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真的是流水账了OTL

上午十一点的Lecture,结束后马上去了图书馆继续写论文,一楼常去的电脑室满了,二楼的也满了,于是顺着地图去找藏在一层层书架里的单个电脑,然后发现一件很悲哀的事,我迷路了。
King's的图书馆久有历史,自教堂改建而来,外表华丽的后果就是内部错综复杂,因为这个教堂怎么看都不是方的。上下三层楼,加上地下室,每一层楼中间还夹着楼台,占地面积不大,能放书的地方绝对不放杂志,一百万本藏书,每一本都不重复,原因是,占地面积不够大。没地方放了。
图书馆进门手边第一叠资料便是地图。
以上铺垫了这么多,只是为我“在学校图书馆里迷路了”而开脱而已,因为这次迷路不同往常,一般同学的迷路都只是多走冤枉路,而我今天,华丽地,在图书馆里遇到了鬼打墙。
如果有什么比一间错综复杂的图书馆能更加令人感到无奈,那就是这图书馆里,每隔三步便有的,一扇一扇的门。
我每次推着那些门进进出出都觉得很穿越。因为每一道门后面的灯光调节的亮度都不一样。
我想今天我是彻底走错了地方,环顾四周,书架上的书全部都是用类似羊皮纸的材料制作的,空气里全都是灰尘的味道,每个房间长得都一样,我转了五分钟后发现那是因为我一直在同一个房间里转进转出。
……
等找到空余电脑,又写了一千字后,饥肠辘辘的我实在没心情下去沿着地图找咖啡厅了……
四点半的Tutorial,由于和aa聊着居然差点忘记,从图书馆一路过去其实不是什么安全的事,大马路上车太多,幸好碰见了同学,四个女孩子共进退,手中挥舞着一沓论文朝老师办公室迈进,那个老男人在连续三周只收入两篇论文后今天终于绽开了笑脸欢迎我们,并用法语称赞了一句,嗯,说的是什么呢?我们四个一个都不会讲法语 OTL
上周是希特勒,这周是斯大林,下周是弗朗哥,我们发现这课程在法西斯->共产主义->法西斯之间摇摆,那么再下下周是什么,有人说“毛泽东”,啧,我无比遗憾地提醒她我们学的是现代欧洲史。
五点半Tutorial结束,大家冲去图书馆借书,在每一个书名只有一本书的情况下迟一步就完全抢不到了,每次这种盛况都让我想起以前看过的超市大采购的节目,只不过比的不光是速度,而且还有辨认方向的能力。
不得不说历史学生辨认方向的能力实在很差,而且对字母数字的感应能力差,图书馆里的书都是以类似[DCP.D67.FLA.S36]之类的毫无意义字母数字来编码的,而书架上贴着的导航更加笼统,结果我们三个在[DCA.D-DCA.P]和[DCO.P-DEA.D]之间徘徊了很久,无法确定到底是哪里是哪里的……
终于找到了书,一人挑四本抱在怀里,走到前台,等服务生拿起印章敲日期的时候,有同学皱眉了:“等等,这本书是英语么?……不,是西班牙语,这本也是,哎,这是什么,俄罗斯还是希腊语,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我们都崩溃了,不是因为看不懂这些语言而汗颜,是因为我们实在不认为大家还能顺利地找回摆放这些书的地方去……
六点半,天透了,伦敦今天风又很大,大到把人吹得飞起,雨点简直是横着飘的,路上不能开口说话,一说话就被倒灌雨滴,于是一起回家的几人都很沉默,大概英国人就是这样而沉默下来的,天气,都是天气的原因。
近几天写论文的原因宿舍里乱得一塌糊涂,还得自己整,然后自己烧汤做饭,似乎是精神紧张过度,一直有轻微的头疼,厨房里同学打招呼也没有搭理,只想快快填饱肚子,然后休息一下。
怎么说呢,在这种时候就觉得不用自己煮饭的孩子都真是太幸福了。

明天原本是没有课的,但是要去给英国最大的同性恋权益保护组织做义工。
想想都觉得很新奇。(……)

晚上9:20pm到11:00pm一直在和幽幽话痨,讲本子啦,南京啦,白啦,黄段子啦(……)不,我没有开玩笑,幽幽给我讲了个很赞的黄段子……口胡谁说这是X教育的拉出去鞭打!
于是终于把我手机卡上最后一分钱给打光了。在我听着欢乐女声宣布[you have no credit]的时候,同学来了短信问我下周论文题目是什么……
我是真的很告诉你啊,但是我连发短信所需的10p也没有啦。
幽幽更加惨,Orange比Vodefone还要贵,短短两周40镑的话费……只能说明我们很有爱。(而且很话痨。)回国了我补给你哦真的补给你所以我们三月份一定还要见面!><><

昨晚1800字重开白,结果前500字最出彩的人物还是工藤。我已经绝望了。在Argine被无数人说过“这根本是工藤中心文嘛!”之后,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巧合了……
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什么啊掀桌!!!

今日幽幽说:等我回来,回来一起happy。
我说:等你回来,我们一起白新。

嗷嗷这个世界的神啊赐予我没有工藤的白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绑架斯大林

明天真的交不上论文了口胡又累又没感觉(写论文需要感觉么……当然需要啦OTL
传递幽幽宗师的指示:

澜,你太闲了

所以我们文作者都对你这个画图的居然还有空写文表示了极大的愤怒,口胡,有灵感借点给我们嘛!(……喂

很囧,很RP

今日幽幽宗师对云的评论:

你已经超越自我了……

具体意味请自我品会(啥)

白四人小组目前的状态总的概括来说便是“很囧,很RP”,但这不是什么好事,尤其在三位主笔都叫着“啊啊啊写不出!”和一位主图花了一个晚上画了半张脸和一只眼睛的时候。(……)
在这种时候我想起了老舍先生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写作成功的秘诀,那就是,写,写的不好扔掉。至少大意是这样。我已经扔了差不多8000字,云扔了4、500,所以在我们流泪害怕天窗的同时,只能说我们很自虐。是的。因为我们互相鼓励说要对消费者负责(……)若有不满,可以拨打96315热线投诉(啥!?

我现在唯一知道的是我花了一个晚上来调教Adobe InDesign成为我想要的受,结果,我家无辜又可爱的WORD瞪着一张白纸的脸朝我眯眯笑——[又]要来不及了呀,你——
因为在那之前,我还很可耻地,看完了reborn第67话和电影The Golden Compass.
狱寺君原来很聪明啊,和我想象中的不一样呢扶额
黄金罗盘也没有现象中的那么差,还可以接受啦。看过书再看电影就没必要再纠结细节了嘛……
不过重点不在这里——我还和幽幽话痨了四十分钟——这样的话合起来就是两个字啊——
活该
TTATT//

囧无止境

日日话痨。

今日幽幽宗师要带给我们的指示是:

要注意健康。

这是对云说的。
我问:生理健康还是心理健康?
宗师答:请意会。
……

---

这位同学号称我的best friend,和我在伦敦厮混五年,可是依旧会爆这种惊世骇俗的言语。



“宁波不是在北京的吗……还有我以为你会跑到香港去看烟火”

这条消息我一直没回,因为我不知道该回什么。我哭了。宁波是在北京的。我为什么从没听见我国内同学说卡迪夫是在伦敦的呢。(……)

2号8号大年初二,我们大学历史社团组织去看马克思墓,我接到邀请时,思考了很久,露出了囧的表情。
娘亲说:不去啦,去啥呀,贯彻一下社会主义,去中国城买点东西带动市场经济好啦。
我又思考了很久,从囧变成了囧rz……
再仔细看邀请,居然说去那边还要交五镑钱门票,娘亲说:诶,去年还只要三镑的,嗯,资本主义涨价就是快。
——在资本主义国家,涨共产主义老先辈纪念地的钱???
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了……OTL


Magic Kaito 20th Anniversary

今天看到了这个,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后来觉得不对……妈妈呀,20年了,20年了!快斗,你都17岁了20年了呀捂脸
今后也要一直地青春下去哦。(什么话

入内看囧囧测试,from浅笑殿。

...続きを読む

世界大同,同人大囧

……这全都是红零和休的错……

...続きを読む

【白】Dark Space. (完全崩坏/NC-17慎)

先来汇报幽幽宗师今日的三字真言:

慢点写。

当然页数不是问题,字数就很是问题了……OTLOTLOTL

---回到N18


OTL
不同语言的CJ度也是不同的,如果要说这篇文有个理由,那么就是在11:30pm的时候,我超越自我了。(……)

WORD文稿截图入内,没错,想端着金山词霸来看的都打道回府吧哈哈哈(抽

国外白同人总体感觉和表达模式皆和国内不同,千万慎,被雷到的可能性超过80%……

In response to DC Yaoi's Anonymous Kink Meme
Prompt: Ever heard the phrase "make your buddy smile"? Guys somehow wind up in small dark space. Someone gets tied up. Maybe they almost get caught?

...続きを読む

Wish You Were Here? ——白四人小组两大成员伦敦顺利会师!



2008.01.26
历史性的日子!XD!vv和幽幽在英国伦敦,白马少爷的故乡(……)顺利会师!

写游记什么的,vv向来废柴,所以流水账看看吧><

...続きを読む

日日记

每次在中国城买飞机票都会让我有一种打仗的感觉,仿佛全伦敦的中国人都在争先恐后地往国内跑,该是说大家都很爱国呢还是大家都很有钱……
当我听见“九月份的票已经差不多卖完了”的时候,露出了囧的表情。
现在才一月!才一月啊!口胡!什么九月的票已经卖完了——什么还要早点定——还想早到什么时候去啊!难道我现在就该去拿“因为想在伦敦看2012年奥林匹克”的理由去定那年的票了么!怒!

再加上老师突发奇想,早上九点的Tutorial,结果乘地铁时上了上班高峰。=0=这种表情。在伦敦乘了六年的地铁,前五年因为不用接近市中心,这一年因为上课时间都在中午所以从没碰见过上班高峰,真是开眼界……伦敦原来也有这么多人……
下班高峰倒是碰到过一次,叹为观止,由于我的失误(……)从Tottenham Court Road乘到Leicester Square再换到Piccaddily Circus,这就好比从天安门到故宫再到长城上所有的人都挤在了地铁站里……十一月的天气,我穿着无袖的旗袍,居然,热的差点昏过去OTL

明天就要和幽幽同学会师啦,届时还是要乘地铁的,周六,娘已经警告过了,市中心会有很多人……
幽幽同学很好运,上Harrods最后一天打折,哈哈哈。全世界最贵的商店,打折……打折起来也买不起的OTL
从Covent Garden乘到Knightsbridge再到Piccaddilly Circus……妈妈呀还是会有很多人的……不过娘说了,“人家北京来的,什么没见过,再多的人也见过”
这么想我就释怀了。OTL。

于是说旅游团走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我有感觉伦敦走马观花比北京走马观花要更累,毕竟更加大……从Marble Arch走到British Museum,爹娘听见时第一个反应“你肯定走不动的……”||||

嘛嘛,一切为了幽幽同学啦。原本这个周末有朋友从卡迪夫来看咱们,被一句话挡回去了“抱歉,另一个朋友从中国来”,她就无语了……同样的家教也推掉了。历史性的会师啊5555.
之前一直对好朋友们说的“来啊!都来英国!来了我招待!”后来在仔细调查后发现有一半人可能性不大,因为英国没有个人旅游签证 OTL 要么和幽幽同学一样跟团来,要么商业签证出差来,要么和我写上十封情意绵绵的情书,给签证官看,并说我们恋人分居两地如何如何痛苦,或许也能拿到签证(正色,这的确是留学生网站上推荐的方法OTL

扶额说因为有这样的认知,所以一直抱着“其实是不可能的吧”的想法,写不出白英国旅 OTLOTLOTL我为什么要在这种事情上纠结啊555……

在和白四人小组讨论的过程里我发现了一件很乐的事,那就是我放的假比她们的都长(……)圣诞节+复活节+暑假就有五个月,加上三个学期每个学期中都有一周的假,妈妈呀我一年里半年都在放假。怪不得我觉得学生太舒服了,做学生真是美好啊 TAT//
这句话我不得不说:“其实每次一想到你们期中考的时候我们在期中假,就很想笑啊……”
当然后果是她们揭竿而起了(……)

春节啦快要。伦敦也有很多好玩的。届时去中国城看(很蹩脚的)舞龙舞狮吧><

Reborn多CP有关爱的小短打,一切为了爬墙而做准备!


[骸纲]
西西里岛上的爱情。
长势凶猛而迅速,膨胀开来的感情如同路边荆芥类的植物,用手去抓一把都是血。
“六道骸!六道骸!”
他后来一直习惯用全名叫他。
在墙角坐着的人听见呼喊将头探出来,先是头发,然后是带笑的眼睛,再是慵懒的声音。
“找我么?纲吉。”
彭格列的十代目气喘吁吁地停下脚步。眼眶酸胀。视线里对方的头发在没有风的情况下也在轻微地左右摇摆。眼神更加清晰。他看着他站起身。从脚往上的影像便如粉末般被风吹走。带着那声让他纠结了十年的轻笑。
于是泽田纲吉再清楚不过。这只是他所拥有的全部。
这样一场,日复一日,空前的幻觉盛宴。

自我点评:将精神分裂贯彻到底。(……)


[D27]
泽田纲吉始终觉得自己和加百罗涅的金发BOSS有着很深的羁绊,对,师兄弟什么的,最重要了,在他的家庭成员齐齐对这个Arcobaleno敬礼并唤他为[Reborn先生!]时,整间屋子里会因为一过性恐惧而颤抖的,也就只有他,和他,了。
[迪诺先生再和我讲讲吧当初reborn是怎么欺压你的呀?]
[这种事情……。]
纲吉想在你这里都找不到平衡和安慰我这个[根本不想当的]彭格列十代目就真的太没面子啦。他拉着他躲在角落。笑得万分讨好,眼角开出灿烂的花。
[哎,说嘛。三天三夜不让睡觉?堆到屋顶的作业?不到最后关头不现身到了最后关头也不一定现身的神出鬼没?]
对面的金发男子由于配合着他的高度蹲着身体而显得很无奈。当然眼神也很无奈。笑容更加无奈。[那些啊,那些自然。]
[果然吧,果然reborn是魔鬼吧,呜哇啊啊啊。]
歪着头流泪的脸不用想也知道正在默默自怜,然后他被人摸了头。
迪诺朝他笑。[但是不可否认的,reborn是个好老师呢。]
[……嗯,嗯。]其实不想承认的呀 TAT//
[作为彭格列十代目,有一件事情reborn不会没教给你吧,纲吉。]
[嗯?]
暗的角落里多出巨大的阴影。一向温和的加百罗涅BOSS在他很近很近的地方笑,震动着他细小脆弱的神经末梢。再凑近一点。气息融合。
[作为家庭首领,要搞好外交,什么的。]
[哦,有……嗯……]
他一开口便落入圈套。

自我点评:我发现D27真的不错呀然后再发现它其实是个冷CP……于是我哭了……


[山云/山狱]
[山云山狱什么的,其实是相差无几的CP吧,但我还是比较看好云雀你呢,征服感什么的。]
[烦,闭嘴,咬杀。]
……
[山云山狱什么的,其实是相差无几的CP吧,但我现在真是觉悟了呀,要爱的轰轰烈烈就必须要一个时刻能跳起来反抗活力十足如你的同伴呀狱寺!]
[你!同样的话刚和云雀那家伙说过居然有脸在我这里重复!你这个棒球混蛋!两倍炸弹!]

自我点评:这不是真的吧TUT


[XSX]
[你这个家伙!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失去意识!为什么没有!]
[……]
长发摇碎了披过了肩膀,绷带什么的,还在胸口若隐若现。尚未彻底恢复的剑道天才难得地用很轻地声音说,[那是肯定的吧。]
[……]
[无论如何都想听见的,隐藏在那样怒火之后的,有关与Xanxus的,秘密。]
然而天才之所以被称为天才,也是因为在某些时候他也会给自己留后路。一个重要关键词的多重前缀,什么的。
在对方沉默的片刻里,他站起身走掉。
[找个时间去剪了头发吧。]他说。[已经有些麻烦了。]

自我点评:这个不是Squalo……太败坏了


[迪云] (不用DH是因为那个会让我想起HP……)
有风。有云。有雾。
他猛地睁开眼睛。
接下来是阳光,不,太亮了,光线里细小的颗粒逐渐成形,皱起的眉头可以稍微舒坦开来一点,又皱上。
[你。]云雀站起身,手指在钢拐上圈紧。[吵到我了。]
来者似乎没有听到这句指责,毫不在意地摊开手。
[如果很勉强的话就说啊,恭弥,穿着单衣在天台睡觉是会感冒的。]
[多嘴。]
[喂危险!]
可是那个男人还在笑。这样不把他的威胁放在眼里的,温和而锋芒内敛的笑容。
[我说啊,恭弥,关于……]
[咬杀。]
果然是刚睡醒而反应机能略显迟钝吗,似乎只是阳光一晃,对方已经欺身而前。
还是在笑。[听我说,恭弥。]加百罗涅的BOSS对待孩子始终有良好的耐心。[偶尔也来看看我吧。]
[……]
云雀放下钢拐。转过身。[喜欢说胡话的笨蛋。]
对方一直等他走到楼梯口边,却恰好还能听见在空气里传过来那句不重不轻的话——
[修炼也好,只是随便来玩也好,你的理由不需要多。而我的理由也只有一个。]
迪诺清楚地看到云雀的手停留在门把上没有离开。他露出无害的,却明显带有胜利意味的笑容。
[Li mancherò.]

自我点评:云雀学长听得懂意大利文吗,听不懂也没关系啊,反正总是咬杀。(……)

[夏狱]
[啊~啊,绝招、发型都教给你了,你还缠着我干什么?想学怎样和漂亮姑娘搭讪吗?都说了那个你学不会的啊隼人!]
[一天到晚在修行里说着‘要想想搭讪是如何成功的’的人,现在想不学也晚了吧!]
[哦?]颇有兴趣的眼神。撸一下头发。[那么,展示一下给我看吧,隼人的搭讪 绝招!]
[……请以结婚的前提和我交往!]
[唔唔……脸红,双手合十,鞠躬,整张脸都埋到肚子里去,这样的动作……好帅啊……啊哈哈哈哈哈哈……]
[混、混蛋!]
[哦呀不要恼羞成怒啊,炸死你的老师不是学生该有的行为……来,看好了,仅此一次的示范。]
有时在心里想过“要成为他这样的男人当然不要那样色狼和愚蠢”的男人跳下桌走过来,以那么一点的身高优势抓乱他的头发,捂住他的耳朵,将他推到窗前。
[————————]
他有些不解地将头向后仰去。对面的男人不知何时抱住了他。半是轻浮半是认真的笑容里有他说出了却没听见的那句话的真谛。
交往,喜欢,爱,在一起,之类的。
[不用说的,你明白吗,隼人。]

自我点评:彻底崩坏。


[山狱纲]
[为什么每次我去见十代目你都要跟在后面!离我远点啊棒球笨蛋!]
[诶?啊哈哈,不是说是FAMILY的吗?嘛嘛,FAMILY就是要在一起的。]
[不,所以都说了那个不是……我才不要什么手党FAMILY……] TTATT
[笨蛋你又把十代目弄哭了啦!喂!你把手放下来啊!]
[嘛,嘛……]
这不是所谓的同人,只是日常生活里的一幕而已。

自我点评:这不是所谓的同人,只是日常生活里的一幕而已(你够了


[骸云]
[我用盛大的幻觉将你咬杀。]

自我点评:什么不负责任?你没看见[幻觉]和[咬杀]被同一个人所说出来了么……(被拐飞

---

纯属想找CP感的练笔,写完了发现自己真是太废了……这都是什么啊捂脸哭
我果然脱离不了一辈子白、一辈子白的命运!大哭!

---

今日幽幽宗师的三字真言:

没钱了。

不光是成本问题,还有我和她互相电话话痨的问题……每天晚上一个小时多……成百成百的人民币就是这样哗哗流出去的呀 TTUTT
但是一切为了爱!我听到幽幽清脆(……)快乐(……|||)的笑声了!期待后天的会师!
不过话说回来,“靠近泰晤士河的牛津街一头”到底是哪里啊OTL 问了多个英国同学,答案都是“牛津街没那么长的……”

这样做是不对的……OTL

我明明在wikipedia上面输入了Nazi Germany……但是为什么手一拐又跑去看了Rokudo Mukuro……这是不对的!不对的啊!明天早上九点就要交论文了啊笨蛋!一字未动啊!哭了……(那你怎么还在这里话痨 OTL

下午和云在QQ上详细讨论了本子的大小问题,由于A5B5A4B5变形之类的词对我来说实在是没概念,就用大家都知道的书来打比方,结果这个比方一路从《岛》到《悲伤逆流成河》到《千年一叹》《行者无疆》《成语词典》《康熙字典》……
掀桌啊!我们这是在排同人志么!砖头啊都是!囧

另外一个就是钱的问题,太好笑了,昨天和幽幽说的时候就达到了“我们为了卖字还得先卖身”的觉悟,结果今天云很严肃地说“钱我一定能垫上,但是我找不到地方卖血”
……我一直觉得我们白四人小组(真的不要用这种名字啦)的冷幽默是非人的 OTL

---

早上去学校,在地铁上看报纸,头版头条居然是Heath Ledger Dead,当时惊了一下,那个男人的面孔实在很熟悉,是断背山里的那个演员哪……
看上去很憨厚(?)的男人,眼神似乎有些忧郁,没想到便是因为服用抗焦虑药物过多而死的。很可惜。
Lecture完毕后,身后的两个女生第一句话就是:did you hear? Heath Ledger's dead!整条走廊上都是这种讨论的声音。Facebook上,R.I.P.Heath Ledger的群,也在三十分钟内加进了将近百人。
当初断背山是去电影院看的,大屏幕上这个男人皱着眉吸烟,然后回头看的一个动作,很有一种隐忍的感觉。网上曾经看到过什么“哎呀那个攻不够帅啊”之类的评论,但是的确觉得他演的很好。结果也是一个忧郁症患者么。
也不能说是自己喜欢的一个演员,总之是觉得有些惊讶。如果是Britney Spears或者Kate Moss这样的人物,反而倒不会觉得如何讶异……毕竟印象中,Heath Ledger不像是很疯的人。看到“drug overdose”时的确很惊。
才28岁呀……/_\

---

晚上果然牺牲了论文时间给幽幽打电话了,于是这次是我的skype credit被打光了 OTL
为什么打英国手机会比打回国内还要贵!
为什么伦敦大学的宿舍没有座机呢555555哭了……
明天再去充值 OTL
那么,每日传达宗师的指令,今天的是:

云,你不要去卖血,我们不需要(……)



要和谐。

谨遵宗师教诲。

(宗师呀你很有做领导的天分呢 囧rz)

革命是困难的,决心是坚定的

这两天一直在折腾排版软件,下了无数个,终于,把我家的开始菜单撑到第三排了……我好圆满呀……(个头)
写稿也由于澜的一句“要我在睡梦里也能笑醒的甜蜜!”而彻底=口=了,这种高度怎么可能达的到?要去学服部的搞笑技能吗口胡!
然而,有白四人小组(所以都说了不是这种名字了)在,革命还是有组织的丫(笑)
我们一直在一起哦。
什么,山盟海誓,笨蛋,这是入党宣言!(……)

reborn看到了第60集,差不多可以追上了,彻底被DINO打倒了……再回顾一下之前自己喜欢过的人物,难道我有金发控?(疑惑地)
不,不可能,我不喜欢保鲁夫拉姆(被澜踹飞)

唔,第一次出本,到处乱问,这两天有劳大家了 m(_ _)m 特别感谢场外支持(何)红零殿,葵花和植物。话说“特典怎么都好”是什么意思……我,我有那么一刻冒出过“天哪难道真的要我在伦敦打印了带去”的念头……=口=

和幽幽亲爱的坚持着每天一个电话的原则,于是今天晚上也把原来打算写论文的时间给花掉了 XD
同时花掉的,还有幽幽同学刚充值的10镑钱……妈妈呀伦敦话费真的很贵||||||||
那么还是我用skpe给你打吧,每天晚上八点多到九点左右。幽幽同学看到的话就在下面打个OK。><
嘛,一切为了爱嘛。(幽:谁叫你先短信我的orz)

于是传达幽幽宗师给于白四人小组的最高指示:

超越自我!

来,跟我一起说,宗师,谨遵教诲 OTL

热烈欢迎幽幽同学到达伦敦

快报快报,白本两大主笔在白马少爷常居地即将会师(……)

啦啦啦。刚刚给幽幽联系过了,姑娘到了牛津啦。太好了。身在同一块土地上啊><
打了半个小时的电话……幽幽你的手机若是接听很贵,那就……默

周六伦敦见!哦也!历史性的会见啊!XD

要用小小的Clover撑满我的日子。


Hello, London.
Nice weather, isn't it?
I like it too.

然而今天才刚刚下了雷雨。足足十秒。十秒钟的雷雨。

最终还是放弃了明早十点要交的论文而爬上来浪费口舌,嗯,怎么说呢,大学里赖作业是有技巧的。
“对不起老师,我因为某某原因实在无法准时交上,请多给我几天时间吧”
这是错误的。这种说法只能导致你越拖越痛苦。而且。说这段话的人,必定是低着头磨着地板不敢看老师的吧……
“论文?没有。”
这才是正确的赖作业的方式。
要么你怕老师,要么老师怕你。显然在这种时候选择后者是比较聪明的。

每天看着我家若木从中国发过来的短信,还是很开心的……觉得至少没有和她脱节。哪怕我一次也没有回。
大学啊,什么的。很多人今后四年的所在地,都慢慢地尘埃落定了呢。
之前很拽的叫嚣着“牛津!我要去牛津!”的一个男孩,最终还是被刷下来了,明年十月,来我们学校对面的LSE报道。唔。不知道他看见这个学校里满满一把和他一样的中国人的时候,会做如何感想呢。

翻翻之前的blog,发现我的大学生活真是寂寞如雪啊。一个人对着电脑话痨嘛。囧。

哦哦六日勤奋记录

看图说话,抒发论文无能的激愤情绪。


这张图的配词就只有一个字,甚至不能称之为一个字。只是沙发上的人从鼻腔里轻逸而出,意味不明的一个[哼。]而已。


那么这张就是彻底崩坏了。

For everything else, there's Mastercard (大笑)


婚礼余兴节目的彩排。


什么是小同学样的羞涩?
[咬杀。]


谁来告诉我这是什么?
[啊哈哈这是狱寺灰姑娘的故事啊]


这是一个被颠覆了的世界。
这都是什么CP?这都是什么CP啊口胡!真的是抓阄游戏么!……

kuku殿现在是我的神。(哎呀我偷了一些链接啊……我真坏啊 捂脸)

创下记录!

连续五天更新BLOG的记录!
(白痴你就是因为这个而爬上来的么)
当然不是。

全世界通缉冰澜。
看见消息马上QQ留言联系,我晚上基本都会在线。
一定!一定要联系啊!这种关键时刻不准给我爬墙!听见没有!

by 你的亲家冰影 =v=

*

爱啊,什么的。
让它达到一个让我们自己都无法超越的巅峰吧。
拜托了。仅此一次。

我总是比这个世界要慢上三拍。

外公没事。
嗯。
*
经过追翼殿指点明路后我欢乐地继续我丢弃已久的reborn之途,然后发现……似乎……又萌上了……
掀桌啊!我为什么总是比这个世界慢上三拍!不!甚至不止三拍!
难道,是因为我学历史的原因吗……(这个笑话太冷了)
只是cp还没定下……我……我真的看不出骸纲在哪里(哭泣)
*
前几日我家亲爱的若木给我发来了短消息。
其中一句惊雷般的话……惊雷啊……“你上次订得同人志还放在我那儿呢”
口胡!这次回国居然没有看到A to Z!!太过分了啊!太过分了!
今日在MSN上和植物碰到,想起,我连童话本也没看到!!(不过……我连童话本的款都没付过……趴地)
三月份最好是萌萌嗷嗷叫的季节哦(眯眼)
*
在翻看自己以前写的同人。
有很多篇没存下来,因为感觉“太烂了啊那真的是我写的吗”,其实这样的感觉应该是正常的,都要成长嘛……
但是!我很悲哀地发现!有好几篇,尤其是其他CP的同人,我看完后居然觉得“什么这样神的东西真的是我写出来的么”!!这不是自夸!是自摧啊口胡!趴地流泪一滩滩……
*
接下来揭露一下最近白群里的可怕动向。真的很可怕。我们这个群以幽幽宗师为首,已经全部进化成了不知名生物了……看一下我们的产品……
肢解->残废->精神分裂->冰恋
(掀!不要拿我的名字来写这种东西!!暴哭)
想知道更加惊爆的内幕消息吗?进来看吧,全部都是血和泪证据!证据啊!

-> 聊天记录极长,严重剧透有,慎入

...続きを読む

有点微妙……

由于昨天出门了的原因,没有和从上海回家的爹聊到,于是今天早上闹钟设到了七点半,想起床和他聊聊,结果还是被告知爹已经乘火车回去了。
一周只见一次面的爹啊,哎。
七点半被闹醒,就干脆起来了,结果一整天都有些晕,当然也有可能是前两日失血的原因,加上中午吃的太杂,下午开始胃痛,出去转了一圈,吃了药,又躺在床上。
原本娘说要上线和我聊的,一直到现在也没见人影,发短信也不回,不知道怎么回事,有些隐约的担心,但也可能只是我原本焦虑的关系……
好好的干嘛分居三地呢,这种牵挂真让人受不了。还是打一个国际长途吧。

[EDIT]

电话打到家里没人接,打手机,果然被告知外公又住院了……
我的天。
有时候真讨厌自己这种总是处在提心吊胆的状态。
胆结石,120救进去的,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
如果情况不好,可能还要开刀。
娘已经快趴下了。
爹在上海,几个舅舅都分散全国各地,自己又很无能为力。
怎么会这样呢……

【白】By Your Side

呃……这篇很奇怪。

--------------------

【白】By Your Side

“有阳光。”
“是啊,真是太难得了,在这个城市。”
他微微地侧过头。
“喂,白马,你到底是怎样在这阴雨蒙蒙的天气里生活了这些年的?”
柔和的光线下,有着模糊金色轮廓的少年很慢很慢地耸了一下肩。
他像是看到对方那个逆光的无辜笑容,然后很轻地切了一声。
“我说你啊……”
“羽君又在心里骂我什么?”
“假洋鬼子,仗着钱多,把我骗到这里。”
对面的少爷有些诧异地挑起了眉。“怎么可能。明明是羽君你自己愿意的啊。”
“……”

羽快斗,永恒的17岁,在成年的前夕,被拐骗到了异国他乡。

...続きを読む

伦敦,好吗?

在一个人寂寞的时光里,我发愤图强。(地更新blog。)

回国三周光景,再看伦敦,我的天,又涨价了……小资本主义社会真是太惹人怒了!悲悲戚戚地北风吹,连吃个蛋都吃不起啦!
天气,还是伦敦暖和,房间小,开着暖气就很暖,不像国内,差点被冻成冰柱了orz 果然回伦敦了还是家里蹲,外面阴雨连绵,根本连出去的心都没有。
时差很囧人,第一天四点半起的床,一天吃了四顿,第二天五点半起的床,十点又睡下了,课都没去上。一直到今天,还是七点半起床……天都没亮呢……真是孤独圣人的心态呀……(啥)
伦敦Winter Sale!巴士上大广告:There's only one sale. Harrods. 很动心>< 想出去溜达啦。尽管Harrods就算sale也买不起……万恶的资本主义……

对了,新年第三天手机被人偷了。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嘛orz。
换了一个国产的,什么好牌子,在国外买比较便宜。
号码还是原来138的那个,从国内发过来可以,中文支持,一毛一条,大家踊跃来信(殴打这是广告吗

还有。
把宿舍重新打扮过了,为了迎接某人(笑)

进来看照片,尤其是幽幽和aa,要进来看哦。

...続きを読む

【白】未央.Neverland 27

万年坑主给各位送上零八年最令人掉眼球的惊喜!(被殴飞)
对,不要苛求文章质量到底如何,重要的是,我居然,真的,又,填坑了……

----------------------

未央.Neverland

27

突如其来的悲哀像是晴朗了很久的天空里突然聚起结实的乌云,雨滴却久久不见落下,路人手里拿出的伞将撑未撑,所有人都抬着头望着天空。
那种压抑的,隔了一层磨砂玻璃般不真实的颜色。

...続きを読む

零七年年度总结

好像每年我都是最晚的那个……
像是我需要一月过去大半才反应过来“咦已经新的一年开始了呢”。
翻了一下,零六年的年度盘点是一篇内容毫无关联的问卷,以至我彻底想不起来零六年发生了什么,所以,抽打自己三百掌,今年重新开派流水账。

零七年发生了很多事情。
一月,考进伦敦国王学院,六月高考,八月拿到成绩,九月开学,十月开始独立生涯。
都是在不同意义上的分界线。
所以记忆又是断续的,感觉上有很多事情并没发生。
当然也有只能在年度总结时拿出来矫情一把的东西。


零七年最欢乐
认识了Jan。
确切的说,是和Jan混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学生和人民,一起打游戏,一起升级做任务,一起写RP文,一起聊东聊西。
因为没什么时差,所以真的很欢乐。
然后Jan回国了,重新成为高二生,和每一个高二生一样忙得不可开交,而我也在暑假后为大学的事情而疲累奔波。
这样的日子就好像很突兀地中断了。
直到某日接到Jan的email,还是一贯的欢乐语气,虽然只有几句,便按了回复,不知怎的就打下了“怀念和学生一起打游戏的日子呀”,然后就特别伤感起来。
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那时候Jan去了法国,好几日没见到,便有些想,连母上大人都发觉了,说“和丹麦小朋友这么要好啊”,是的呢。
然现在都几个月了,从当初的“喂Jan你什么时候让白马少爷去卖西瓜”到现在的偶尔想起“Jan这家伙到底哪里去了”和“她父亲还好吧”,哪怕是其实不怎么着边的偶然萌生的想念和记挂。也不是因为“萌”啊“CP”啊之类的东西而联系的了。我想我还是很念旧的。orz。
零八年回到伦敦第一天便收到了来自Jan的礼物,很漂亮的一沓月历/明信片,很文艺,原本那种“嗷嗷!礼物啊!Jan这个神龙不见首的游荡民族给的礼物啊!”的RP心情也很快被文艺所取代了。看见第一张后面写着“零售价:对作者一年份的爱”的时候,也想笑过。毕竟和Jan在一起的时候是RP多,竟然也忘了彼此都是可以很文艺的人。
嗯。怎么说呢。遗憾的是Jan没能来英国。庆幸的是和Jan是用gtalk聊的,都保存了记录,每一条翻起来都有爆笑的料。
很久没看Reborn了。也在很早前就把游戏删了。WMRP组当初说“要办个网站!”的雄心壮志总归也只是雄心壮志了。连我们一起喜欢的微笑的猫,也因为要出书而很久不更新了……
似乎和我很多朋友一样,在热恋期(……)过后,会慢慢趋于平淡,但是。
一定不会忘记的吧。一定不会失去联系的吧。一定,有一天还可以在一起和以往那样熟悉地打招呼,喊声学生人民,然后RP着聊开去的吧。
我在矫情什么啊orz。
零八年啦,JanJan,零七年我们有过很多的欢乐吧,零八年就算不能常碰到,也要欢乐哦,并祝JanJan的父亲身体健康 :]

零七年最催熟
大学了啊,我是。
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问“初三还是高一啦?”的小姑娘,居然就这样跑去上大学了。
而且还是一个人。
当初信誓旦旦说“我才不要做那种一年回国三趟的人”,终于也沦落得和别人一模一样了。
这不,回伦敦第一天,房间乱得一塌糊涂,东西都没整过,还在思索晚饭到底该吃什么。
各种各样的事情,都会让人一下子变得尤其的独立起来。
但是也会有那种被孤立的感觉。在遥远的国度。繁华的中心。却觉得很寂寞。
真XO的矫情……

零七年最值得
圣诞回国参加外公的八十大寿。
几乎所有的亲戚都回来了,从徐州,从广安,从盐城,还有我,从伦敦。
可以说非常成功,两位老人非常开心。
最难得的是,在31号晚上,和很多亲戚去KTV狂欢了一次,从7点半唱到凌晨,彻夜,最后还排队跳舞,哪怕只有三个小辈,还是玩的很疯。
还看长辈们在一起这样疯,感觉很微妙。这样的机会想必是不多的。毕竟是分散各地的亲戚了。
总体来说,是花了很多的钱给老一辈们买了个开心。
所以这次回国很累,生理上,因为陪完了这个陪那个,也很忙,最后连我家若木都没见着就匆匆回来了。
幸好三月底又要回去的><
感觉老人们越来越珍惜和小辈相处的时间了,这让我很心酸。因为无论怎么陪,都是陪不够的。
再加上元旦几天实在吃的太多,导致最后肠胃功能紊乱,无语……
但还是值得的吧。嗯。一定是的。大家都这样说。再累也是值得的。毕竟是空前的盛况呢。

零七年最意料不到
接手了晴空。
这件事情的确没有想到的。
尽管没空去如何打理,但是,我的感觉是,只要让以前喜欢过晴空的人觉得还有个家的影子,就好了。
再就是在年底转去了原创界,且认识了一些朋友,在QQ群里,也很欢乐。
偶尔谈谈严肃的话题,更多时候互相交换信息,有学中医的免费开展咨询之类的,汗。
和之前同人界的一些损友们光RP的时光,又似乎有些不同了。
在这里认识的,年龄上我不算小,到了那边,我是最小的……所以总是被人tx……怒,走到哪里都被人tx,这什么世道!
当初没想到要发展去原创的。也不认为自己写的好。却就这样糊里糊涂栽进去了。
因为想要把原创和同人分开,就两边谁也没告诉,目前唯一知道我两个ID的只有aa一个。aa是特殊的吧,笑。
抓头,白我算是正式歇笔了,但这不代表我不会写白了,只是不会写正式意义上的文了而已……==|||
同时,居然会喜欢上了倪亦舒,待我察觉,我已经看完了她所有的小说和散文。那可是百多本哪。
然而喜欢就是喜欢了,之后感觉淡了也就是淡了,一切没什么理论好寻的。

零七年最安心
aa的存在。
没什么好多讲的,现在gtalk上除了父母,联络者只有aa一个。
每每打开这个简洁的聊天软件,总会先看看aa在不在,a打头的名字,总是排在最前。
若是aa在,就会觉得很安心。
aa也是目前惟一一个可以随心所欲地跑去语聊的朋友。
总是不会失去话题的朋友。
可以在一起rp可以一起哀伤可以一起文艺的朋友。
唔。说朋友这个词感觉还是好奇怪。习惯了一口一个我家aa,感觉aa就真的和自己很近了(笑
若是aa看见了,一定又会想起3rp里面的另外一人吧,怎么说呢,大家一直都在,也会一直走下去,只是距离或远或近罢了,对我来说这就够了。
零七年最喜欢的东西是aa的信,和那封情诗。
太喜欢了。喜欢到走到哪里都要耀的地步><
然后,在身体不舒服,和要打预防针前,会跑去aa那里寻求安慰的,这样一种依赖的心情。
说过无数遍的话。可能在这样滥爱的我的前提下听起来没什么可信度了。但是还是要说。aa最佳。最喜欢aa啦。
亲>3<

零七年最无可奈何
长这么大居然还会和朋友闹别扭。
在年底彻底和侯少爷闹翻。
之前也是很明白自己和他的价值观不一样而常常起冲突,但这种会被玩笑弥补的冲突终于有一天不可挽回。不是说现在不和侯少爷联系了。而是见了面会很客气。就是这样才知道不可挽回了。
和另外一个外国女孩子也是一样,总感觉谈不太拢。虽然她口口声声说要和我做一辈子的最好朋友。我其实一直觉得我心目里best friend和她心目中的定义不一样。她居然因为我圣诞节要回国而无法在圣诞当天送她礼物而和我翻脸。而我家若木,在我电话告诉她给她准备了礼物时说了句“啊,还有礼物啊?”。
我想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了。当时我真是觉得我家若木好过她千万倍。然后又很无奈。
她说:你怎么又回国,我说:我回国看亲戚朋友。她便很生气,说你的朋友不是在这里么?我怎么回答?我很想很残忍地告诉她,不,我不觉得你们和我是多好的朋友。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和我斤斤计较是否会在圣诞当天给她送礼物。我不希望我的朋友说我很无趣,因为我和他们去酒吧。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因为自己不去上大学很空而总是拉着我要聚会要出去玩,若是不答应就生气。我不希望我的朋友和我无法沟通。
有时候觉得很郁闷。新朋友没交到呢,老朋友就又闹翻了。毕竟都这么大了,又不像小时候,一句“不睬你了”,第二天就会忘掉。现在这些不经意的伤害,都会留下隔膜和烙印的。你不觉得,不代表我不知道。
正是因为你不觉得,所以我才最无可奈何。

零七年最会被人pia
居然年度总结也搞得这么矫情(被pia到外太空)
当然就是……白本拖到现在……
好吧我坦白,从暑假来就一直没动过。
……

零七年最满意
最满意的成绩:地理,546/600,建校以来最高分。
最满意的白文:《幸福论》和《Argine》
最满意的旅行:伟大首都北京,和找了三个小时才找到的传说中的上海文庙……
最满意的职业:喝着茶写论文,困了就去睡的日子。


零七年最庆幸
有着aa,若木,Jan,老爷,幽幽,追翼殿,云,澜,羽若,葵花,聂子,千夜殿,等等。
和一直看到最后的你。
谢谢关心,并在新的一年里,也请多多指教。


二零零七年年度报告,总结完毕,有纰漏的话随时更新。
谢谢大家,并请在零八年也一起相亲相爱下去~~~~



附送

零八年初做的最令自己也意想不到的一件事
——未央初稿填完了。
你们相信么!
相信么!相信么!相信么哈哈哈!
(众:未央?那是什么?)
……


置顶合并。


formerly Clearsky。晴空 // now Ever-Summer。终夏
>>>>>>>>>>> 论坛
*

...続きを読む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