一个都没有讲。文化差异,讲了也不明白,我才不要听那一两声“哦真可惜”,随后转的话题“我买了新裤子”。
其实形形色色的反应和回答里,都能看出不同朋友的特性吧。若木和我本来就亲同一家,常来我家玩也熟悉我外公,若不是她在冲刺阶段,我真的很想和她一起哭一次。亲爱的aa说出话来总是能让我感动,她是第一个回短信的人,我握着手机在医院的电梯门前拼命地抽鼻子。幽幽的作风也总是我熟悉的,坦然地说“我不知道该说什么”,然后放那首在我低谷时送给我过的歌听。很想抱抱幽幽亲爱的。云我就不说什么了,或许对一个本身就太忙的人说这种事情实在是过分的任性行为。
还有在bo上写了那句话的澜,不要弄得那么生分嘛。每日总是早起的老爷,19号九点给我的短信。尽管我没回,但依旧点了点头。bo上第一个留言的,隐藏了身份,我去看的时候却非常惊讶。然后很高兴。能从一直默默喜欢并仰慕着的人地方得到关注的确是很高兴的。下面的akiha和优纪殿,还有没有留名的哪怕只是路过的殿,也是很高兴看见你们的留言的。翼晓殿,你倒是弄错了,或许是时机关系,我不知道你为何认为我是有很多悲伤的人,我自以为已经很努力了。两年了我还记得,那个曾经说过很关注我却又消失的人,但如果你觉得你看到的是一个总是被悲伤打倒的我,那么你找错人了。这种时候同情和怜悯对我来说都是很令人不舒服的存在,毕竟我就是这样一个很别扭的人。
小清,上海面交玩的还是很开心的吧,其实前一天娘让我取消的,我也考虑过取消,但最后决定还是不要影响到你们了,毕竟机会也挺难得的。不过我也不是在强颜欢笑什么的,的确是很高兴的哟。

虽然爹也说过一切总会过去,但总还是有很多的事情在改变了。现在比我更脆弱的自然是家人,总觉得这已经不是我可以任性的时候了,可以尽情撒娇装小孩的对象的永久失去是否也意味着我该真的真的长大起来,并有所担当。
对此我依旧害怕。但人总也要在害怕里学会坚强。

心情不佳是必然的,还要考试,和忙着租房子等等现实中的事,所以想消失一阵子了。过去和大家总是聊着很high的话题,爆料什么的娱人娱己,但现在我似乎需要先调整一下自己的心态。否则说出来的话不可避免地会伤害到感情吧。

如果我愿意被你找到,你自然找的到我。orz。
换句话说,能一起悲伤并共同坚强起来的朋友其实依旧是不多的。

原谅我很直白。

……

去年八月的时候红零殿曾经回过我的一个帖子,那时她说的话我到现在印象还很深。
【相对于现实,一切确实都只是附属品,仍然存在的人理应继续走得更远。】

明天去上海,晚上面交照常。
后天飞机回伦敦。
周四考试。

仍然存在的人理应继续走得更远。

然而不难过是不可能的。
当家里的大人,那些看起来总是很有办法,说着“没有关系”的人物,露出伤心欲绝的神情和痛哭的时候,我反而不能哭了,外婆原本就有心脏病,娘已经累垮了,没有必要再去添乱。
一整天胸口都很疼。像是堵了一口瘀血一样。

...続きを読む

外公走好

我现在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我这一家子

出同人志以来,我家各人的反应。我家在很多程度上都很强大……真的……


听说我“出书”第二天,外婆就要求我拿着书给她看看。我拿去了,她看着封面说:"哟,这两个男的女的啊?倆男的?倆男的相爱?哦。"
我就败在这个"哦。"上了。

为了要开招商银行的帐户,我问外婆家附近有什么银行。
外婆若有所思一阵,答:"工商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还有……"
我兴奋地:"还有什么?"
"信用社"
"……"

我大舅指着我家那一堆书很严肃地说:"我要来查你啊!非法出版物,还没交税。"
我惊!"对哦!大舅你是纪委的……哎呀糟糕了……"
大舅忍笑:"你不是党员,纪委管不到你。"
我不屑:"那就没关系了嘛。"
"但是作为群众我也可以举报你!"
"……"

我小舅偷偷问我娘要了一本书带回四川打算"拜读",我得知后疯一样把书追回来。"小舅!你是党员又是领导,要发扬和谐精神,不能看啊!"
小舅:"……" (非常怀疑的神情)

...続きを読む

我们来说点欢乐调的事情

生活不可一日无吐槽,连一向正经(你哪里看出来的!)SUNDAY和小学馆都走同人路线了……我们还怕什么……

这是接连几天来的爆料汇总。其实都是前两天的,这两天……orz……忙得脚不沾地……忙得鸟飞(够了!)

肢解主义
[不要……讲了(心碎)]
[你的心碎成两半是不够的……请 自由地 自我肢解吧…… ]
[我云殊纵的一世英名全毁了 靠我找个废墟去……]
[请走 不送(……) ]
[我带着8本书一起去……]
[哦 那你先把钱留下 然后去吧……(够了! ]

学习榜样
[你快去脱臼吧 我今天对着N世界看了许久 没舍得38块钱]
[什么脱臼,我在构思的新白里面可比脱臼强大多了,我要像最新的最小说学习 ]
[等等 你要学习最新的最小说……你要鸟飞?(……)]
[鸟射咯!(…………………………) ]

这……
[我们试想 有啥是比肢解更肢解的? ]
[剁肉馅(|||||||||)]
[……………………………………]

这……2
[我没说那篇是虐的!]
[都剁肉馅了还不虐……]
[我没说那篇就是剁肉馅的……你糊涂了……不!!我哪篇也没说是剁肉馅的!我也糊涂了!]
[kukuku……难道说是关在水牢里的(骸:谁COS我?)]
[你希望看到谁泡烂?…… ]

军师说
[第一 那种液体不会把人泡烂 第二 如果我说是快斗 澜抽死我 如果我说是少爷 你抽死我 如果我说是工藤 幽幽会把我做成包子 如果说是服部……哦我其实对服部并不是一点爱也没有 第三 这其实取决于你暗系RP爆发的程度,腾起吧你色的羽翼(……)]
[我笑了,幽幽不抽人,直接卖包子…… ]

军师说2
[其实我也偷偷地告诉你 我在去年8月就决定让他们俩(哔)一起 但是我也不知道为啥会(哔)一起……]
[就是因为你这个肉馅大脑!!!!! ]

...続きを読む

平新果然是大局,赤新仅仅是插曲

我其实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白天在医院陪外公或是在外婆家陪外婆,晚上抓紧时间和父母讲讲话,两天能上个一次网就不错了更别说更新,植物一直说的没错取款发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然而!然而!我看到柯南646后还是不能忍了!嗷嗷嗷!这是什么样的世界!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样!的!世!界!!



失忆!落水!锁骨!“工藤是我最亲密的朋友”,你干嘛不把最亲密的……后面两个字直接哔掉!(你倒想)“新一……这是我的名字吗?”你干嘛不说“那边的皮肤哥哥……你是我的主人吗?”(够了!!)还有那个眼神!老爷说“小狗一样”,在我看来那简直就是弃宠……弃宠啊……
记得很久以前服部也掉下海裹过一次毯子,那时候他一脚踏在船头一边拖着鼻涕却依旧是胜利攻归来的样子(……),可工藤!工藤啊!你这个不争气的!(……这……)换了你怎么就什么受上什么呢!这哪能!哪能啊!啊!
老爷短信告知我的时候一瞬间我的脑海闪过了“洗脑”“囚禁”这样的字眼,我这是怎么了……哎,你们别扭头啊……
大哭,快斗,儿媳,你总受地位不保啦,不,别跳舞撒花了……|||

73总是能给人带来惊喜惊悚。当风和日丽讲故事没人看的时候,他就跑去抄袭同人!职业道呢!啊!被狗吃了么!(服部:……)

和我说这是主线剧情我都不信!(这当然不是主线……告诉我这不是主线吧!?)73你这个菠萝脑到底在想什么啊!失忆……失忆……还是裸体……裸体……我哭了……工藤你干脆就这样失忆了再去整个容(啥!)或者拜托快斗给你伪装一下直接换个身份和那个是不是赤井还不知道的人浪迹天涯好了……(你的赤新之心还不死呀?)

说着又有事得出去了,但我还没宣泄够!不!不行!我太受刺激了!我一定要继续宣泄!我要写新快!(………………………………拿泥!?)

白本通贩开始

请注意查邮箱。
没预定过的同学可以去淘宝网买,地址往上看。
汇款通知邮件及其详尽,请耐心看完,如果还有问题,请留言或email提出。
台湾的殿请等到暑假,泪,四月做台湾通贩估计是不可能了……orz……

希望一切顺利///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