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新年贺][白]My Happy Ending

谁叫小狐狸写SE的?嗯?嗯?白马我儿,娘救你来了!(……被掀飞
日志什么的,回伦敦了补。

----------

MY HAPPY ENDING.

“其实呢,羽君,每到年关,我都会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嗯,这一年又在追逐KID的无用忙碌中被荒废了,是这种挫败感么?一定是这种挫败感的吧,把巧克力递给我。”
“……”
“不是这个,我要咖啡口味的。”
“凝固感。”
“诶?”
“一种,时间停滞,生活里某些成分维持不变,的凝固感。”
白马看向正在努力消灭第三块巧克力的恋人。
“没有么?那种怪异的感觉?”

不止一次了吧。
好像生命里有过无数个圣诞,新年,情人节,愚人节。
好像生命里有过无数因这些节日而引发的故事和桥段。
好像生命曾经脱离过轨道,又被拉了回来,好像生命里已经有过不堪重负的泪水和微笑,层层叠加,超出预料。

再看自己。
依旧是在不断拔长中的手脚,略显少年青涩的体形,说出的话做出的事偶尔带了孩子气,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明和犀利。

总有这样怪异的感觉的吧。

“隔壁家工藤不是因为服了那什么药而不会生长了么,你说的是这个?”
“嗯。好像也不完全一样。”
“前两年服部还抑郁着说怕自己先那家伙老去,这段日子似乎也不那么在意了。”
“那是因为谁也没有老过。”
白马端起红茶杯子暖着手。
“喂……”
身边的人借机将自己的手也塞过去。
他拉住。
翻过来看。
依旧是那样熟悉,修长,带着青涩的白的指节。
“你这样……”
羽挑起一边眉,
“你这样很像邻居大妈。”
白马像是有心事,好脾气地笑笑,没有反驳。
十指相交以取暖。
外面的风响过窗棂。
“我还以为可以蹭你家的宽屏电视看……”羽咕哝着。
白马微笑:“不,今年没有任何节目。”
只有两个人。
他将灯光调暗。
室内渐渐下来,地上的影与对面的人皆模糊了面目。
指尖很快又凉了下来,但暗遮掩一切,白马伸手将羽拖到自己怀中。
对方像是很早以前就放弃了挣扎,乖乖地躺在他的腿上,脑袋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夜光的指针在一格一格地跳动着。
“白马。”
“嗯。”
“我们今年多大了?”
“17吧。”
“嗯。”
“好像是17的。”
“那,去年呢?”
“……”
他轻轻抚摸过他的发,他的额,他收敛的眉眼,微微上翘的唇角。
“你不是不明白的吧。羽君。”
被点到名的人悄悄地笑了。
“你有多明白,我就有多明白,白马大侦探。”
啊啊。
是这样。
“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
羽说。
白马的手指停留在他下颚底部,温暖的凹陷处。
因为发出了声音,而产生微微的颤动,传达到神经末梢。
他最柔软的地方。
毫无保留地,毫无防备地,在他的指尖。
“有时候我真的很想就这样用力下去。快斗。”
“嗯嗯。”
羽的回答依旧是毫无防备的。
“如果……”白马果真将五指并拢,“如果我真的这样做了,是不是会有所转变?会不会跳出这个轮回?”
身下人轻轻地笑出声来。
“或许。”
他说。
“或许不。”
不安分的脑袋向后仰去,空余的手掀开白马的衬衫,羽就着一个很怪异的姿势轻轻吻他所能碰触到的,对方的肌肤。
“可能是个梦呢。”
白马俯下身。
暗里,就着一点点极其微弱的光芒,看见对方眼睛里促狭的笑意。
“不好么?”
指针慢慢向正上方移动。
咔哒。咔哒。
“Some things are better left unchanged.”
凝固的并非无休止的追逐和逃避。
我们只是逃不出这年月而已。
连带着,这年月里被累积起来的幸福。
“灰姑娘的魔法在十二点消失。”
羽啪地打一个响指。
“而我的,在十二点开始。”
全室大放光明。
白马微眯起眼睛,待稍稍适应,随后,羽转了个身,趴在他的面前。
指尖夹叠着四张纸牌。
红心3,红心A,红心10,红心7。
“Happy New Year,Hakuba。”

恋人的笑容穿越一切不安和猜疑。

“在新的一年里,多多指教呢。”
哪怕要重新开始。
“嗯嗯,彼此彼此。”
总也有什么是不变的吧。

纸牌掉落在地。
魔法燃烧过天空。
四个由牌码拼凑而成的字母凝固永恒。

[LOVE]

“新年快乐。”
“那么,也请今年的幸福不要结束吧。”

My happy ending is the one without an ending.

FIN.

不知所云。
这叫后现代白(被抽飞)
那个啥……大意自然是在说白两人作为动漫人物不会长大,但是时间却在推进,所以,被凝固的只是属于他们的岁月。
和他们岁月里,我们所给与的,幸福。
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我们大家,也可以和我们喜欢的他们一起幸福下去。^^

...続きを読む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碰见高人了。

Danny says:
学历史的不能一根筋啊...要联想,拓展思维..
vv says:
哎哟,哎哟,说起我来了,谢谢爷爷教导
爷爷喝口水。歇歇,别呛着。
Danny says:
打出去..
vv says:
爷爷您混道的啊 =0=
Danny says:
那就是砍出去了,
vv says:
不光是道,而且是道老大 =0=
Danny says:
老大,那就是,你们先砍着,我先走了,
vv says:
我幡然醒悟了,您不是道的,更不是老大,您是赵本山的接班人
Danny says:
赵本山,那就是,你们加油砍啊,谁挂了,我把他背回去,
vv says:
m(_ _)m 我今天碰着高人了

RP,爆发乎?

羽在空中回过头。怪盗所特有的夜行视力让他很容易地找到了那个偷袭他的人。鞋子周围有强大的电流,眼神倔强,抿着唇,一副赌气的样子。
他就很好脾气的笑了。
小朋友,等你再长大些,再来陪你好好玩一场。

而现在。
足够担当他对手的只有一个人。

“羽君。”

啊啊,是怎么做到的。
为什么在八千英里外,通过电波,或许还有些失真,轻描淡写的一个称呼就能带来如此大的压力。

那头的人似乎脸上带着笑。
他想象得出来。
温和,隐秘,不以为然。
开口说话时就带了一点点的恶毒。

“羽君?”
“啊。”
“我看到直播了。”
“嗯。”
“整个东京都为你倾倒呢。”
“哦。”
白马趴在阳台的栏杆上,轻轻地笑了起来。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对方说,“我不是单音节怪物,也没有变傻,你的一切冷笑话我都已经免疫。”
“咦咦,我有说我在讲笑话么,羽君。”

一切都熟悉得令人心生厌烦,又美好得安心。
羽靠着床的背脊,渐渐地松懈下来。
至少白马从来不曾指着他的背影开枪。
会受不了的吧,如果有这样一天的话。

“呐,白马。”
“嗯?”
“我破相了呢。”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右边的面颊上,一块泛红的伤痕,如果这时候哭起来,恐怕会很痛的。
然后他就笑了。

“有人下手比你重呐,白马少爷。”

白马挑起了眉。
视线里,越过了地平线的太阳正在房顶树尖浮动。
带着希望的淡红,浅白,金灰。
光线不断变换。

“是吗?”
白马转个身,背靠着栏杆,让风从后面吹过来。
“不要怕。”
他露出浅浅的,恶作剧的微笑。
“就算全东京的女性不要你了,我也不会放手的。”

羽怔怔地望着窗外的夜空。
最后两盏探照灯也被熄灭了,夜里只剩下白色烟雾般的幻影。
“怎么办。”
他静静地说,语气认真。
“我想我起鸡皮疙瘩了。”

“……啊,我的话让你很有感觉么,快斗。”

虽是调侃的言语,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时却带有特别的温柔。
羽捂住眼睛。
不可以啊,会痛的。

但他笑了。

“想看更加盛大的演出么?”

“会的。”
白马说。
根本不需要他去点明他没有说完的下半句。
直接给于在此刻,他最最需要的回答。

“我会回来。”

FIN。

----------------
绝对的RP爆发。
写完了看了一遍,发现很多地方语法不通啊,算了,将就吧……

当然下一话里白马会不会回来不是我说的算的,是73说的算的,大家都去抽打他吧。

在漫画里,KID最后露出的笑容明明是充满JQ和挑战性的,为什么我却觉得有点哀伤呢。
工藤太尖锐了。会刺伤他的。
所以,还是让白马来吧。

就是这样。

宇宙中心膨胀

四叶草中的守望者

vv

Author:vv
We pile up love and memories and join two lives and run together

永恒的爱是白。
除此之外,这几年来,似乎别无其他。
又像是容易爬墙的人,也有个后宫,但骨子里很念旧,一旦喜欢上,或是喜欢过,那就难以忘记。
一直自私地想绑在身边永远不要成为过去式的是aa,若木,和云。
另外,我想我也是喜欢你的。至少在你看着我的这一刻。

指路牌上的文字

 

轻描淡写的日子→废言/流水账
全民性格大普查→问卷
书页里的绿脉签→同人/文章
梦的边境线→照片/PS图
东倒西歪的储藏柜→资源/值得珍藏的东西

踩地毯出入平安


爱和人品的证明

  
  
  
 
--------------------
  
    
--------------------
  

What's in the Box?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