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这些才是真的不得不说的话|||

其实不太想说,但是不说似乎没法给一些人一些交代。

南京最终还是去不了很抱歉。四月通贩可能要延迟抱歉。

原因很简单,外公的病。现在我们全家都和战场一样,任何人都一步不能离开。我是强颜欢笑的那个,这两天为了安慰外婆说笑话连喉咙都又痛又痒。
外婆家没有电脑更不能上网,见谅。

别的不想多说了,这几天见到的,经历过的,压在心头的,恐惧,紧张,必须负起的责任,装出来的无知,加上时差引起的躯体反应,让我脾气不是一般的糟糕,幸亏云一直不离不弃(……)地忍受着我,在这里再次说声对不起和谢谢><

快递也有些问题,最近一直忙着在补救。

希望南京同人会一切顺利。

四月通贩应该到时会给出一个汇款期限,估计只有一周左右,然后根据在那周里面收到的汇款一次性发书。肯定是做不了多少的,剩下的全部得等到暑假。真的很抱歉,但通贩是我一个人来真的很勉强,加上现在家里又有这么多的未知数。

请大家原谅及包涵吧,无论是什么事情我们真的都很努力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该用什么样的简单标题来描述我心里的复杂情绪?











娘说: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并做成功就很好,不过你这书名为什么又黄又暴力?
爹说:一回国就让我掏钱啊,行行行,你一边做这个一边还能写出好论文真了不起,啊?还是非法出版物?更了不起了……
云说:少爷小同学,新房盖好了。
若木说:有些替你先寄出了,剩下的一百四十本你自己来扛吧。
我说:我看见这照片就哭了。

平静的感想如下:
1,比想象中的要厚要大(所以说做本时脑子里其实一点概念都没有啊囧)
2,比想象中要漂亮……T口T

不平静的感想如下:
真他妈太漂亮了,真他妈太厚了,真他妈不容易啊!!!!!!
这么厚的书卖这么便宜好亏

有很多的话想说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由于时差的关系我还是处在梦游状态。自从看到照片后做梦的内容就又都是本子相关的了,好像老电影一样一遍遍重放。睡不安稳,昨晚两点半醒来时看了看手机,第一个念头还是[云发短信了?不会又出问题了吧……](人家只是和你说晚安而已啦笨蛋)

把做本子以来承受过的压力和委屈都和爹娘说了,感觉好很多。娘一向以来对BL不反对,倒是对同人和抄袭之间的区别比较纠结,并明显偷着乐地一口一个[你那个又黄又暴力的非法出版物……]爹在一边说,原本以为你一个人在伦敦会寂寞,看来很热闹嘛!这也是一种能力的表现,以后记得写进CV里去。
蛮高兴的,辛苦了那么多天的成果能得到父母的认可。照片都给他们看了,两人的反应都是[很好很强大],并对封面上两个男孩子边上写着相爱两字没有提出任何疑问。爹说封面很漂亮,娘说是同性恋的书啊?我说嗳。她大笑着念叨着[非法出版][又黄又暴力]地走了,并冲着爹说:[你女儿现在越来越厉害了]。
我(单方面地)认为这是称赞||||||||
坦白后就多两个后援,若木说一本书大概有1kg左右(1公斤!1公斤!!!),一百四十本……我在电话里就囧了,我娘在后面说[那不就两百多斤么?怕啥?]很好很强大,下午娘和我一块儿去拿。而且接下来的通贩环节也有后盾了,汇款细节和做帐什么的,还是爹娘最有经验orz

目前25本已经寄出到南京,20本到北京,8本到天津。
由于这些是在我回国之前寄出的,没有我的签名了……不过也不会有人在意这些的吧 orz

回国后比我想象中还要忙,四月通贩估计无法做几本了,这些具体的到时候再上来更新。

今晚拿到书后我要仔细看看……然后上来说感想!(其实通篇都只会是嗷嗷嗷嗷嗷的无意义嚎叫吧 哭)

最后……
我好激动啊!!!!!!!!!

祖国母亲!

衣服洗好了,碗洗好了,房间整好了,东西收拾好了,北京同人会也确定下来了(……)
回国了哟!届时上网不便,手机联系。本子的照片届时来更新>3<
那么,大家国内见!

【伪情书】to Joyce, for it is that time of the year again

不谈政治了。打了很长一封很有思想高度的email给军师,不知是因为126的原因还是gmail也被河蟹了的原因没有出现在记录里……我……算了……我们现在要拥护朝廷……|||

三月份生日的人太多啦,一下子祝贺都祝贺不过来。今天(诶其实国内时间应该是昨天了orz)是我家若木生日,若木亲爱的生日快乐~~~~~~
去年这个时候给她写了封又肉麻又自我中心的情书(……)今年的这个时候却因为陷在奇怪的爱国热血青年的心情里出不来……明明前几日去中国城买吃的时候还想着该送她什么礼物的,结果转一圈觉得和她的交情无法用礼物衡量就又拐去观望特拉法加的游行了(哪儿和哪儿啊)

尽管不成文,但还是来写两句吧><

...続きを読む

后续报道。

发现一下子多出300多的点击,吓到了,去google了一下果然是题目的关系,就改了题目orz。

英国的查尔斯王子又要接见达赖喇嘛了,这头蠢驴。我对英国女皇的印象还是可以的,但查尔斯……诶。皇室子女普遍智商不高,但傻成他这样的还真不多了。

我也觉得连续几天说政治挺囧的……但这算是后续报道吧。

苹果上新帖,游行的问题现在陷入进退两难。西方媒体,警方,公众都对我们态度不善,几十万留学生的安全问题和政治问题都无法保证。藏独分子已经通过电话恐吓威胁等手段打算让我们放弃这次的行动,暴力行为恐怕也是不可避免的。

原帖比较长,我抄来了,圈出了重点。这些都是组织人的亲身经历
有兴趣的来看,这种东西估计在国内是看不到的。
原帖:

...続きを読む

有话天天说

亲爱的小白花过生日啦!小白花生日快乐!(谁呀)
抱歉这么晚才看到,太对不起你了,一时半刻也拿不出东西来给你;_;
客套的话不说了,什么你对本子的贡献啦白四人小组的欢乐啦小白花的净化能力啦(……),总之说好了在一起就要一直在一起哟,卖身契撕毁无效
生日快乐!
16岁花季了哟嗷嗷!青春吧!校园吧!D27吧(你不要讲了……)

那么今天继续昨天的话题(还要说啊)
苹果上这个贴比较强大了,让人觉得“哎真的要闹大啊”的感觉。内容在里面:

...続きを読む

这是一场运动

其实我一直觉得在一个以ACG同人萌萌黄色暴力为主的blog上说这个很奇怪,然这两天和我说这个的人太多了,无论是在留学生网站上,平时餐桌谈论,MSN上,QQ群里,早上地铁上看的报纸,都有,这就很不能忽略了OTL
没错我说的就是拔旗事件,藏独激进分子,国外的舆论,还有,最重要的在这里,伦敦的反藏独游行。

...続きを読む

有料天天爆

先来放特典的照片。
PS成这样全都是军师她的主意,什么朦胧美,什么神秘感,我……
我边骂(……)边干活,差不多了截图给她看,她居然来一句“哦你真的去PS四叶草了,女儿你娘终于X了”,我掀桌!!都给我来抽这丫的!


行了你们就看一下神秘和朦胧吧(……)


关于爬D27的事,我家军师又说:


你家又要添丁了啊。白马对Dino说:“握个手吧,难兄难弟。”27对小同学说:“请多指教,前辈!!”Dino对快斗说:“参见大嫂!”快斗对少爷说:“……你娘这是要干啥……”



看我不抽死这丫的

那么放Reborn74的十年后截图哟,服务没得看的那谁还有谁(……)






我一直觉得十年后了平挺面熟的,这是怎么回事||||


我哭了,第一眼看到我的反应是这除了表情就和山本太夫妻相了吧。话说我一直不觉得自己怎么陷进了8018,但……Jan那个时候一定给我洗脑过了 哭
(其实只是动画组偷懒的原因吧。)


动画组很偏心,云雀有一个很帅的动作和特写。这个特写,我笑了,国外LJ上的讨论第一句话就是“wow. Hibari's chin can stab me.”可以戳人的下巴,哈哈哈哈(咬杀。)


特别服务澜的小言纲。>< 这个动作是连续起来看好看,还有一幕是27站在彭格列家族的图纹前,我觉得超萌哟。

最后是这个……

云你快把鼻血擦擦,你家69就这么坦荡荡地出现在了27的脑海里(啥!)

-------------------------------

今天白三人小组(高中生小白花要早睡没办法呀)又毫不正经了。

有料天天爆往里看哟,尺度很高请注意!

...続きを読む

有些话又不得不说了。

我现在真是越来越不理解这个世界了。

...続きを読む

【REBORN/D27+DHD】长梦。

虽说这篇是Dino中心文也不为过,但毕竟主CP冷门,请慎入。雷者自负。隐CP稍微主流,DHD、8059皆有。没有不良内容。


D27
长梦。

When I can no longer protect your innocence, the phoenix that rise from the blood will let out a cry of the nightgale.
当我再也无法保护你的纯真,浴血重生的凤凰将会发出夜莺的悲鸣。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泽田纲吉在半梦半醒的边缘听见闹钟在响。饱受欺凌的孩子大脑皮层下产生的神经性条件反射是跳起来抱头大喊[啊啊啊reborn我知道了你不要砸我打我砍我踢我],他一个挣扎从床上冷汗淋漓地坐起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时值冬日,窗帘条缝外面的天空依旧是陈墨的颜色。
他动动手,手还在,动动脑袋,脑袋还在,动动腿,咦,自己的腿不能动了,泽田纲吉背脊上的冷汗刷地逆流成河。
[这是怎么回事——腿好重——R-r-r-reborn你不是又乘我睡着的时候想出了什么特训的点子了吧——没听说过睡觉时在腿上绑沙袋或是石块的啊——梦里也要锻炼什么的那是骗人的吧——]
暗里有人的气息开始浮动,长长的吸气吐气声,纲吉的眼睛开始逐渐适应没有光线的环境,腿上的压力突然减少了,他感觉到了一个奇迹。
“嗨,阿纲。”
加百罗涅十代目抬起头来朝着他打招呼。
从姿势来看,对方一直趴在他的床边,应该是压在他的腿上睡了很久,什么啊,纲吉获得了死而复生的希望,原来腿上的沙袋是自己的师兄。
然而总归是有问题是不得不问的。
“迪诺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床边的人摇摇晃晃地挪过来,无论是语气还是动作看上去都饱含睡意。Dino压低了声音含糊地告诉他关于深夜航班其实是身心折磨,说由于到的很晚所以不想打扰任何人就悄悄地进来了,又说,
“阿纲,你不要…”
话语的后半句被含混的吐息带了过去,纲吉露出茫然的神情。
“我不要什么?”
然而面前的人将眼睛闭上了。
“阿纲,我很困,你能不能把床分一半给我?”
“……”
纲吉看着对面那合着眼以最小幅度挪动嘴唇说话的男子,心想他就算是成功地摆出了囧的神情对方也看不见。
“嗯…嗯。反正我很快就要上学去了,先挤一下吧…”
“谢谢你哟,可爱的师弟。”

闹钟。五点四十分。

...続きを読む

两个测试(真是没创意的名字)

这两天一直在商量本子的实际问题,通贩特典面交什么的。四人小组的庆祝……延后了……orz

两个测试都是akiha那边看来的。

第一个的得分其实很平庸呢,但感觉还是满准的……

责任什么的,其实是因为被丢在国外后就觉得要负起很多所以才产生抵触情绪的吧,我非常慕那些能够说出“没关系交给我”的人。
感性……没想到会这么高……囧
知识和理性也还行,我比较满足了orz。乐观和悲观是对开,很好很强大。深度看来还不够嘛,摸下巴,需要多多努力(……)
所有分数里居然恋爱最高,我哭了,这啥意思啊
缺点其实也满准的吧。



地址:
http://www.whobirdyou.com/whobirdyou/thought.asp

第二个结果进来看。

...続きを読む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orz

你们不如把我的blog设首页吧,这年头谁还天天更新日志呀,哭

完全静不下心来写论文,到处乱逛,在JKR.com看到这个:



我看见只有Fred一个人孤零零地先挂了就觉得伤心,JKR你太狠了。
Draco找的老婆叫啥名字?JKR你这手写体……Asteria?Asteria?这是啥名啊?听起来像Hysteria——歇斯底里 OTL Asteria Greengrass。绿草。绿草……||||
Draco的儿子叫Scorpius(这个在第七本里就出现过)Hyperion,这又是啥名啊……远目
George的媳妇叫……Aupelina?Arpelina?哦,生的儿子叫Fred,这个太兄弟爱了;_;
Percy娶了Audrey,怎么都是A字辈的,无语。
Luna嫁了Rolf……这都谁啊……儿女都是L字辈的,Lorcan,Lysander。一个听起来像尼斯湖怪物,一个听起来像药草。很符合Luna的性格么都(殴)
Harry和Ginny(哭,我是H/Hr的……)的女儿原来叫Lily Luna……他们这家人还真是谁都纪念进去了,可是!为什么偏偏没有Remus!偏偏没有!可怜的Lupin ;_;

3月10号是Lupin的生日我完全不知道,Lupin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人物了。然而因为始终没能萌上Sirius/Lupin,他被藏在了心底。诶,套用akiha的一句话,我曾经是那样的(默默)爱你啊,Professor Lupin。

结果还是没能静下心来(这就是你静心的方式么)明天早起去还书,诶诶诶,太orz了。

别想本子的事了!别想了嗷!越想心越不定啊|||女儿都嫁出去了,单留娘家人担心有啥用啊 抹泪

暴风雨和艳阳天。

伦敦的天气又在反常了,今早我出门前看了看窗外,行人没撑伞,以为没下雨的,走到楼下才发现那是因为雨下得太猛风刮得太大而没法撑伞了。
……
英人在雨中也不显得狼狈这句话太对了,太对了啊哭,没见过这样在狂风暴雨里还听着iPod慢慢走路的民族了。
不过事实证明今早撑伞是不明确的,在伞被吹翻三次并差点将我如玛丽波斌阿姨一样掀走之后我也不撑伞了,在狂风暴雨里听着mp3慢慢走路……谁怕谁啊……
到了下午就阳光明媚了。很好很强大。

今天虽不上课但都是讲座,讲的都是在不远的未来的事情。什么明年租房子啦,什么以后的工作啦。晚上回家已经八点多了,从没有早上出去晚上这么晚回来的,感觉和上班族差不多……反正心里一下子害怕了下,又呆了下。学历史就是这点比较郁闷,不是什么都不能干,而正是因为什么都能干反而不知道选什么好了。

今天下午去听的那个讲座是关于管理顾问的,这个职业在中国我还没怎么见过,真的不多。年薪高,一年十万英镑,那可是人民币一百五十万啊。但是苦。累。而且要全世界飞来飞去,这一点让我觉得很郁闷。干嘛不能火车乘来乘去啊(……)
其实对一项职业了解的越多越是有疑惑,我真的喜欢这个职业么,真的要去做这一行么。感觉能够接受,稍微喜欢的职业还是蛮多的,但是所谓的passionate,真的很喜欢,就少了。传媒。新闻。出版。杂志。报纸。管理顾问。投资银行。公务员。学术研究。会计。法律。这些都是历史系毕业生能干的事。有些我都看不到和专业的联系OTL 但是选择太多了反而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还有就是我才大一啊!我连[上大学]这个概念还没在脑子里转清楚就让我考虑毕业后干啥——太狠了——老师你太狠了——哭

晚上看的reborn73,又是完美的R27,然后,嗷嗷嗷,终于要十年后了呀!澜你加油吧,我们要为了2727而努力,啊,云在吐血了……
十年后就是我漫画没怎么追成功的部分了,绕来绕去的我一直很不明白(笨)希望动画可以解释得清楚一点,囧rz。

其他没什么了,本子确认开始印刷了。真的感觉有些手脚不知往哪儿放呢,和前两天做梦都梦见封面被无良印厂换成宣纸的反差太大了……真的太大了……我果然是自虐的干活啊 囧

和幽幽说了很多。和云也说了很多。总之在友情这一块有往八点档发展的趋向,不,是一直都很八点档了。但是结果是好的就好,我是真的很在意你们每个人。

今天好好地哭了场。

早上起来时只有一个念头:没收到短信,说明样本一切顺利,太好了……
样本基本可以,由于是小批量印刷所以样本是打印,和最后成品会多少有不同。
还是那句话,我们努力了,我们努力不到地方,我们忍。

生理周期,准确三周。
今天哭了一个下午。

哭泣不在我的原本计划之内,也不是为了本子的事情,那样就真的太矫情了远目。只是长久以来,日夜附加的一些藏在心里很深很深的东西不知为何就在今天全部被翻出来了。
和云在说着那些事情的时候,一边打字一边根本看不清自己在打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语序语句恐怕都是混乱的,第一次知道眼泪是可以真的噼里啪啦往下掉,整张桌面都差点逆流成河。
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还流的出这么多的眼泪,而且原因还不是为了自己。

今天我看见的最伤心的一句话,其实是云说的。她说她若是可以的话借遍整个大学也要去南京。她说200本本子200斤也没有关系,她拉着高兴。这句话刚听起来很滑稽,可是和前文连起来我的眼泪还是往下掉了。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让人无奈的事情,为什么我们满心的期待好心往往都用错了地方,为什么该去在意的人却偏偏最无能为力。
这些想法总是在我们以为自己很成熟很能干的时候来侵蚀骨髓。

我一直是很看不得那些拼了命也要将自己觉得重要的事做好的人的,就如我一直很看不得那些哪怕对方已经求救了却还不伸出援手的人。前者让我心痛得要命,后者让我痛恨得要命。
我在今天突然明白我活在一个轮回里,我周围看见的,我在意的,在意过的,这样的范例已经重复多次。
云这样的拼命让我感到心疼,一开始就是。正因为我看到她这样的特质所以抱着私心将她拉来做本子,可一开始的确没想到会需要我们每个人都拼命的这种程度。我从半个月前就开始内疚了,我觉得因为我的自私而间接地在害她。因为我在晚上睡觉时知道她会将剩下的事情处理好而安心,因为这一份自私的安心而害了她,因为我知道她会把事情做好。尽管现在这样说听起来既矫情又于事无补,尽管我也知道大家这么拼命都是自己乐意自己的选择,可心里还是会有一份小小的歉疚。云让我五点起来六点起来接图或是处理印刷上的紧急问题都要向我道歉,可她却天天自己熬夜到凌晨。有时因为陪着我说话,听我讲那些并不愉快的心结,每次都陪到很晚。我真的很不想take these for granted,真的很不想把这样的依赖作为理所当然的一种存在,只是我的确自私到事后才会想起来说谢谢你。一直以来都很感谢你那些既理智又直中心底的话。尽管这让我们的对话很多时候听起来像不停地告白(……)
这家伙还有一点好。我们在一起能哭能笑。我们的情绪转变如此之快让我觉得连这样一种很任性无常的表现也没什么所谓了。朋友之间能做到肆无忌惮又稍留底线这一步我觉得很不容易,这样的朋友我一直都不想失去。

哭得很汹涌加上生理晕的后果是很没力气,有一种从里累到外的感觉。不停地吃巧克力和甜食企图安抚自己莫名空虚(女儿嫁出去了呀)和沮丧(我怎么就这么矫情呢)的情绪,结果使原本就很不稳定的情绪更加不稳定……现在眼睛肿得要命,很好很强大,明天还要听全天演讲呢……

当然搞笑的事情不是没有,这日子过着不能没有rp。

[不是把,一本书得一斤!?]
[……你觉得 500g 是多重?]
[那不就是1斤么,你考我数学哪?]
[……我以为你已经忘了……]
[滚—————————— ]

[寄到台湾,就不是邮费的问题,而是万一,万一觉得本子内容不对,没收了我们被关进小屋的问题了 哭]
[……]
[我们这个还是很挑战尺度的……政治有啊 黄色有啊 暴力有啊]
[…………………………]

[话说我好空虚了,不需要开记事本,不需要开PS,不需要开InDesign,我干嘛呀……]
[我不空虚 一边出卷子 一边写报告 一边聊QQ 一边接短信……]

[你估计200本摞起来多高?]
[我算算……]
[我必须坦白,我都无法想像不坦白我怎么解释,我笑了,200本一模一样的书……在我卧室……]
[三米六……]
[……]
[冰 醒醒啊冰]
[三米六!!!!!!!!!!!! ]

[我哭着笑了哭了……三米六……想象一下我爹我娘脸上的表情……]

[还有一点我不敢去想,万一四月~六月我家有人来住,我舅舅什么的,随手那么一翻……………………]
[………………………………………………]

[我卧室3/2是书,剩下的3/1是床……我笑了……本来就没地方放了呀……]
[……抱着书睡 枕着白马……]
[铺床用]
[……你还要压着他……]
[娘压儿子,天经地义(……)]
[别连媳妇一起压 澜会杀了你]
[哦……这段话若是爆料可就了不得了]
[PU……你的前景真是太有才了……]

[……我刚才还想的 多少显示器会变成红色……]
[说正经的喂!我们刚开始不是在说正经的么! ]
[……什么时候的事了那是……]

[可以一起哭一起笑 很不容易 把你那句学姐教的鸟语再打一遍]
[我笑了,我们总是能从上一刻的眼泪马上走到下一刻的rp……]

3.14白色情人节,四人小组约好了庆祝,都别忘了哟,带上红手帕我们来玩四人转(那是啥),扭扭秧歌歌颂祖国什么的,庆祝解放,庆祝农奴翻身,庆祝杨白劳开上宝马,庆祝喜儿穿上PRADA……我都在说什么啊……orz

接下来,好好地,写论文吧,T口T

无法交代的太多了。

昨晚一点半睡的,早上五点半被云的短信叫醒。云说:骂我的话等回来再说,现在十万火急,快上qq。看见这句话我真的紧张得差点昏过去,半分钟穿衣(全部穿反了),窜到电脑面前,QQ上留言在闪:

牧羊人之月 05:40:17
大问题
牧羊人之月 05:41:18
1)封面 封底 必须快转成jpg格式
模式:cmky 分辨率不变
牧羊人之月 05:42:15
2)这个问题太严重了
关于内页:凡是色背景的全不行 不能印

混蛋印厂说背景的图如果要印得出好效果得换大机器印更厚的纸,我们只有8页背景的图,居然要涨价1000元,各种方案都想过了,如果换色,那么图就惨不忍睹,如果单面印,那么得重新排版

今天绝对是我爆粗口最多的一天。

云和若木不停地长途电话联系,我在QQ上连骂带求,若木估计吓坏了,云说她的声音听起来想笑但笑不出来,于是听起来像哭了。抱歉亲爱的,触犯到底线的事情我就会很强硬,而且我当时就觉得我有必要扮脸。

在刚才的五个小时里,我和云都快疯了,什么样的办法都想过,连北京南京印都想过(妈的我伦敦印都想过!!),都不行,时间成本都是问题,无论是PS修图还是重新排版都来不及了,真的快哭了……

把对话记录放出来。我觉得等本子印出来后再回头看这一段,才真的会哭出来。

爆粗口接连不断,情绪极度激动,形象什么的我们已经不在意了,这次做本真是三番五次地逼近底线。
慎入

...続きを読む

FINALLY

往上看。
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能走到这一步大家都有功劳。

谢谢澜,最后时刻出了如此漂亮的封面封底。
谢谢云,这两天你通宵太累了,多睡一会儿吧,希望你父亲一切都好。
谢谢幽幽,在我们的一句话下又去跑了北京的印店。
谢谢若木,今晚要挂着传300MB的文件,之后几天跑印厂肯定还要累。

谢谢所有人。

结束了啊!竣工了!送厂印刷了!很快能看到成品了!他爹!他娘!女儿生出来了呀!

靠,还是哭了……

We've made it

白本排版全面结束了!喜极而泣!

女儿生出来了,好漂亮,好漂亮啊,就算没有衣服穿也好漂亮(……)
那么现在单等封面封底了。

云连续两夜通宵了……
昨晚手机不设静音果然是正确的,一点四十分云短信发来告诉我两封Email一封都没收到。结果穿着睡衣起来上QQ给她传,这家伙第一句话居然是[你 还没睡?] (哔——!)当然是接到短信才起来的啊!口胡!
结果感觉睡过和没睡过一样……远目……
等本子印出来后我们要好好地又哭又笑发疯一场。

目前如释重负……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呢,为娘的好高兴呀 ;_;

今晚没什么别的工作了,兴起列一下目前自己写过的所有白文。




吐槽点有几个
1. 我刚开始居然是真的新平派的……远目
2. 未央不是坑,未央真的不是坑,未央有个结局,我没放上来过而已(滚)
3. 这一大半文我现在回去翻都觉得惨不忍睹,惨不忍睹啊 哭
4. 以前坑品差,现在坑品越来越好了
5. 不过那是因为后来我的白文是越写越短了……远目(本子里的文除外OTL)
6. 57篇!!!一共有57篇!!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墙啊,你让我爬过去吧,求求你了,我哪能这么没出息的啊……暴哭!

这个周末白本应该能送厂了吧,庆祝吧!庆祝呀!熬出头的四人小组!撒花!

只是一句话的问题。

成败与否都在你了,澜。

我家军师今天也焦虑发作了,我很明白那种感受却做不到什么。其实在紧张的时候整个人就都只想注意着自己,别人说什么都会觉得烦,恨不得一个人藏在暗的角落里让全世界都不要看到。偏偏这样又是最行不通的。
光说辛苦了是不够的,连续熬夜通宵这么多天连我都难以想象。

进入最后校对阶段。终定页数260页

目前是真的24小时运转了,排版——打印——再排——再打印——无限轮回,真的是做梦都一直梦见本子的事情,一切都只希望能等封面出来后马上送厂,其他什么的都不能再拖了。一天,一天都不能再拖了。

都给我豁出去啊口胡!好歹给我上啊!南京!!(哔——哔——哔——)信不信我带30本同人志去南京啊!踢桌脚!

冲刺吧!

[……封底不着急要吧?啊?周五送厂前就行吧?啊?跪地哭泣 澜你失踪到火星去了吧!!!]

特典的天窗补上了,插图全部拿齐了,排版可以了。
单等四人小组里其他三人的FREETALK了啊,话说没见过Freetalk这种东西还能天窗的,你们,太强大了……
澜你真的失踪去了火星么,封面封底四格怎么办呀呀呀

[那么所有插图都完成了,嗷嗷嗷我好兴奋]
[敖敖敖封面怎么办]
[嗷嗷嗷抽打澜!!]

哦,怨念只是怨念,我们知道你很忙的澜……先把重要的事情处理掉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你(这是什么告白的语气啊)

事实证明RP才是前进之道,我和云在处理后期焦头烂额之际居然还有心思互相吐槽

[出问题又怎么样,女儿再怎么缺陷我们也爱她]
[读者就不爱我了……为啥是女儿?]
[追翼殿说的……本子是女儿……]
[……咱们的女儿还没衣服穿呢 泣]
[……被你这么一说,我们还担心女儿卖不出去呢 ]
[就是啊太杨白劳了]
[有这么做父母的么!! ]
[她妈,为了生计,咱们也只好……]
[这就是典型的反面角色,她娘我死命搂住女儿不放,阶级敌人啊你,叛变了 ]
[那你自己还若木钱吧 慢走不送]
[……嗷嗷嗷嗷被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女儿,你自由地……]

在这里要特别表扬一下我家军师,日日熬夜时差向我看齐。结果今晚好不容易以为一点就能去睡了,我一句[靠,特典]把她又拉回来了……其实我觉得把她拉回来的是那句说明事态紧急严重性的粗口而不是特典本身,尽管最近大家都不装礼貌肆无忌惮地在言词上N15全开了……太好了,真是最糟糕的一面都给对方看过了,这下真的是一家人了(什么逻辑!)

[我打算今晚写写看20秒速移]
[你还移!还移!爆页了啊他母亲哦!]

狐虎的图真是太赞了,亲你画的白马简直让人看见了想直接提了裙子嫁过去啊

[所有白马相关的图都击中了我……为什么她那么适合画你儿子呢……]
[因为澜光画她儿子了!哼! ]

对了签名也快点交上来哟

[……我的签名能不能是棉花糖?]
[棉花糖旁边得有云殊纵这三个字]
[早知现在 当初就该叫oo]
[零零小受么]
[……]
[11多好,oo还不一定画得圆呢]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别纠结了……我得签200遍呢……钢笔墨水谁赔我呀(……)
我打算就签vv了,两个钩,多方便(够了!)

另外大感谢追翼殿哟,得到殿温柔的安慰我就觉得好羞好high>/////< (你够了)

幽幽同学,我们最近忙着处理后期,没时间来照顾到你的感受,抱歉。别、别去新快啊,你去了新快我们还怎么殊途同归啊哭,一整个得分道扬镳了吧,我来火影,我来火影还不行么555555

那么四人小组里分裂出来的两人会议继续奋斗哟!

拼命二人会议

特典(的一部分)印出来了!

手机拍的,不光是反的而且光线不太好,但是你们看见了白马少爷温柔的笑容了没有呀抹泪,太治愈了
对了还有云大美女的美甲哟,心。









本子的制作也差不多了。
和云一起在QQ上奋斗了四个小时将FREETALK解决了,结果是这样的:

撑满了的三页,2600字一页,从没见过这么节省成本的Freetalk了,云说的好,他祖母的……
完结了后我觉得比考了场试还累,精神高度紧张,一边吐槽一边讲冷笑话最后还要狠狠地扭成文艺真是把我和云都给折磨死了,不带这样的啊,没听说过写freetalk比正文还累人的呀哭

将freetalk分行排完后,我很骄傲地告诉各位,我们,果然,还是,爆页了……

除了封面封底以外,其他所有文稿签名图稿必须在周三交上了,我们争取周五送厂哟。话说印刷厂周末工作么……OTL

我和云都觉得从没这么拼命过,我难以想象我对父母坦白时他们脸上的表情。恐怕这也是先斩后奏的原因之一吧,爹娘原则上大概是不会反对同人志,哪怕耽美同人志的,成绩什么的我自己也会把握,但是这份足够让我日日紧张天天做噩梦的压力他们肯定会反对。我又是一个特别在意外界看法,尤其想得到父母认可的人,他们这样一说我肯定就会放弃了的。现在想想自己真是大胆,已经做到这一步了呢,下周送厂后真是难以想象自己的心情,等待……等待恐怕不比忙碌好受吧 ;v;

倒数第二页和最后一页都做完了,是真的临近尾声了呢,若木曾经说过尽人事听天命,让我们抱着这样的心态冲刺稿排版最后的几天吧,四人小组!

繁忙四人小组

幽幽的天窗补上了!哈利路亚!
四格的草图出来了!哈利路亚!
特典天窗只剩一个了!哈利路亚!(……)

晚上一直在新旧爆料里挑选可以放进FREETALK里的内容,终于差不多了,现在胃部彻底处在抽筋状态,不是吹,四人小组里始终是人才百出,妖孽横行……
新一轮赐名活动:
转型(H)E魔王、八点档偏执军师、霹雳教焦虑教主、本群唯一正常人
其实看了看这名字我就觉得最可怜的还是正常人你啊小白花(殴)

今天的freetalk一直在挑战尺度,本子里出现了没出现的N15都在freetalk里蹭蹭上窜到至少N21(骗人的)符合各种年龄层口味(真的是骗人的)其实我有点担心了这种东西通过印刷品挂号寄出去真的不会被朝廷作为违禁物品查封么(全部都是骗人的。)

对了,各位GUEST,能碰得到扫描仪都的请扫个签名上来吧,300dpi,交到我的地方,顾客是上帝呀,上帝的要求我们都尽量满足(……)

那么现在还缺的工作是封面封底四格……和最后校对(澜啊,加油啊 OTL)

来吧!让我们战胜时间!白四人小组!朝着曙光迈进!

这个是杂谈来着

印刷时间又提早了,下周要送厂,又哭了,啊啊啊,时间,时间是最大的黄世仁(……)

各位还在稿的请加油,我和云已经在收拾摊子了(啥),就算我们下周不打算睡觉了也要留出时间给我们排版和校对啊T口T 狐虎请去查EMAIL><

今早六点起的床,为的是能和狐虎接头,结果因为心里记着这件事整个晚上都没睡好,生怕睡过头(扶额)。四点多醒了一次,听见同学从PARTY刚刚回来,然后接着睡,做梦,又梦见被人追杀被人打,还是打脸,真……哎。
今天一整天都有点倒时差的感觉,现在腿疼 囧 要知道我平时就算上课也是九点半起床的呀……

大家都来表扬狐虎,太神了,十五分钟一张草图,而且是高质量的,躺着的少爷直接击中了我幼小的心灵(何)这就是我的儿子呀!我心目里儿子最佳的代表形象!太治愈,太美好,太美好了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谁不买本真是可惜了呀(怎么还在打广告)

正式预定第一天便接到43本预定,好高兴 ;_; 冰王环是容易满足的,云镜夜却说[还没保本呢],于是碎裂了……
但是一边上着QQ一边对对面说[28本了!29!30!31!32……33!]感觉还是很好的哟扭动扭动,大感谢大家支持,尤其是那些说要签名的同学们,废柴vv现在就去练字(够了)

今天的两人会议(谁叫另外两个还得稿-_,-)我们又用来谈严肃却私人的事了,我和我家军师的羁绊又上了一层了(……)下了QQ后她发来EMAIL又说了一句感动的话,然后我盯着这句话看了半天。啊啊……这不是《Argine》里快斗对白马说过的一句话么口胡,这世界太不真实了。应该是说军师你受我毒害太深还是你无论如何拐弯抹角也想占我的便宜呢(也就你会想到这方面上去了笨蛋。)

娘问我回了国打算去哪儿玩,我为了探听口风随口说了南京。结果娘沉默两秒[南京?上次去北京,这次去南京,你倒满有规律的。]泪,不带这么吐槽自己女儿的啊。这还算了,后来娘揪起眉毛,很怀疑的语气[去南京干嘛?你有男朋友了?]
……
我其实很想回吐一句[男朋友的没有,女朋友的好几个](真的够了!!)

白本光是反复输出调整校对的排版文件就有这么多。

到了后来我根本想不出什么有创意的名字了,大点的文件就不支持中文,哭,一眼望去眼花缭乱。

目前单等幽幽的天窗、澜的封面和四格、还有狐虎剩余没扫上来的插图了。请加油!

事实证明压力太大RP程度就会直线下降,今天四人小组原本凑在一起想freetalk的,居然什么都说不出来,哭,不带这样的啊,辛苦了这么半天了还不好好吐个嘈么,过了这个村没这个店了啊,明天晚上再试一次,建议大家都多去看看冯巩赵本山什么的,亲爱的rp组员们,我想死你们了(你到底在说啥呀)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